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诸天最强主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阁下何须开如此玩笑。”

宋祖面色微沉。

毕竟是一代雄主,在这种问题上,要让他俯首,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以阁下如今之能,能够将上个纪元寂灭的观世音都拘禁。

若是真想问鼎那三界之主的位置,何须与朕商量。

横推乾坤,对割下来说,不算难吧。”

“莫要着急。”

阳世与阴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那即是阳世之中,没有日月生辉。

天穹之上,只有着无穷无尽的死寂之黑。

当岳飞带着八千背嵬军重返阳世之时,第一时间,就是仰首望苍穹。

玉宇澄清,万里无云。

那一轮无边大日,正是中天之时。

按理来说,除非是阴中生阳的冥土真神。

否则,便是近神冥物,在中天之时,即使能够做到不受大日之光灼伤,也会多少有些不舒服。

可岳飞身处大日之下,却只是畅快一笑。

身为大鹏分神,即便如今的他还没有取回已然消失的大鹏权柄,可他的特殊,也是显而易见的。

即使是十殿阎罗,也需要平等相待的大鹏分神,怎么会被大日之光灼伤。

“终于得见天日了。

人间万古不变之昊日,万物生长之根源。

飞,回来了!”

岳飞张开双手,似乎是要拥抱这阳世种种。

以岳飞的意志,便是执掌地狱,最擅真幻交织,以无边酷刑惩罚恶鬼的十殿阎罗,都不可能让他身处幻境而没有丝毫察觉。

所以,当他看到那轮大日之时,他便知道。

他的确回返阳世了。

自从阎罗王包因替人还阳,被惩处转劫以来。

除去那位唐宗,冥土之中,再也无冤魂能够还阳了。

即使是在冥土大能悉数消失无踪的今日,能够从冥土杀回阳世,也是足以称的上传奇。

自鬼门关后,陆续走出的八千背嵬军,虽然因岳家军令行禁止之故,没有喧哗。

然尽数是闭目凝神,似乎是在感受人世之美好。

军魂,乃百战精兵死后,化作的特殊冥魂。

人之气血,本就是阳刚之气,于沙场磨砺出来的铁血之气,更是至刚至阳,乃至于能够镇压诸般超凡。

携铁血之气而死的军魂,可于阳世横冲直撞。

古早之时,就有阴兵过境的传说。

普通军魂尚且如此。

何况是在地狱之究极,无间地狱之中磨砺而出的无间恶鬼,无双冥魂之背嵬军。

他们有的,只有和他们统帅一般,对重归阳世的欣喜。

“父亲。”

清亮的嗓音响起。

手持冥气凝聚双锤的少年岳云,自鬼门之后走出。

这位赢官人是在岳飞及其八千背嵬军之后走出,在他的身后,便是八万岳家军。

岳家军之亡魂,悉数被林恒的一指划开沟壑自冥府牵引而来。

所有身死的岳家军,已然悉数重临阳世。

岳家军全盛之时,有十万之数,除去岳飞亲率的八千背嵬骑兵之外,这里有八万之数。

少的,只是那两万背嵬步兵。

曾创下以步胜骑之神话的背嵬军步兵。

于平原之上,以步兵之身歼灭金兵拐子马的背嵬步兵吗,是岳家军,唯一一个没有被降罪而被收编的军伍。

即使是愚蠢如完颜构,也该知道,留下一只足以威慑金兵,让金兵胆寒的军队是多么重要。

不比岳飞亲自带出的八万岳家军,和近乎死忠,由岳飞亲率的八千背嵬军。

两万背嵬军,虽然同样对岳飞有着崇高的敬意。

然这一只背嵬军,却有二主。

《云麓漫钞》记载:“韩、岳兵尤精,常时于军中角其勇健者,别置亲随军,谓之背嵬,一入背嵬,诸军统制而下,与之亢礼,犒赏异常,勇健无比,凡有坚敌,遣背嵬军,无有不破者。”

大宋中兴四将,韩世忠与岳飞相交莫逆。

背嵬军,是两人共同训练出来的。

八千背嵬骑兵死忠岳飞,非死不可。

可这两万背嵬军,却在韩世忠的劝说与赵构的默许之下,成为了如今大宋,最后一只精兵。

威慑大金,令其不敢稍动。

“都在这里了啊。”

岳飞感慨的望着眼前八万岳家军,八千背嵬军,缓声说道:“其实风波亭之时,我已经做好了身死的准备。

我说过,无需你们来解救我。

八万岳家军处死,飞虽然不能接受,但也知道岳家军哗变之灾。

可八千背嵬骑兵,不会违抗我的命令。

却依旧被判以谋逆。

还有云儿,年少身亡。

身死之后,八千背嵬,因谋逆之罪而入无间,何等荒唐。

飞愿精忠报国。

可飞报效的,是这个国家,不是他赵构一人。

若别无选择也就罢了。

如今,飞意欲匡扶宋祖,重现我大宋光辉,众将士意欲何为!?”

岳飞缓缓而言。

一字一句,清晰可闻。

八千背嵬军面无表情,只是将自身执念为基,煞气以做基石,真正做到了心神合一不分彼此的冥魂战马压弯头颅。

他们八千骑,本就是岳飞亲率。

对这八千骑来说,重要的从不是什么大义皇命。

岳飞所在,即使背嵬长枪所指。

而八千背嵬军之后,出鬼门的八万岳家军,悉数单膝跪地,齐声大喝。

“愿为大将军马前卒,虽其万死犹不悔!

岳字军旗飘扬方向,即是吾等埋骨之所!”

若你能让一人为你赴死。

你便足以自傲。

若你能让十人为你赴死。

你便为人中之杰。

若你能让百人为你赴死。

你便堪称伟大。

若十万人愿意为之赴死又如何。

可让天翻地覆。

可让神器易鼎。

可定一朝一界之兴衰!

“好!”

岳飞背身缓声:“韩世忠为岳家军保留了最后的兄弟。

若是飞所料不错,官家必然会让这两万背嵬军护持都城。

可他万万没想到,飞会自冥土归来。

以冥魂之所能,避开城池,直至都城。

只需将都城握于手中,便是天下所望。

韩世忠不是老糊涂。

宋祖和赵构,哪个更值得辅佐,根本无需考虑。

以一地,博一国,再以一国,陷落一界。

最终杀入冥土,人冥两界在手。

大宋之光辉,将洒遍诸世!”

至于两万背嵬军会不会再听从他的话。

韩世忠会不会相信宋祖复生。

这些根本就不是问题。

只需岳飞二字。

就足以让天下万军俯首。

任何之事,从岳飞口中说出。

都是真实不虚之事实。

“现在,该去找宋祖了。”

岳飞思虑道。

宋祖是从那道沟壑之中回返阳世。

而那道沟壑,自然不可能容纳八万岳家军,八千背嵬军。

他们回返阳世,是阎罗王包以半步金仙之伟力,将他们跃迁至鬼门关前。

虽然鬼门关不是没有守将。

可是冥土真神不敢插手十殿阎罗之间的争斗。

那些守将,怎么可能拦得住能够一锤轰死近神牛头的岳云。

更别说,还有站在冥土魂物最顶端的无间恶鬼。

鬼门关后,定点难寻。

还好,人世真龙的气机,在如今得了大鹏造化的岳飞眼中,不算秘密。

只需避过赵构的气机,就可以寻到宋祖。

“何须岳将军找寻。”

就在此时,一道温和的嗓音自天穹传来。

“还请将军,来与本帝一叙。”

谁!?

岳飞心神猛地一跳。

八万岳家军与八千背嵬军悉数在此。

哪怕没有激发铁血之气,也可以尽绝神魔之伟力。

如此大的压制之下,竟然还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传音至此。

岳飞抬首。

却见天穹之上,一道空间裂缝被划开。

岳飞眼神一眯。

不比宋祖,虽是人世真龙,但毕竟未有修习超凡。

继承了大鹏部分权柄的岳飞,却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之道裂缝与冥土那道沟壑之间的联系。

而且,透过这道裂缝,岳飞也察觉到了人世真龙的气息。

没有如日中天之感,应该不是赵构。

那相比,正是宋祖于裂缝之后。

“父亲。”

岳云举起双锤,轻声说道:“让孩儿为您探明前路。”

“不必。”

岳飞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一人前去即可。”

岳云还待说些什么,岳飞只是摇头道:“若是我没有猜错,那以裂缝之后之人的力量。

即使是合将士之力,也不过是对面那位一指的事情。”

能够打破冥土阳世之隔,那是往昔冥土神圣的本事。

岳家军之力,合起来都奈何不了一位十殿阎路。

如此大的差距,便是对面那人真想做什么,那就算带再多人,都改变不了什么。

所幸大方点。

就冥土之中的事看起来,那位倒也不像有恶意的样子。

岳飞一人跨过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的另一头,空气稍微也有些湿润。

岳飞心头一动,猜到了这里应当是南方。

江南烟雨之地,方有如润之气。

跨越半个阳世,好本事。

岳飞抬眸,却见眼前一位青衫,一位黄袍。

只不过,却是青衫坐于上首。

黄袍居于石桌之右。

“来,尝尝本帝沏的茶。”

那青衫男子笑眯眯的抬起手来。

掌中,有一杯清茶。

“可不要学他,把我的茶都给打了。”

闻言,黄袍宋祖讪讪一笑。

岳飞按耐住好奇,上前将茶水接过。

“谢过这位公子。”

林恒满不在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忽然笑道:“本帝方才听闻,你准备直接长驱直入,将大宋帝都握于手中?。”

岳飞没有隐瞒,点头道:“然也,公子若有赐教。

飞洗耳恭听。”

“倒也没有什么赐教。”

林恒摇了摇头:“坦白讲,谁做这人世之主,谁做冥土之王,谁为天庭之帝。

本帝统统不关心。

你们该做什么,本帝不会阻拦。

本帝只有一个要求。

那就是这三界,至少明面上的共主,需要是本帝所指之人。”

岳飞微微一愣。

三界共主?

眼前男子,是要以一杯清茶,一言来定三界之归属不成?

阳世与阴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那即是阳世之中,没有日月生辉。

天穹之上,只有着无穷无尽的死寂之黑。

当岳飞带着八千背嵬军重返阳世之时,第一时间,就是仰首望苍穹。

玉宇澄清,万里无云。

那一轮无边大日,正是中天之时。

按理来说,除非是阴中生阳的冥土真神。

否则,便是近神冥物,在中天之时,即使能够做到不受大日之光灼伤,也会多少有些不舒服。

可岳飞身处大日之下,却只是畅快一笑。

身为大鹏分神,即便如今的他还没有取回已然消失的大鹏权柄,可他的特殊,也是显而易见的。

即使是十殿阎罗,也需要平等相待的大鹏分神,怎么会被大日之光灼伤。

“终于得见天日了。

人间万古不变之昊日,万物生长之根源。

飞,回来了!”

岳飞张开双手,似乎是要拥抱这阳世种种。

以岳飞的意志,便是执掌地狱,最擅真幻交织,以无边酷刑惩罚恶鬼的十殿阎罗,都不可能让他身处幻境而没有丝毫察觉。

所以,当他看到那轮大日之时,他便知道。

他的确回返阳世了。

自从阎罗王包因替人还阳,被惩处转劫以来。

除去那位唐宗,冥土之中,再也无冤魂能够还阳了。

即使是在冥土大能悉数消失无踪的今日,能够从冥土杀回阳世,也是足以称的上传奇。

自鬼门关后,陆续走出的八千背嵬军,虽然因岳家军令行禁止之故,没有喧哗。

然尽数是闭目凝神,似乎是在感受人世之美好。

军魂,乃百战精兵死后,化作的特殊冥魂。

人之气血,本就是阳刚之气,于沙场磨砺出来的铁血之气,更是至刚至阳,乃至于能够镇压诸般超凡。

携铁血之气而死的军魂,可于阳世横冲直撞。

古早之时,就有阴兵过境的传说。

普通军魂尚且如此。

何况是在地狱之究极,无间地狱之中磨砺而出的无间恶鬼,无双冥魂之背嵬军。

他们有的,只有和他们统帅一般,对重归阳世的欣喜。

“父亲。”

清亮的嗓音响起。

手持冥气凝聚双锤的少年岳云,自鬼门之后走出。

这位赢官人是在岳飞及其八千背嵬军之后走出,在他的身后,便是八万岳家军。

岳家军之亡魂,悉数被林恒的一指划开沟壑自冥府牵引而来。

所有身死的岳家军,已然悉数重临阳世。

</br>

</br>

其他相关阅读More+

云氏猜想

里其

鬼洞妖棺

刘纯

无限之量子永生

本人云天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