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急救医生佣兵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兄弟们严阵以待,几分钟后便有光束在河对岸晃来晃去,很快有人从岩洞口探出头张望。

“哒哒哒”,杜威抬手就是一梭子,子弹打在岩壁和岩洞口被弹的到处乱飞,把探头的人吓了回去,随即对方便有好几支自动步枪对着杜威所在方向扫射了过来。

杜威和韦伯斯特毫不示弱,两人立即扣动MP40扳机,和敌人对射。

“哒哒哒、哒哒哒”的枪声响个不停,双方你来往,打的好生热闹,好像非洲军阀间喜感的战争场面。双方各有掩护奈何不了对方,对射了几分钟,都默契的停止了射击。

现场一下安静了,对方把光源也给关了。

“哒哒哒”,韦伯斯特怕对方偷袭,习惯性的侧身出去打了一梭子。

“呯!”的一声枪响,韦伯斯特应声倒下!他被对方精准的一枪打中了胸口。

“都撤回来,对方有红外瞄准镜,熊猫,看看长颈鹿的伤势。”贝尔急道。

陆飞却没有第一时间救助韦伯斯特,而是掏出了闪光弹,拔出插销后扔了出去。

“闭眼,闪光弹!”

“嗙,哒哒哒哒哒!”

一声巨响后,低头闭眼的杜威,趁机闪出身去对着已冲出洞口的两个武装分子一通扫射,随即撤了回来。

对方武装分子有一人被打翻,对方拼命开枪,子弹覆盖住了甬道口,伤员很快被拖了回去。

一来一往,双方打了个平手。

而陆飞此时已把倒地的韦伯斯特拉到了后面,看了眼他身上的防弹背心,把他扶起来拍了拍背。

“咳咳,一口气被堵住了,没事。”韦伯斯特咳了几声,缓了过来。

“你说没事没用,我说才行,我看看。”陆飞解开他的防弹背心和里面层层的衣服,看了看他的伤处,扫描了一下他的胸腹部。

陆飞笑道:“运气不错,对方应该用的小口径子弹,穿透力强,口径不大。你没事,不过淤青疼痛难免。”说着话陆飞把韦伯斯特从地上拉了起来。

而杜威和瓦西里正从甬道口伸出枪乱扫,对方子弹也不停打过来,封锁住了甬道口,使他们十分的被动。

“队长,我们这样很吃亏,如果对方悄悄靠近扔几颗手雷过来,我们就糟糕了。还不如大家撤回半履带车,靠车上的装甲掩护还可以用MG42教他们做人。”拉斐尔在贝尔耳边“阴恻恻”道。

“没错,好主意。兄弟们,打开头灯往后撤,经过甬道的铁门时打开它。以最快速度绕过骷髅,撤到半履带装甲车上去,跑!”贝尔说完打开了头灯,照向了甬道深处。

其他兄弟跟着贝尔往里撤,甬道口的杜威和瓦西里默契的掏出手雷,拔出插销后扔了出去。随后转身打开头灯,大步往回跑。

几秒后“轰轰”两声爆炸在河水里炸响,虽然没炸到人,也把准备大举进攻的鹰党余孽吓了一大跳,又乖乖的缩了回去。

甬道中踏踏踏的脚步声响起,野狐兄弟们很快全数跑回了半履带装甲车胖。杜威和瓦西里发动了车,让两车并排,停在了甬道入口的大铁门后。

兄弟们分别上了两辆车的车斗里,瓦西里和贝尔各自掌握一挺MG42,韦伯斯特和芬妮准备给他们供弹。

“关了头灯,等对方出现。大家全都藏在车斗里,等他们进来的人多点再射击,给他们一个花开灿烂,血花的花!熊猫,看你耳朵了,你来下令。”另一辆车上贝尔敲敲耳机轻声道。

“明白了,兄弟们,都坐在车斗里休息,就算他们有红外设备,也看不到我们的影像,等我消息。”陆飞轻声道。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对方虽人数众多,可在这种未知的环境并有强大的对手情况下,也是谨慎小心的不行,只敢一点点的摸索前进。

等了许久,陆飞才听到对方涉水的声音,又过了好一会儿,对方两个侦察人员出现在了甬道里。

鹰党余孽的侦察人员相当谨慎的只开了两个小光柱,试探性走了几步又突然折了回去。

陆飞清楚对方的手电应该照不到50米外的装甲车。他们是故意想弄出点动静来试探他们走了没走,同时回去汇报自己看到的场景。

“沉住气,等他们人多点,我会往前发射照明弹。”陆飞敲敲耳机低声道。

耳机里立刻传来一片敲击声,两辆车里的兄弟清楚后一一回应了。

几分钟后,对方终于沉不住气,有7,8个人走入了甬道,慢慢摸索到一排骷髅前,虽然场景渗人了点,他们却并没有发现附近有人。

有人大声的朝后方喊了几声,用的是德语,陆飞听不懂,可他知道不能再让这帮家伙靠近了,万一让他们看清半履带装甲车的样子,再丢颗手雷到车里,那就热闹了。

陆飞立刻从装甲车里起身,抬起信号枪对着前方三十米开外的甬道顶部发射了照明弹。

“啪”的一声轻响,陆飞的大嗓门扯了起来。

“兄弟们,打!”

“哒哒哒,哒哒哒,嗤嗤嗤”,MG42和MP40密集的子弹在照明弹清幽的光亮中呼啸而出,条条火线直奔甬道中的目标。

甬道里无遮无掩,根本无处可藏,看着亮如白昼的甬道和前方庞然大物般的半履带装甲车,8个鹰党余孽呆若木鸡。

喷溅的血雾和惨叫、无助的还击和中弹、绝望的逃跑和杀戮。

几十秒后,这幕短剧戛然而止。

在后方鹰党余孽们本想上前支援,听到机枪声嗤嗤作响,迅速缩了回去。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先头部队被屠戮一空,这时上去硬抗机枪是个人都知道不现实。

照明弹一时未散,仍在地上发出光芒,惨淡的蓝光照射着满地的骷髅和血刺呼啦的一堆尸体,这画面,让芬妮和艾达两位女生,看了一眼就转过头去了。

恐怖片的场景也不过如此了。

兄弟们的枪口依然对着前方,陆飞转念一想,这通狂揍肯定会让对方消停很久。可野狐小队背临绝地,久守下去无水无粮,形势反而不容乐观。

心思急转,陆飞下了装甲车,到另一辆车上和贝尔耳语了几句。

贝尔点点头,让拉斐尔和艾达看着前方甬道,待照明弹熄灭,用HKM27上红外瞄准镜观察前方封死甬道。

其他人跟他下了车,贝尔把他们叫到乙醇仓库,轻声道:“北极熊,焊死的山洞正门能不能炸开?杰克刚才提醒我,我们不能一直守在这儿,得考虑后路。这没吃没喝的,熬到最后我们反而得突围。”

瓦西里稍一犹豫道:“我去试试,应该可以,毕竟焊死的只是两扇铁门的结合部,难度不算大,就算用MG42,从上到下扫一遍,都有可能打穿不少地方。”

贝尔点头道:“你快去实施爆破,杰克,你去帮他,毕竟大门这么高,你攀爬能力出众。其他人跟我一起,把乙醇桶搬到黑鼠尸堆旁,等我们撤的时候纵火拦阻敌人。芬妮,克服一下,就当看不到黑鼠尸堆,再说鼠堆被碾过两回了,我们就踩着履带印迹走。“

芬妮点点头正色道:“恶心归恶心,逃命要紧,就算吐也不是什么大事,吐啊吐也就习惯了。走吧,抓紧点,早点离开这个恶心的鬼地方。”

这时瓦西里和陆飞两人强忍恶心,快速跑过了黑鼠尸堆,往甬道对面的大铁门跑去。

一分多钟后,两人站在大铁门下。

瓦西里抬起头,用头灯照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大铁门,掏出一包塑胶C4搓成了很细的一条。

“杰克,你站在我肩膀上,把塑胶炸弹尽量贴在焊缝高的位置,我想将C4一路沿着焊缝贴下来,然后再引爆试试。

陆飞点点头,脱下鞋,单手拿着塑胶炸弹,踩在瓦西里的大腿和肩膀,扶着大铁门站了起来。随后在瓦西里的指挥下,将长条塑胶炸弹贴到了两扇铁门的焊缝处,瓦西里在下面接着他垂下来的塑胶炸弹,接着往下贴。

忙活了几分钟后,瓦西里在塑胶炸弹上插上了雷管,拉着陆飞撤到门边,摁下了遥控器。

“轰—”一声爆炸过后,大铁门剧烈的晃动了一会,停了下来。

等硝烟散去,瓦西里和陆飞在头灯的照明下,观察了好一会儿大铁门。

“差一点,有点麻烦了,我没炸药了,就差底下几十厘米还连着。”

“多大点事啊,搞三颗手雷行吗?”

“试试吧,你把手雷给我,我用胶带粘在门上。”

一分钟后,几乎同时响起的三声爆炸,冲开了大铁门中间的焊缝。瓦西里和陆飞两人一人半扇往里拉动了大铁门。

“咯吱咯吱”,两人拼尽全力终于拉开了大门,看到了大门外的山谷。

此时已金乌西坠,最后一点阳光照射在山头,让他们看清了门外的光景。

门外是一段柏油马路,此时已斑驳断裂,还有不少枯萎的杂草生长其中。四周全是几百米高的石山,前方三百米开外无数的乱石堆砌,堵住了道路。

这种场景一看就明白事情的始末。应该是鹰党将公路修到了洞口,后来出于各种原因,德军把山谷入口两边的石山爆破,大量的大小石块倾泻下来堵死了这条道路。

“回去通知兄弟们撤出来,这山既不高也不陡,前方断头路的石堆高度最多只有五十米,完全可以爬出去,这个地形甚至可以打个埋伏,消灭这些不依不饶的附骨之疽。”

“好,我也看出来了,两侧山头埋伏两个狙击手,形成交叉火力,正面再放两个机枪组,啧啧,就是上帝也逃不出去。走,我们回去让兄弟们撤出来。”

两人开心的击掌相庆,转身重新进入了山洞。

两分钟后,陆飞和瓦西里跑回了甬道,把情况告诉了贝尔和兄弟们,听到好消息,大家不禁喜上眉梢,终于可以出去了。

贝尔把兄弟们聚在一起,安排了各自的任务,随后指挥大家拿上两挺MG42机枪和足够的子弹,准备往后撤。

陆飞又去了军火仓库背上两支毛瑟98K、两串弹链、两条行军毯。出来后把气密门锁上,用冰镐狂砸一通,让转盘变形。

他可不敢放火烧军火、乙醇和火箭仓库,怕整座山都被炸成渣渣。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汉鼎余烟

蟹的心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丁丁食红豆汤

大唐风华路

山下出水

朝鲜万古一逆贼

秽多非人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

爱喝甜辣酱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