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族谱太厚怎么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恭王府内,第一时间听闻卫仁服毒自尽消息的王多宝欣喜若狂。

能除去卫仁这一心腹大患,无疑是断去卫期一臂,为他的道路扫开了一大块绊脚石。

王多宝明白,是时候更进一步了。

他来到府上的密室内,用利刃割开手腕,任由鲜血滴落到脚下的石塘中,直到面色煞白,身形虚弱摇晃才停下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他要不断的在这石塘之内注入自己的鲜血,直到灌满这一丈见方半尺深浅的石塘。

他的血中蕴有他的真气,因此不会干涸,他只需要每天前来放血便好。

随后,卫仁的死讯震动大卫,举国哀恸。

卫期举行国丧,用最高的礼遇厚葬卫仁。

然而这并没有抵消坊间对他的流言蜚语。

世人爱戴卫仁是仁德圣明之君,他为挚爱服毒殉情,并没有给他的一生留下污点,反倒让他后世的美名更加升华。

不举兵造反动乱民生是忠,不伤卫期是孝,以德治世是仁,为爱殉情是义。

眼下的卫仁已经被百姓们歌颂成忠孝仁义四大皆全的完人、圣人一般的存在。

名声达到了鼎盛巅峰。

相对的,身为大卫之主的卫期反倒成为了百姓暗地里唾骂的不仁不义之辈,都认为是卫期逼死了卫仁。

对此卫期用了他一贯隐忍的手段默默承受,并未反驳什么。

他知道,没有什么证据会比卫仁的死来的更加的有力。

不过此时让卫期忧心的,并不是卫仁死后无人替他统摄朝政,更不是他在民间败坏的声望,而是眼下的局势和卫仁临终的叮嘱。

“珏儿那边查的怎么样?”

清冷的御书房中,卫期沉声朝一位内密司官员询问。

因为卫仁临终前的那句叮嘱,卫期便开始着手让内密司暗中调查王多宝。

他想要知道,为何卫仁在死前要让他小心卫珏,他隐隐感觉到,卫珏可能和卫仁的死有些关联。

“启禀陛下,臣等一无所获,珏皇子一向正常啊!”

内密司的官员回禀,也觉得摸不着头脑。

卫期将卫仁的叮嘱压了下来,唯恐再生波澜,那内密司的官吏都不知卫期为何突然要暗中调查王多宝。

“是吗?唉!”

卫期叹息一声,内心十分矛盾,他既希望能查出一些端倪不要让卫仁就这么死去,又不希望眼下唯一有希望继任卫仁位置的卫珏和这件事有关系。

“悬剑山那边有什么动静?”

沉默半晌后,卫期又问到,官员再次回禀:

“悬剑山那边奇怪就奇怪在没有任何动静,就像死的不是他们家的长老,而是一个无关的阿猫阿狗一样。”

“根据我们的探子打听,自从铁岭娟死后,悬剑山内部有不少门人都愤慨,要向我们大卫讨个说法找出真凶,可奇怪的是都被他们家老祖一手压了下来。”

“而古宙那边却频频派人去悬剑山慰问,与其说是慰问悼念,倒不如说是古宙想要鼓动悬剑山一同对付我大卫。可那悬剑山老祖依旧不为所动,似是想当此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卫期听得也是眉头直皱,感到奇怪不已。

他和悬剑山老祖打过几次交道,此人不像是一个谨慎到连这种浑水都不赶趟的人,更不是那种能忍气吞声咽下这口气的人。

身为半神强者,总归是要点脸面的才对,悬剑山不可能不向大卫讨个说法。

可他们偏偏什么都没做!

“奇怪,奇怪。”

卫期沉声呢喃,连连摇头,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个端倪来。

不论是卫仁临终的叮嘱还是这悬剑山老祖奇怪的表现,无一例外都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气息,让卫期脊背发寒。

桌前那内密司的官员见卫期如此困惑,不由灵光一闪,提议道:

“陛下不如去问一问那仇先生有何高见?以仇先生的智谋,定能将这些事搞个水落石出!”

自打仇先生亲自领兵对大泱发动闪电战后,整个大卫上下都认识了这位传说中的天下第一谋圣,大卫的开国元老,无一不对其佩服的五体投地。

卫期听后却冷哼一声道:

“就你聪明,朕就想不出来吗?朕就不想找仇先生出手求一个妙计来吗?”

说罢,他无奈叹息一声。

“只是仇先生自己不出来,朕也没办法找到他啊!”

这便是第三个令卫期感到奇怪的地方了。

这数万年来但逢大卫有要事发生,仇先生必会出面指点两句,给他卫期点出一条明路来。

可是这次仇先生却没有出现。

这好几重奇怪的感觉叠加在一起,让卫期隐隐感觉似是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一般。

“唉!罢了!悬剑山和珏儿那边继续盯一段时间吧!”

卫期无奈挥挥手,示意内密司的人退下,自己留在御书房内愁眉苦脸。

然而一连几个月,王多宝和悬剑山都毫无动静,更加查不到任何的线索,卫期才终于放弃。

也就在这几个月后,王多宝终于在密室内用自己的鲜血将那石塘注满。

“呵呵,好戏到现在才要开始呢!”

面色惨白的王多宝看着那一汪血池冷笑着。

他伸手掐诀,血池上竟然自动浮起一道道纹路,无数血液聚集在血池正中,凝聚成一颗人头大小的血球。

而那些纹路也如同蜘蛛网一般的成为连接血球和血池的脉络,似是血管一般。

王多宝就这么盘坐在血池边维持神通,这一坐就是三天。

三天后,那颗血球长成了肉球,那一条条纹路也变成了真正的血管。

这天,肉球开始鼓动,随着肉球的膨胀收缩,里边传出了有节奏感的心跳声来。

看到这一幕,王多宝呵呵一笑。

血胎之术,成了!

只需要不到一个月的功夫,这肉球内便会诞生出一个胎儿,并且在真气的灌注下快速成长起来,变成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分身。

这种手段乃是他王多宝改良而成的,在众多的分身术中,乃是和本体相似度最高的一种分身术。

施展此术对真气的需求十分庞大,若不能用真气喂养分身使其快速成长,那还就真的像是生个孩子一样,得从小养到大,太过费时。

王多宝原本打算在升明境便用此术制造分身的,奈何有个卫仁盯着,所以才决定先除掉卫仁这一大患,再正式展开计划。

如今达到了日月境修为,虽是有着足够的真气喂养分身,可想要分身的修为达到和本体一样的程度,难度也是加大了不少。

可王多宝并不担心,只要分身出世,他大可以抽取那几条灵尾中庞大的灵力直接将分身的境界灌顶到和本体一般无二的日月境!

届时他就可以用分身坐镇皇宫,真身回归祖宗神教统率教众,那个他的计划才是真正拉开了大幕!

其他相关阅读More+

东洲仙侣记

宅男文白

那小厮

见那黛眉似远山

尘炉

甲乙饼

野猪传

水道不孤

一剑落江湖

灯中点影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