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天命编纂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零九章奇门大阵锁邑阳

“怎么回事?我不是朝着开丘县方向走的吗?怎么跑到邑阳县城了?”

骑马的青年抬头看着“邑阳县城”四个大字,陷入自我怀疑之中。

他明明是从县城出来,要去开丘县送信的,怎么一抬头却跑回来了?

罢了罢了,今日太晚了,明日再去吧!

青年刚离开,又有一队商队缓缓走来,看到邑阳县的城门,也是一脸迷惑。

明明是往外面走,他们是怎么回来的?

邑阳县内的百姓,但凡要外面走,脑袋就犯迷糊,走到邑阳县边界之时,便扭头自己转了方向,在邑阳县东跑西走,就是走不出去。

十个里面跑到边界,有六七个又跑了回来,一旦他们想离开邑阳县,脑袋就跟犯困一样迷糊,迷糊迷糊又走了回来。

此阵法,乃是卜测以奇门遁甲为根基布置而成,原理上和鬼打墙差不多,不同的是此阵法有筛选功能,并非针对所有人,只针对感染了鼠疫之人,以气机为分辨,但凡气机不稳,便会被阵法所影响,脑子晕晕乎乎的就返回了县城。

且此阵法涵盖范围极大,将整个邑阳县都变成了围城,无病无灾身体康健之人来去自如,身体抱恙,状态不佳的就走不了。

不敢说这个阵法可以阻拦所有鼠疫之人,但至少也可达到九成。

……

邑阳县县令郑则,听闻开丘县中的活神仙来了,激动难耐,扔下手头公务就跑出来迎接活神仙。

法力高深的活神仙啊!

保佑了开丘县五年来风调雨顺,从下县一跃超过了他们邑阳县成了上县,他可是眼馋的很,也曾悄悄的去开丘县找了活神仙几次,却根本不得缘法,一次都没找到,没想到这次活神仙主动过来了。

终于轮到他们邑阳县走运了吗?哈哈哈……

郑则笑容满面,他的惊喜还未来得及彻底释放,便听到活神仙给他带来的噩耗。

“鼠疫……”

郑则脸上笑容凝固,脸色僵硬,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脸上的血色,肉眼可见的消退,脸色苍白,面容呆滞,只觉得天要塌了。

鼠疫,那可是鼠疫啊!鼠疫爆发,不亚于灭顶之灾,邑阳县还能有一个活人吗?

至于活神仙是否会判断错误,那绝无可能。

活神仙神通广大,之前的圣水他也是亲身体验过的,效果堪称……嘶,圣水……

郑则脸上重新燃起希望,他希翼的看向卜测,问道:“活神仙,圣水效果显著,可活死人肉白骨,鼠疫应该也能消灭吧?您特意来此,是要给我们邑阳县降一场圣水吗?”

只要活神仙给邑阳县也来一场圣水,鼠疫何愁?说不准不仅能灭了鼠疫,还能也跟开丘县一样,也大大提升百姓们的体质,让他们益寿延年,身体康健呢!

卜测无奈的说道:“郑县令,鼠疫爆发在即,你莫要想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

“此次瘟疫非比寻常,并非寻常邪气入体的病灶可比,莫说圣水,便是仙丹也难让疫情直接消失。”

若是圣水有办法,卜测岂会大动干戈,又是找药材又是带人过来?

开丘县的圣水,那只是偶然情况,特意去做未必能复制出一模一样的效果。

且,便是可以也需要时间领悟,如今鼠疫爆发在即,哪里有时间让他悟道?

还有便是,这次鼠疫并非自生的瘟疫,而是有妖邪作祟,圣水可治普通外邪入体,却未必能治疗妖邪可以制造的瘟疫。

如此不切实际的想法,真要仰仗这个,那百姓怕是要死伤殆尽了。

与其寄希望与虚无缥缈,还不如务实一点,先把鼠疫控制住,在考虑这些非凡手段。

郑则听到这话,面如死灰,摊手道:“这可如何是好啊?活神仙,您神通广大,一定要救救邑阳县百姓啊!”

活神仙之前救了开丘县,应当也会救他们邑阳县吧!

“卜某这不是已经来了?”

卜测沉声说道:“郑县令,鼠疫后日便会彻底爆发,我们只有明日一天的准备时间。”

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便是算上现在,也只不过剩下十八个时辰。

“听您的,活神仙您吩咐,下官要怎么做?”

郑则脑袋乱了,手脚发麻,完全不知该作何应对。

他和杨正廷不同,鼠疫爆发在他的管辖内,一个处置不好,别说官位,命都难保,或许还会牵连九族,他再怎么冷静也冷静不下来。

再加上活神仙,个高的站在面前,他下意识的就等着活神仙拿主意。

活神仙的主意,肯定比他一介凡人稳妥。

卜测沉吟道:“其一,在城南腾出一片地方,用以安置病人,要将病人做到隔离,如此可减少传染速度。”

之所以选南边,是因为鼠疫病起于肺和血液,肺部属于金,血液属于水,而南方则是属于火位,火克金如此为得地之助。

金也好,水也好,只要这把火旺盛了都可克之。

“其二,派人去通知邑阳县下辖北方之村落,只要在县衙之北的村落要将人全部带过来集中治疗。”

灾祸就是从北边而起,不把人挪过来,北边村落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且大夫不多,仓促之中恐怕药材也不多,分散太开的话,根本顾及不到。

“其三,速速按照此药方抓药,熬煮大锅汤药,明日便开始在城中派发。另外,也要派人马上收购所需药材运送过来。”

等到疫情彻底爆发,在治疗有些人就来不及了。

这些汤药,一则可减缓病情的爆发,二则可让未曾感染的增强一些免疫力,便是真的爆发,感染几率也小一点,便是只小半成也是多了活命的机会。

就算是感染上,也会比毫无防备要轻一点。

“其四……”

卜测叹了口气,肃然道:“安排人准备巨量木柴以及……挖坑吧!”

至于准备这些做什么,不用卜测多说,郑则也听明白了。

卜测吩咐完,就让郑则立马行动起来,派遣衙役的家丁下人连夜把衙役召集起来,又喊了不少县城成年男子出来一起做准备。

次日一大早,百姓们就闻到浓郁的药味。

一出门到了大街上便看见,每一条街道上都放置一口大锅在煎熬汤药。

衙役们听从吩咐召集百姓来喝药,可百姓们觉得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喝药?

那汤药的味道又不好喝,光是闻着都觉得苦,好端端谁愿意去受罪?

其他相关阅读More+

万古血魔

川公子

终成仙王

湖里的鱼

云天行

key心远

旁门剑尊

李十八吨

家有祖传狐仙

清流映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