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被坑成了剑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被坑成了剑圣第五百七十二章附魔大赛轰的一声,藤原佐佐木只觉得脑海中一阵嗡鸣,眼前的景象斗转星移般飞速变化,紧接着前方好像出现一道亮光。

那道光芒在眼底越放越大,不待他反应过来,忽然在他眼前散开,将他的视线尽数吞没。

藤原佐佐木下意识地抬手遮挡住自己的前额,直待得光芒不在像是之前那般强烈,他才缓缓放下手,睁开眼。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绿草如茵、鸟语花香的世界。

微风拂荡。

放眼望去,有羊在山坡上吃草,一片安静祥和。

“这里是……”藤原佐佐木一阵愕然。

“你终于来了。”

就在这时,他的背后响起一道柔和的嗓音。

“谁?!”藤原佐佐木猛地转头,便见到他身后,站着一个身穿白色斗篷、头戴兜帽的男子。

男子的面容藏在兜帽之下,看不真切,仅仅只能看到略有些胡渣的下巴。

“我吗?”男子听到他的发问,露出和善的微笑,向他伸出手:“我是牧者,你愿意成为我的羊吗?那样的话我会赐予你一切所想要的。”

“你是说……”藤原佐佐木双目微睁。

眼前这个男子只是平静淡然地说出这话,但是却不知不觉撩拨了他心中深处的那跟弦,令他不得不相信他的话……哪怕是将灵魂出卖给他!

大风骤起,卷起碎草飘扬至空中,藤原佐佐木好像看到了男子藏在斗篷兜帽后,那深邃的双眸,被深深地吸引着,喃喃应了声:

“我愿意!”

他伸出手。

“那么,成交。”

两只手轻轻握在了一起。

霎时,藤原佐佐木感到一股奇异的力量涌至体内,令他耳目皆是一清,黑色的雾气自他体内涌起,拥有玄奥之极的力量,让他忍不住想要去触摸,去了解。

亡灵的力量——

藤原佐佐木感到心中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那种感觉异样的美妙,好像能让他将所有的一切,都抓在手中似的,哪怕是露娜·冯!

是了,拥有这股力量,露娜又怎样?她不过是个女人罢了,属于我的女人……藤原佐佐木的嘴角一点点,狰狞地咧开。

忽然间,眼前的世界炸碎,宛若无数星辰向着身后飞速倒退,眼前重新恢复清明。

藤原佐佐木的身体为之一震,涣散的视线又重新聚焦,定格在石室的房间中。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嘴角,还残留着狰狞的笑容,于是稍稍伸手在嘴边摸了摸,旋即露出一个自信淡然的微笑。

所有的一切,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变,但其实都已经变了……藤原佐佐木走到石室中心的工作台前,拂袖正襟危坐。

没一会后,附魔师协会的工作人员,就送来了撕裂的材料。藤原佐佐木将其接来,待他走出房间,石室轰隆一声关上之际,便取出一把四十级的长刀,伸手按在刀上,催动魔力,寻找共鸣。

长刀上传来微微的抗拒——

藤原佐佐木有些震惊的发现,自己第一次清晰地感觉到刀的情绪。

不过这点抗拒在现在的他面前已经不足为道。

他继续催动魔力,就像是居高临下的王,一点点磨去刀的脾气,与其建立起共鸣。

不到四十分钟,刀上便氤氲起魔力的光芒。在光屏外,众人看到这一幕,皆是脸色骤变。

四十分钟与一件四十级装备产生共鸣,这怎么可能?

若是这次是公孙南出手,这个结果倒不让人惊讶,但这是藤原佐佐木!方才他的附魔过程,众人还历历在目,虽说出彩,不过也没有夸张到骇人的地步,可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这个结果,露娜·冯更是震惊地伸手轻捂自己的樱唇。

这个数据代表着什么,她十分清楚。

若是之前的藤原佐佐木是附魔天才的话,现在的他,就是附魔鬼才!

与此同时,星辰那双明亮的眸子微微一眯。

石室中,藤原佐佐木自然不可能感觉到他人的想法,此时他的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在这里,他就是王,他可以执掌所有人,所有的物。

他喝令长刀,向他屈服,长刀就向他屈服。

藤原佐佐木仅仅花了二十多分钟,便寻找到了合适的魔力输出频率——

不,说是寻找,实际上更像是长刀听从了他的号令,主动献上了自己。

藤原佐佐木将撕裂图纸贴于长刀上方,蘸取材料,开始作画。

这个过程进行的异常顺利,这一刻,他甚至心生出一种感觉,在这股力量面前,好像他的师傅多伦纳也不过如此了。

龙飞凤舞间,撕裂的图案被他用魔力一笔一笔勾勒下,刻印在长刀中。

因为撕裂的图案亦是极其繁杂,并且还需要控制好规则,容纳到刀身里,所以这个过程持续了约莫一个小时的时间。

待得藤原佐佐木将最后一笔勾勒完成后,心神逐渐中那种特异的状态中退了出来。

说实话,这还让他有些舍不得,那种感觉……掌控一切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比美酒更加香甜,甚至他希望这个过程还能多持续一会。

可惜,现在已经结束了。

“呼!”

藤原佐佐木长吐出一口气,收回思绪,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额间已经冒出了密密的汗珠。

光芒在长刀上缓缓平息,那副鲜红似血的图案一点点融入了刀身中。

藤原佐佐木看着眼前的作品,嘴角一点点勾起:“是我赢了。”

说罢,他提起刀,出了石室,到了实验房门前,发现公孙南已经在外面等他了。

他淡淡瞥了李元一眼,旋即双手将刀递了上去,“公孙先生,请检查。”

公孙南接过长刀,用魔力催动。

刀身一震,响起嗡鸣,紧接着喷吐出令人心悸鲜红色光芒!

一股莫名的气息骤然向着四方席卷开来,逼得在场的众人下意识地后退几步。

甚至有附魔师协会的工作人员在不知觉间,工作服上都是缓缓撕裂开一道口子。

众人见状更是大骇。

“的确是撕裂。”公孙南轻抚刀身,缓缓开口说道。

对于这个附魔他十分的熟悉,几乎不需要在通过实验检查了。当然,最后的流程肯定需要走,不过最终的结果恐怕已经有了。

他抬头看向李元:“你们还有需要重新挑战的吗?”

库南·阿卡曼和柳战面面相觑,完全没了半点竞争的心思。

撕裂附魔都出来了,这哪是中级附魔大赛,就连高级附魔师的比赛,都不过如此了吧?

“有。”这时,李元却是抬起头,直视公孙南:“麻烦公孙先生为我准备高规格的月华材料。”

库南·阿卡曼和柳战皆是一怔,惊愕地看向李元,张了张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附魔师协会外,露娜·冯看到这个令人厌恶的林又发起挑战,不禁乐得掩嘴嗤笑:

“星辰,你的弟弟也太搞笑了吧?月华?这是什么附魔,还能跟撕裂相比?真要我说的话,就是在附魔一次反射,都比这个月华好啊……哈哈,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哼哼!是吗?”星辰嘻嘻笑了两声:“我相信我的弟弟,既然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装神弄鬼的家伙,真以为我们藤原大师只是六级附魔师啊!”露娜·冯笑容冷了下来。

附魔师协会中,公孙南愣了有一会,才难以置信地问李元道:“林先生,你确定要附魔的是中级图纸月华吗?”

他强调了下中级图纸这几个字,愿意之一是因为他无法确定李元说的月华和他所知道的月华是否是一张图纸——

附魔一道玄奥之极,即便是他,都无法窥见全冒。更毋论这个林背后,还有个深不可测的老师。

至于原因之二,也已经十分明确了,如果真的是中级图纸月华,那么他认为这根本就没有再次挑战的必要。

他实在是无法想象,一张中级图纸怎么去打败撕裂。

“是的,这样无法挑战吗?”李元反问道。

“可以是可以,只是……”公孙南一阵迟疑。

“公孙先生只是想说你这不过是无异议的挣扎罢了。”藤原佐佐木冷笑一声,自动补充了公孙南未说完的话。

在听到李元说自己要重新挑战的时候,他心里还咯噔了一下,但是听到他说要准备月华的材料……

一时间,他的心中都是感到一股莫名的感觉,不知是该嘲笑还是愤怒。

“既然可以,那就麻烦公孙先生了。”李元没有理会藤原佐佐木的冷嘲热讽,朝着公孙南微微鞠了一躬,旋即快步往石室中走去。

藤原佐佐木冷冷地盯着他的背影,直待得他进入到石室中后,才冷冷嗤笑了一句:“不自量力的蠢货!”

石门轰隆一声关上,李元的脸上却没有半点不甘,只有古井无波般的平静。

坐到中心的工作台前,他闭目养神了一会,尽可能地去调整自己的状态。

一直等到附魔师协会的工作人员,将月华的材料送来,李元才取出自己的那柄泣血剑,放在工作台上,开始催动魔力,尝试着与其产生共鸣。

兴许是曾经已经尝试过产生共鸣了,泣血剑很快便传来了回应,氤氲起淡淡的魔力光芒。

紧接着,李元开始寻找起合适的魔力频率。

很快,他就已经有所感觉,找到了相应的频率,只是李元在感应到这次频率后,将其撇弃,然后重新开始寻找新的频率。

这个过程花费了不少的时间,一直到一个小时候,他都还是处于这个环节中。

在附魔的理论中,如果和装备产生共鸣容易的话,相对而言,寻找合适的频率,也会容易许多。

可现在李元在寻找频率上花费的时间,却和他之前产生魔力共鸣的时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附魔师协会外,露娜·冯看到这一幕,翘起的嘴角一点点平复了下来,目光死死地盯着端正坐在工作台前的黑袍人影,微蹙着黛眉,语气寻味道:

“这个家伙,究竟想做什么?”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寻诡者

木不皆然

开局一套复活甲

一江秋月

联盟科技

逆水之叶

天龙子凤

流浪心空

史上最强天秀

醉上空城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