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快穿逆袭男神宠上瘾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快穿逆袭男神宠上瘾

“你我夫妻合二为一,夫君不应该如此暴躁。”曲星辰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八皇子的手。

看似无意,却轻易挣脱不得。

八皇子恼羞成怒想绝地反击。

结果····猝不及防的撞到了曲星辰的胸口。

“夫君,马车的空间委实小了一点,你要不要将就一下?·····”曲星辰嘴角掀开的弧度宛如开得恣意妄为的罂粟花。

让人头晕目眩。

“你简直不守妇道。”八皇子快速的挣脱出自己的手。

一脸戒备,正襟危坐在马车的边缘。

······························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好似曲星辰是洪水猛兽一般!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会不会她压根就不是白青鸟?

时蓬山决定再细致的侦查一番。

“王爷,已经查清楚了,她之前的轨迹确实和她自己说得不差分毫。”

八皇子按了按眉心,挥挥手,示意暗影下去。

既然白青鸟的身份并没有错,可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他隐隐觉得眼前这个曲星辰和记忆里的白青鸟好像不能重合起来。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难道白青鸟也重生了?

他能重生在五岁的时候,白青鸟会不会也重生了?

这个不好的预感一直如影随形。

他必须要搞明白。

而且是刻不容缓。

想到这,时蓬山蹑手蹑脚的走到曲星辰的窗外伺机而动。

如果不能为我所用,那就除之后快吧,八皇子如是想着。

这个女人已经严重的乱了他的心智。

房间内·····

曲星辰穿一身洁白如雪的中衣,那繁琐的发髻已经悉数放了下来,如黑羽般的青丝懒懒洋洋的搭在肩膀上。

朱唇不点而红。

和刚宫宴上看到的绝色装扮对比,这样不着金银珠宝的样子,反而平添了几分仙气。

也平添了几分让人冲动的欲望。

是个男的,都忍不住想把眼前的人儿揉在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狗蛋你说你爸爸敢不敢来质问我?”曲星辰不紧不慢的说道。

其实时蓬山在窗户外面,她早就已经洞悉了。

他心里疑云密布,她也是知道的。

系统犹豫了一会道:【我觉得我爸爸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虽然它也知道门外有人。

但是护短是天生的。

可话音刚落……

咚咚···

敲门声····

系统有些口吃的改口道:【其实我觉得我爸爸求真知的精神向来是雷厉风行的。】

哼···曲星辰缓缓的伸出自己修长如同葱白一样的手指,冷哼了一声。

男人,果真都是大猪蹄子。

包括狗蛋。

见利忘义。

系统:我还是下线保命吧。

她收起脸上邪魅的笑容,诚惶诚恐的开了门,震惊地问道,“八皇子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来看看你。”时蓬山说着迅速的低下头。

曲星辰望着一眼自己身上的中衣。

长袖长裤又不是没有穿。

至于么?

刚主神爸爸的神情,好像她不着一缕是的。

“睡不着?就来看看我?是不是因为我,你才睡不着?”曲星辰绝不放过任何一点促进感情发展的机会。

时蓬山也就一愣神的功夫,双手撑着门道,“我能进去坐坐吗?”

“你说的是哪个坐?”曲星辰的尾音有些微微的上挑。

如同一股暖流一样在时蓬山的心里横冲直闯。

以至于他的脑海里都是“坐?做?住?各种捉。”

到底是哪一个呢?

“你说呢?”时蓬山顺势关了房门,一把掐住了曲星辰嫩白小巧的小巴。

这个女人真的和记忆里不尽相同。

居然明目张胆的勾引他。

她以前是不是也这么恬不知耻的勾引七皇子的?

时蓬山越想越不开心了。

“本王记得你之前对我七弟是念念不忘,今天在御花园你们也相谈甚欢啊。”

时蓬山的语气冰冷,眼里迸发出来的冷意似乎能把整个空间凝固。

他生气了……

或者是说吃醋了。

曲星辰睁大眼睛,里面都是盈盈泪光。

却一言未发。

他终于松开了手。

曲星辰这才转身给他倒了杯水,“八皇子不知道热情这个东西,如果给冷却了几次后,也就不明显了吗?”

“别人给的糖和自己要的糖,其实味道是不一样的,我之前确实对七皇子芳心暗许。

可就因为听到不该听到的东西,看到不该看的场面。”

曲星辰嘟着小嘴凑近时蓬山道,“他就想置我于死地,你说这样的男人可以托付终身吗?

如果我还不知悔改的话,怕老天都不肯放过我。”

少女的气息如同那细软的羽毛一样,在他的心里上蹿下跳,毫不安分守己。

他不由自主想替她报仇。

这该死的···女人。

真是要命的迷人。

时蓬山整暇以待思考了半天道,“你相信鬼神之说吗?”

“信···或不信,不都是在人心吗?有些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

八皇子怎么就问起如此虚无缥缈的事情?莫不是八皇子触碰到什么天大的机缘?”

曲星辰大概也是知道时蓬山是来兴师问罪的。

可她偏偏就是不想说。

“我没有……”时蓬山有些不自然道。

“可他也有深情一面不是吗?为了你表妹甚至不惜舍弃你这么好的棋子,我想你心里一定是愤愤不平的。”

时蓬山想起前世七皇子为了白兰花可是费尽心机,最后还不负所望的把那个女人推向了后位。

就是这辈子,七皇子为了护住白兰花不惜设计杀了白青鸟这个棋子。

本来可以顺风顺水的路,硬是多了几分曲折。

这样的男人也不可谓不深情。

如果白青鸟心动了,也勉强能说得过去。

“哦···”曲星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微微的探出半个身子。

近距离的观察着时蓬山那双帅气冰冷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可他的深情已经碍着我的身家性命了。”

“难道八皇子的爱就是这么廉价吗?有人要至你于死地,你却还依旧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时蓬山摸了摸自己发痒的鼻子,强迫自己别过头。

那个性感红艳的樱桃小嘴,他有些头晕目眩。

想···想占为己有。

这该死的女人。

“不过他如今的深情能走多长多远,那就有待商榷了,毕竟我来了···”

曲星辰端起茶杯,轻轻的吹了口气。

原本平静的水面忽然荡漾了起来。

她都来了,还有气运之女什么事情。

她就是要搅得天翻地覆。

“你到底知道多少?”时蓬山终于又抽回了一些理智。

“他明天约我去翠心斋吃点心。”

“不过一向谨慎的他,一定会乔装打扮,掩人耳目吧。”曲星辰笃定的说着。

“你不要给本王拈花惹草。”时蓬山忍不住勃然大怒。

曲星辰也不恼怒,只是慢慢的凑近时蓬山,甚至还能听到他咚咚咚的心跳声。

她温润的嘴唇轻轻的划过他的脸颊,“八皇子如此暴跳如雷,是不是对我动心了?

不想我和其他男子有任何染指?你想把我据为己有,你爱上我了。”

时蓬山用力的吞咽了口口水道,“你休想~本王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时蓬山居然莫名的心虚。

“那我这么好的棋子,八皇子应该喜乐见闻,而不应该拿堂而皇之的理由来搪塞我。”

“退一万步讲,我只是个侍妾,侍妾是可以相互交换的哦····”曲星辰激怒道。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玲珑

盗门九当家

斑斓猛虎

契丹水神

影视世界中的旅行者

星际大灰尘

维度侵蚀者

残酷厕纸天使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