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环球挖土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环球挖土党

这天一大早,朦胧的雨雾笼罩住了霍衡的混凝土碉堡,石泉独自一个人扛着鱼竿走向了穿过种植园的一条小河。

自从昨天从马丁手里勒索了一大笔钱之后,大伊万便带着咸鱼何天雷搭乘霍衡的运输机飞往了乌克兰,他们此行不但要去采购足够的武器,还要把马丁即将送到安德烈那里的线索物品带回来。

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其余人自然各自找着各自的乐子,艾琳娜等几个女人自不必说,她们昨天晚上就已经在佳雅的带领下杀到马尼拉疯狂购物去了。

同样忙里偷闲的石泉倒是哪也没去,只不过等他绕过一片甘蔗林走到河边的时候,却被不远处一座占地面积不小,带有空调的玻璃房子给吓了一跳。

这玻璃房子俨然一个小型的战地医院一般,各种医疗设备可谓应有尽有,甚至这一大早就已经有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在忙碌个不停。而在房子外面,大几十号带着脚镣的和尚正以标准或者不标准的动作盘腿坐在雨中的泥地里,颤抖着声音诵念着石泉分辨不出的经文。

真正吓到他的自然不是这些和尚或者医生,而是那座房子里挂在梁上的一根根铁链,这些铁链的最下端拖拽着的是一个个沾染着血迹的布包,而在布包里,则是一个个被截掉了四肢的活人!

更为恐怖的是,这些赤身裸体的活人明显连传宗接代的物件以及眼睛耳朵乃至鼻子嘴唇甚至舌头牙齿都已经被摘掉,他们仅有的身外之物,便是一根用医用胶带固定在嘴边的硅胶管。

而那些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们,时不时的还会给这些想死都做不到的人注射些不知名的药剂。

在这宛如炼狱一般的玻璃房子仅有的一面墙上,挂着整整三排大屏幕电视,其上循环播放的,全都是金陵大屠杀的照片、历史资料乃至一些幸存者的采访纪录片和当年的731部队留下的各种照片!

极其罕有的,刚刚走到玻璃房子近前的石泉被两个穿着迷彩服的持枪男人给拦了下来,“这里是军事禁地,外人禁止入内。”

听着对方带着鲁地口音的汉语,石泉举起双手,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里面是?”

却不想对方只是用枪指着石泉的胸口,不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捏着手台说了句什么。

前后不到半分钟,十几号人从不远处的甘蔗地里钻了出来,为首的恰恰是曾经在缅甸保护他们安全的那位杨哥。

“是石先生来了”这位杨哥朝手下按按手,后者这才动作干脆的收起手中的武器重新立正站好。

“我是不是不该来这地方?”石泉放下手问道。

“您是霍先生最重要的客人和朋友,这里没有什么秘密是不能对您开放的。”

杨哥说完,招呼着石泉走到玻璃房的门口,然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便递过来一身无菌防护服,“请换上无菌服再进去。”

“算了算了”石泉赶紧摆摆手,指着玻璃房里面的场景,“这是?”

“这里被我们叫做风铃亭”杨哥说话的同时拉开了玻璃门,顿时连绵一片的嘶哑声音从玻璃房里传了出来。

这次不等石泉问,杨哥便主动解释道,“上次在葡萄抓到的那些日自己人,以及他们想救的人里的一小部分,还有那位叛变的向导都在这里呢。”

充斥着耳边的噪音让石泉忍不住加大了些声音,“给外面那些和尚看的?”

“也是给我们看的”

杨哥指了指里面的大屏幕坦然的说道,“相比二战时它们在华夏过事情,我们只不过是让它们感同身受的体验体验罢了,顺便也让外面那些和尚能踏踏实实的念经别整天胡思乱想。”

“它们要在这儿享受多久?”

面对石泉略有些蠢的问题,杨哥淡淡的笑道,“那就要看他们能坚持多久以及这些医生的医术了。”

“你们就不怕这里暴露?”石泉问完这才意识到自己又问了一个蠢问题。

好在杨哥倒是没笑话他,只是跺了跺脚下,“如果有需要,20秒钟之内这里什么都不会剩下。”

石泉哑然失笑,“我总算知道那些和尚为什么这么老实了”。

“提醒他们,也是提醒我们。”

杨哥看着雨中的那些和尚,“落后就要挨打,只要有一丝的懈怠,这些地狱里才能看到的景象就会再一次降临在我们的头上。”

看着那些因为风吹进玻璃房而来回飘荡的风铃人,听着它们嘶哑的喊叫,石泉张张嘴终究没有说些什么。

所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霍衡这个疯子做的或许确实过分甚至残忍,但那些大屏幕上的轮番播放的内容发生时,又有谁在现场同情过当年的那些受害者?

别说霍衡,就连他自己都不信什么可以原谅不可以忘记的鬼话,忘肯定不能忘,但是否原谅,那是受害人才有资格决定的事情,享受着和平盛世的后人哪有资格替他们去原谅?

而霍衡这个老疯子,只不过是在送他们去求得原谅的路上收点儿过路费,顺便警示一下旁人罢了。别的不说,至少看杨哥为首的那些人,看那些坐在泥地里专心诵经的人就知道,这警示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告别了守着玻璃房大门的杨哥,石泉早没了钓鱼的兴致,这霍衡能在东南亚混的如此风生水起,身后那座越来越远的风铃亭和那些越来越模糊的诵经声恐怕功不可没。

晃晃悠悠的回到霍衡的碉堡里,石泉早已没了吃早饭的兴致。而霍衡显然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早早的便端着茶壶在门廊一侧的茶室等着了。

“看到了?”霍衡一边专心的摆弄着功夫茶一边头也不抬的问道。

“看到了”全身湿漉漉的石泉说话的同时脱掉T恤,丝毫没有延伸这个话题的意思。

“喝茶”霍衡浑不在意的指了指门口架子上的浴巾。

石泉拿起浴巾胡乱擦了擦,这才一屁股坐在霍衡的对面,端起仅有李子大的小茶杯一饮而尽。

霍衡也不在意对方这通牛饮浪费了自己的好茶,笑呵呵的说道,“我这边都准备好了,一共给你准备了五条能跑出35节的快船。需要用上的时候,记得把海员给我带回来就行。”

“我就不和霍老哥客气了”

石泉端起第二杯茶一口喝光,这才觉得身体暖和了一些,“大伊万他们大概明天晚上就能回来,等他们一到我们就出发。”

霍衡重新给石泉斟上茶,“我这边你就放心吧,只要那个马丁露一点儿痕迹就想跑了。”

“希望能抓到他吧”

相比霍衡,石泉却要清醒的多,他可不觉得这么轻易就能抓到那位马丁,甚至如果不是有霍衡帮衬,他连赤道线都不会跨过去,更别提去什么奥克兰岛了。

“就算抓不到马丁,咱们还可以盯着阿方索那个意大利面条。”

霍衡直到这个时候才说出了自己的安排,“自从拍卖会上你和胡先生说阿方索可能有问题开始,我就已经安排人跟着他了。”

“查到什么了?”石泉惊讶的问道。

霍衡端起茶杯,“这老东西果然靠着买到的羊角号进了那个大院子,从拍卖会结束他从我这里拿到东西之后,就再没有离开过。”

“一直在里面?”

石泉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我听以萨迦,就是以前我身边那个犹太人说,罗马的那个大院子可是有不少通往外面的密道的。”

“他没跑”

霍衡从桌边拿起一沓照片,“这老小子每天早晨、中午还有下午都会准时在广场露一面,只要去那儿旅游的游客都能看到他,比上班都勤快。”

“阿方索在搞什么?”

石泉看着照片上穿的像个神棍儿似的阿方索不由的皱起眉头,以他对这些大佬们的了解,信仰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个廉价的工具罢了,根本不会这么虔诚也不该这么虔诚。

“正是因为不知道他在搞什么,所以我才派人一直盯着他。”

“霍老哥怎么对阿方索这么感兴趣了?”石泉看着茶桌对面的霍衡问道。

“老阿可是我重要的合作伙伴”霍衡半真半假的说道,“不管是他还是我,到了这个份儿上,想撂挑子不干可不行。就算他想退休,也得帮我挣够钱才可以。”

石泉灵光一现的问道,“说起这个,他的生意现在谁管着呢?”

“他的一个女儿和他的那个助手。”

“维吉尔?”石泉脑子里顿时想到了那个胖乎乎的助手,当初就是他带着俱乐部的人去沙漠里完成委托的。

霍衡点点头,“就是他,不过这家伙没什么决定权,最多只不过是跑腿儿送信儿罢了。主要他女儿,长的水灵脑子也好使,要不是我那几个不争气的儿子都结婚了,我都在考虑要不要把他女儿拐过来给我当儿媳妇了。”

“你这是图他们家的嫁妆吧?”石泉半开着玩笑问道。

霍衡哈哈大笑,“能少奋斗几十年有什么不好?”

石泉无奈的摇摇头,“这话要是被阿方索听到,估计他立马就得还俗。”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明日方舟的笨蛋刀客塔

剁不烂的土豆

一品女仵作

饭团桃子控

爱你的编年史

虎头帽.

她把仙界历史改写了

温奶煮月亮

老婆缺挂件吗

青天离歌

云家小九超皮哒

水清竹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