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莫求仙缘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岛上庄园清幽雅致,亭台楼阁别具匠心,就连花草树木似乎也内藏玄妙。

踏步行来,一步一景。

人为培植与天然生长混为一体,步入其间,甚至就连心境都变的平稳。

无疑。

建造此处庄园者,定是位才艺非凡的匠人。

沿着由玉软石铺就的小径前行,莫求跟着心源大师行入一处宽阔院落。

这里有着二十余人,除了一干文武官员,就是一群花容失色的丫鬟。

那位疑似先天的妇人也在。

她立于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身旁,双眼死死盯着场中一物。

那是一头白马。

即使蹲在地上,依旧极其魁梧,鼻孔喘出的气息,都隐带轰鸣。

细细看去,这头白马身上并无毛发,反而是一层波光粼粼的鳞甲。

细密的鳞甲大贴合它的身躯,随着呼吸起伏,不停地来回晃动。

狰马!

一种极其罕见的异兽,能操控水流,奔行急速,更力大无穷。

与御兽散人驱使的凶猿、巨蟒相比,此兽更加罕见,且强大。

那层鳞甲看似轻薄,但就算是一流高手,全力以赴怕也打不破。

此即在狰马身旁,一位身着文官服饰的老者正仔仔细细为它做着检查。

“沐卉小姐。”老者停下动作,起身朝那女孩躬身一礼,才道:

“还是原来的老毛病,腹内积水、生溃,难治不说,此兽也不配合。”

“呜呜……”女孩闻言,双眼含泪:

“它要死了吗?”

说着侧首看向一旁的妇人,伸手拉扯对方衣袖,音带哭腔道:

“芳姨,我不要它死!”

“小姐。”妇人轻叹:

“狰马这类异兽,本就难以被人驯养,二小姐虽然以仙法制住它,却耐不住它桀骜不驯。”

“若想真的治好它,除非把它放走,兴许还有些许机会!”

“放走?”女孩撇嘴,一脸执拗: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小姐您身份尊贵,想要什么没有,又何必执着于这头异类?”妇人缓声开口:

“况且,您是千金之躯,此兽却不通人性,好几次差点伤到您。”

“倒不如赶走了事!”

“不!”女孩跺脚:

“我不要它死,也不要它走,我就要把它留在身边,你们都要想办法。”

说着,她伸手一指场中众人,道:

“快点想办法,如果做不到,我就让鲁伯伯罚你们!”

莫求不知道对方口中的鲁伯伯是谁,却能察觉到,身旁的心源突然一颤。

好似对这个名字,充满了恐惧。

“你叫莫求?”这时,那妇人侧首看来:

“来自灵素派,通晓医术?”

“正是在下。”莫求抱拳:

“不敢当通晓医术,不过是略知一二而已。”

“用不着谦虚。”妇人语声淡漠,与刚才跟小女孩说话的语气截然不同:

“过去看看,若能治好狰马,重重有赏!”

“若是不成……”

她眼神一寒,不再出声。

莫求闻言皱了皱眉,心中无语轻叹,当下也无法可想,迈步行至狰马近前。

老者侧身让开位置,一脸的苦恼,应该是在拼命想办法挽救。

不知被施加了什么手段,狰马跪倒在地,明明身怀巨力,却不能挣扎。

莫求蹲下身子,轻轻翻看它的舌苔、眼帘,又探手轻按马腹。

心源在一旁看着,心有忐忑。

莫求是大夫不假,医术更是高明,但只为人看病,而人与兽不同,他也不知有没有办法。

若是不成,怕是会反受连累。

那时,就是自己的罪过了!

相当此处,他不禁双手合十,在心中默念阿弥陀佛,暗暗祈祷。

“腹水、生溃,怕是已有几日没有进食,舌苔暗淡、眼中发红。”莫求起身站起:

“病症明显,难处是让它听话吃药。”

“所以……”妇人双目炯炯:

“你有办法?”

莫求面露沉吟,随后取下腰间陶埙,慢声开口:

“我试试。”

说着,轻吹陶埙。

“呜……”

低沉、悠扬之声响起,身侧花草微伏,一股微风随声席卷四方。

乐声算不上好听,但众人都是双眼一亮。

却见那一直闭目喘气的狰马双耳一颤,竟是慢慢的抬起头来。

满布血丝的大眼中,也露出疑惑。

有效!

一旁的兽医文官,更是满脸激动,急忙把配好的药水递了过去。

这一次,狰马虽然扭了扭头,挣扎的却不明显,甚至还添了几口。

不多时,竟是把药水喝的一干二净。

“御兽之术。”一个爽朗之声从后方响起,也打断了莫求的埙声:

“想不到除了黑煞教的御兽一脉,坊间竟然还有人通晓御兽之术,不错。”

随着声音靠近,一行十余人也踏入此地。

当头一人身段高挑,长发盘起,上有碧玉鎏金簪,身着绢纱金丝绣花长裙,脚踏云凤靴,贵气逼人,让人下意识不敢多看。

“二小姐!”

“蓉姐姐!”

看到来人,众人纷纷躬身施礼,女孩则一脸兴奋的奔了过去。

“嗯。”二小姐轻轻点头,侧身看向莫求:

“你叫什么名字?”

“灵素派,莫求。”莫求收起陶埙,态度不卑不亢。

“莫求。”二小姐复述了一下这个名字,在他人抬来的软椅上坐下,道:

“能让狰马服下药物,就是大功一件,你想要什么赏赐?”

“不敢讨赏。”莫求拱手:

“不过是医者本分而已,如果小姐觉得合适,给几两银子诊费就是。”

“呵……”二小姐仰头一笑:

“有意思!”

她来回审视莫求,眸子里似有光晕跳动:

“年岁不大,肉身倒是打磨的不错,去,给他抓几条玄蛇过来。”

“是!”

身旁一人当即领命应是。

“下去吧!”二小姐似乎不喜人多,手一挥,场中众人纷纷退下。

独留那小姑娘守在跟前。

“蓉姐姐。”小姑娘围着狰马转了几圈,见它气息好转,不禁拍了拍手,道:

“刚才那人的法子真有效,不过让狰马听话,怕是还需要再来几趟。”

“没关系。”二小姐淡然开口:

“到时候传唤一声就是,晾他也不敢不来。”

“嗯。”小姑娘点头,又侧首问道:

“不过,刚才那人为何不要赏赐?府里的人都巴不得能到奖赏。”

“你不懂。”二小姐美眸微眯:

“这世上,有些人就如这头狰马,性子跌傲不逊、难以驯服,即使实力不足,也不愿意屈居人下。”

“赏赐,不能要;诊费,却可以!实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她不屑冷笑:

“这等人,就是不明形势,遭受的磨难还少,待到遇见的事多了,早晚知道人与人本就不同。”

“下等人,永远是下等人,空有傲骨,又能经受几斤几两的捶打?”

说到此处,她再次轻哼。

“哦!”

小姑娘恍然:

“我明白了,原来人也跟狰马一样,要想驯服,都要一点点的慢慢来。”

“嗯?”二小姐眼眉一挑:

“沐卉,你这句话倒是颇有见地,难怪祖父会说你是秀外慧中。”

“嘻嘻……”小姑娘轻笑。

…………

玄蛇的皮,刀枪不入,可做贴身软甲,血、肉能提供大量精元,蛇胆更是壮体灵药。

三条玄蛇,价值不菲。

莫求领了玄蛇尸体,辞别心源大师,踏出陆府,最后朝身后看了一眼。

陆府的人、事,他今日算是见识了。

书阅屋

其他相关阅读More+

逆流之剑

风眠烛照

许仙不是剑仙

我为谪仙人

仙途有点长

青云牛鼻子

剑出北冥

星落平川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