听书 - 我能锻炼精气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能锻炼精气神第五四零章往日情敌找上门同时,很多物质合成体会对生物体产生辐射,使的生理欲望减小,生育能力大大降低。

光明之星的天使们,现在已经停止物质研究,他们已经知道:物质发展的终点,不是长生,是毁灭。

一颗弹丸之珠,就可以毁天灭地,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如果不想让这种情况出现,人类现在做出改变,还不算太晚

神识问道: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出现?

灵体沉默片刻才回答道:也许你可以借鉴光明使者的做法,他们并没有掌握权力,但却掌握了金钱,那是一种比权力诱惑力和影响力更大的武器。

权力,只有少数人才能掌握,金钱,却是所有人类毕生的追求,也许你也可以试试。

说到这里,再没有了谈话的兴趣,开始为众女催发情绪。

-------------------------------------

三天之后,张文博独自走出了房间,从他脸上久违的微笑,就可以看出,似乎和此前有所不同。

看来,他的精神应该是恢复了正常,性格有没有恢复到以前?尚不得而知。

至于他是怎么和众多女子进行阴阳互剂?然后和灵体以及两位帝王的魂魄相融的,就不多说了。

到了酒店大厅,发现祁珍容色憔悴,站立当场,见他之后,面寒似水,杏目如冰,冷冷的看着他。

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刘清泉,另外一个,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

张文博见了刘清泉,并不像往日一般的客气有理,只是点了点头,就向祁珍走去。

看来,他的性子还是没变回来,若非刘清泉是刘玉萍父亲,又是来给他母亲拜寿的,估计他连头都不会点。

刘清泉自此过来,拜寿反倒是次因。

最主要的,是为了女儿而来,女儿预产期都过了快一个月了,却还没有丝毫生产迹象,如何不让他心急如焚?

打听到张文博在此处给人身上种植植物,便来次等候,看到人终于出来,再也顾不上别的,疾步上前,扯着张文博袖子说道:贤侄啊!刘叔我可终于见到你了,咱们借一步说话。

张文博不动声色甩开袖子,皱眉说道:刘先生,我很忙,你我之间,应该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事就在这里说。

刘清泉看他神情冷淡,把刘叔改成了刘先生,心下纳闷,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他了?

但现在有求与他,也顾不上态度好坏,低声说道:上次你和玉萍分开之后,玉萍就有了孩子,她不让告诉你。

如今预产期早就过了,医生说孩子却还没有发育成熟,叔只好请你过去看看。

听了这番话,张文博终于动容,侧目看了祁珍一眼,低声说道:咱们还是借一步说话。

刚说完和人家不可能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却忘了和对方女儿有过见不得人的事,还偏偏当着祁珍的面说的。

暗叹真是见鬼了,真应该事先用神识探查一下才好。

却听的祁珍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刘清泉声音虽低,但祁珍现在耳聪目明,依然听的清清楚楚,对方说的如此明白,她哪里猜不出这孩子的父亲是谁?

瞬间五雷轰顶,头晕目眩,差点一头栽倒。

她努力了这么久都怀不上孩子,丈夫竟然偷偷摸摸和别人有了孩子,打击实在太大,再要不走,难免不会当场奔溃。

两人到了角落僻静的地方,张文博故作镇定的问:你是说玉萍的孩子是我的?

刘清泉点点头说:若非是你的孩子,以玉萍的性子,又怎会未婚先孕?还非要坚持把孩子生下来?

贤侄啊!若非性命关天的大事,叔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万万不会因此事前来找你,坏你名声,你快跟我回家去看看吧!

张文博望着奇珍离去的身影,心思再也淡定不下去,出了这种事情,如果先不给祁珍交代清楚就走,实在说不过去。

略一思索,便对刘清泉说:放心吧!有我在,就绝不会出现意外;你先回去,等我给家里交代一声,马上就赶过去。

刘清泉哪里肯依?坚持说道:我和你一起回去,坐我的飞机能快些。

张文博也不坚持,点头答应,正要离开,却被那位青年男子喊住。

男人自我介绍说:鄙人武剑涛,对阁下仰慕已久,见过阁下。

张文博一听武剑涛三个字,目中寒光一闪而过,冷声说道:你便是玉萍的未婚夫?莫非你还不甘心,想要找我报夺妻只恨?

武剑涛在他的目光注视下,感觉压力骤增,忍不住便想弯下腰去。

但为了男人尊严,依然强迫自己挺直腰身朗声说道:你误会了,我此番前来,乃是有要事相求,若能得您千金一诺,武某此生供你驱使。

俩人乃是情敌关系,张文博可不信他说的话,在武剑涛说话之时,意念升起,片刻之间,对方心思早已心知肚明。

看来,他精神力量果然增强了很多,之前可没有这般轻松自如。

张文博查明了对方心意,未等他开口,主动说道:你我是敌非友,又素不相识,但玉萍原本是你的未婚妻子,却阴差阳错,和我成就了一段缘分,算是我欠你的,大丈夫恩怨分明,你不用多说,我便如你所愿吧!

武剑涛此行,乃是想求张文博给他爷爷看病的。

他也知道凭借俩人的关系,想让对方出手帮忙,希望太过渺茫。

人家既不缺钱,又不能对他来硬的,想要求他都没有借口。

但为了敬爱的爷爷,总要尽尽心意才是。

没想到,还没等自己开口,对方已经答应,太过出乎意外,却开始疑神疑鬼起来。

忍不住心下暗思:他莫非当真是神仙下凡不成?还是说在戏弄自己?

张文博明白他的心思,又缓声说道:放心吧,对付你,我还没必要用什么阴谋诡计,你虽然派人报复过我但所谓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你做的再过分,都情有可原,我并不怪你。

况且,在看守所里,你又改变态度,对我送吃送喝,这个情我领。

你能及时审时度势,事不可为,便不再硬来,随之改变策略,化敌为友。

可见心胸开阔,性情豁达,拿得起放得下,不是一般人,值的相交。

其他相关阅读More+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

幽非芽

如意事

非10

反叛的大魔王

赵青杉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