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用阵法补天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六十五章、我揍你时麻烦装得像人些

竹清月说话时,东霆剑派这边已经上台率先领走了奖池中八件宝物之二。

轻幽剑好巧不巧的就在被选中的两柄长剑之中。

竹清月看见轻幽剑被选走后,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失落道:“这下你们更不用强行挑战了。”

陈独笑和庄晓镜二人脸色也随之一阵尴尬仿徨,他们再听到古天劳报出青岭剑派也打算挑战东霆剑派时,第一反应也正是冲着轻幽剑而去。

但随即冷静下来却是发现,古天劳似乎只知陆风损坏了轻幽剑,却不知轻幽剑同竹清月之间的具体联系。

心中顿时更为不解,不明古天劳此举的用意。

全盛时期尚不是对手,莫不是要他们负伤以战?还是寄望于古泠泠身上?

陆风见竹清月为了不让青岭剑派蒙羞,竟然会主动提出不要轻幽剑,不由心中也是有些不忍。

“趁手的佩剑可遇不可求,”陆风含笑承诺道:“定当拿回还你。”

“都说了不用!”竹清月气恼,心中暗骂,这家伙怎么回事,听不懂人话吗?就算耳朵聋了,眼睛难道也瞎了?瞧不见轻幽剑已经被万崇山拿走了吗?

“拿到了也不要?”陆风瞧见竹清月生气倔强的模样,莫名觉得有些似曾相似可爱感,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江若云当初闹别扭时的小表情。

竹清月愣了一瞬,瞧见陆风嘴角扬起的那抹弧度,以及那温柔的目光,不由有些失神。

“他该不会对我……”竹清月心中咯噔了一下,“这般神态……分明和梅师兄想念提及庄晓镜时一模一样啊!”

兰悠悠这时拦在竹清月面前,轻蔑的哼了一声,“拿到了自然要的……可你,有这本事吗?”

竹清月下意识的拉了一下兰悠悠的衣摆,只觉这话有些伤人了。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在方才的那一瞬间,她隐隐有些在意别人的感受了。

不等陆风开口回应,远处又一道轻蔑的嘲笑声传来。

万崇山手中掂量着轻幽剑,趾高气昂的来到青岭剑派休息区。

“你来做什么?!”陈独笑挡在最前,冷冷的瞪着万崇山。

“呵呵~”

“我对手下败将的废物没兴趣。”

万崇山目光落在了竹清月身上,谄笑道:“我是来找清月妹子的!”

早在陆风损坏轻幽剑引起轰动时,万崇山便从一众好事的看客口中打听清楚了具体情况,也知道了那柄轻幽剑是竹清月的‘定情信物’一事。

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从奖池中刻意选了此物。

竹清月微微皱眉,对于万崇山那肆无忌惮打量自己的目光万分不喜,那感觉就好似被一头饿狼盯上的小白兔一般。

虽然对方嘴角没有哈喇子,但眼中却透着浓浓的邪欲。

“找我干嘛!”竹清月冷冷的回了一句。

万崇山抬了抬手中的长剑,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剑鞘,“听人说……竹姑娘以此剑为定情之物?”

竹清月眼中透着一丝反感,尤其是万崇山手掌拂过剑身时,那猥琐的姿态让她不由一阵反胃,甚至连轻幽剑都连带着有些不喜欢了。

兰悠悠瞧见竹清月不愿搭理,替她开口道:“就算是又如何?你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少拐弯抹角的!”

万崇山一掸衣摆,自以为很英俊的姿态,将下巴向着竹清月方向昂起了四十五度,故作深沉道:“如今剑在我手,不知清月妹子可否……赏脸当我伴侣?”

竹清月闻言顿时面露恼色,秀拳紧握,整个人气得发颤。

她最讨厌的便是这般威胁姿态。

万崇山见竹清月脸色冰冷不为所动,以为自己暗示的还不够明显,又补充了一句,“若是竹姑娘点头允下,在下即刻便将这轻幽剑双手奉上,以博姑娘一笑。”

兰悠悠瞧见竹清月暗恼模样,几度想要开口,但想到涉及轻幽剑一事,不由都忍了下来,心中同样憋了团火。

就在这时,一道冷漠戏谑的声音从身后传了出来。

“天霆剑宗怎么也沦落到这般田地了?讨女孩子欢心也好意思只拿出一柄地品长剑?不嫌丢人?”

兰悠悠和竹清月同时回头,见陆风正缓缓起身,直瞪着万崇山方向,目光深邃而又凌厉,话语虽不带丝毫怒气,但却让人听了不由胆寒。

“我当是谁,”万崇山不屑的讥笑道:“原来是连美人给的定情信物都护不住的废物。”

说完又朝竹清月看去,规劝道:“跟着这样的废物是没有前途的,不管是实力还是背景,我都是你最佳的选择。”

“谁,谁跟他了!”竹清月脸色一红。

“呵~”陆风冷冷的笑了一声,“你一口一声的要人家当你伴侣,无非贪图人家美色,若真欢喜,可敢与人家定下契约灵阵,同生共死?”

对于万崇山的为人陆风最清楚不过,当初在地玄域之中便有所体会,完全是个胆小好色的无脑怂包,只需一激,便会原形毕露。

“笑话!”万崇山不屑的笑了笑,“我什么身份,她什么身份,给她机会当我伴侣那是瞧得起她,别人排着队都求不到这么好的机会。”

说着依旧不死心的看向竹清月,“你可要好好想清楚,成为我的伴侣可是能进入天霆剑宗修行的,这对你们这种不入流的势力,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你无耻!”竹清月气恼骂道,竟然将天霆剑宗的修炼名额资源当作撩拨女孩的手段,实在太下作不要脸了。

兰悠悠挺身维护道:“你死了这条心吧,师妹眼光再差也不会瞧得上你!”

“不着急拒绝,”万崇山戏谑的朝竹清月挑了下眉毛,“在这剑斗大会结束前,都可以来找我。”

见竹清月不为所动,万崇山退一步道:“若是姑娘不愿当我伴侣,陪我一夜也可换得此柄长剑,还请姑娘好生考虑,在下看上的女子还从未有过失手。”

话语中透着浓烈的威胁之意,明的不行便行暗的,这就是万崇山想传达给竹清月的意思。

“你不是人!”竹清月气得直咬牙,这般轻佻无礼,真是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万崇山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话可不要说得太满,否则你喜欢的男子,兴许会死在我的剑下。”

竹清月一愣,见万崇山的目光落在陆风身上,这才意识到他话中之意,知道他误会了各中缘由。

陆风自然不能忍下这般挑衅,轻笑道:“她说得没错,你确实不太像人。”

见万崇山脸色阴霾。

陆风又道:“希望届时在台上,我揍你时,可以装得像人一些。”

“噗嗤~”竹清月听得陆风幽默的话语忍不住笑出了声,原本还能忍一忍,但细品话中各种意味,却是再也忍不住,越想越是好笑。

而且那话还有接着自己话语的意图,不由让她心中为之一暖。

偷偷瞥了眼陆风。

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胆气倒是还行。

万崇山仗着实力高深,当下长剑出鞘,便要教训陆风。

“尔敢!”不远处陈孤山和狄玉瑚两位堂主瞬间跟近,怒视着万崇山。

面对两名有着天魂境前息实力的堂主,万崇山不敢太过放肆,被逼得收回了长剑。

“你给我等着!”万崇山放话叫嚣道:“你若敢上台,我定叫你没命活着离场。”

陆风神色平静,脸上不见丝毫波澜,朝万崇山离去的背影喊道:“好生保管这轻幽剑,它还不一定是你的!”

“什么意思?”兰悠悠不明白陆风最后一句话的意思,起初还以为碍于面子叫嚣着,但见后者神色认真,全然不似开玩笑的样子。

竹清月也是眉头轻蹙,不明所以,“他已然拿走了属于首名的奖励,很难再要的回来了。”

“若是你想私下以物换物的话,大可不必……”

这是竹清月所能想到的,对于陆风那句话最合理的解释。

君子依听着再也忍不住,挺了挺胸脯,替陆风抱不平道:“你们能不能别这么小看我导师啊,导师他很强的!”

众人全当是君子依在维护着陆风的师道尊严,全都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陆风朝竹清月说道:“我很少承诺,既然说了替你拿到轻幽剑,便会做到。”

“随你!”竹清月见陆风倔强不听劝的样子,心中没来由一气,“小心别死在台上!”

兰悠悠诧异了一瞬,从小一起长大,竹清月的性情她最清楚不过,虽然嘴上强硬,但内心却透出着几分关心。

典型的外冷内热,玻璃嘴豆腐心。

“清月,你说他为何这般执着?为了一柄长剑连命都不要了?”

回去路上,兰悠悠脸上带着古怪笑意,打趣的开起竹清月玩笑。

“我哪知道~”竹清月脸色一红,步伐不由加快了几分,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

但兰悠悠却没让她得愿,故作猜疑状,“你说……他会不会对你……”

“不会!”

“不可能!”

“师姐,你别瞎猜!”

竹清月又一次强调了自己那挑剔到难以有人满足得了的伴侣‘标准’。

兰悠悠见其搬出苛刻的‘要求’,一下也再找不到逗闹的理由了。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炎灵幻界

落羽灵悦

墓地签到成就群尸共主

炸毛的咕咕鸡

负鼎

白鳞

带着农场混异界

明宇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