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用阵法补天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用阵法补天地第五百六十四章、或许……会有奇迹发生!第五百六十四章、或许……会有奇迹发生!

铜锣声响。

比斗开始。

梅子苏手中握着长剑,一上来便朝万崇山猛攻了过去,攻击架势同上一场的陈独笑如出一辙。

同样打算着凭借多变的招式,来缩短彼此实力的差距。

不同的是,梅子苏施展的招式风格变化要多上不少,令人更难以防范,而非陈独笑那般只局限于流光剑宗的那十三剑之中。

‘探波傲雪、剪雪裁冰、骨傲洁琼……’

‘空谷幽放、一世贤达、孤芳自赏……’

‘弄月筛风、潇洒雅泊、君子谦谦……’

‘凌霜飘逸、寒烟自放、隐士独行……’

四景剑派一门四堂,分别以‘梅、兰、竹、菊,’四景入剑之一道,招式多变,风格迥异。

此刻,梅子苏的表现惊艳了所有人,他以一人之力施展出了门内四堂绝学,将四堂中的剑法尽皆施展自如。

就连陆风也为之惊叹了一瞬,朝着君子依示意道:“仔细感受他剑势中的变化,各种风格之中的转变和拿捏。”

君子依点头,神情专注的捕捉思考着梅子苏一招一式间的转折变换。

听着陆风间断性的提醒点拨,她从中也提升了不少对于君家‘乱剑’之道的领悟。

“没想到他还藏了这么一手,”陈独笑脸色有些难看之余,隐隐透着几分暗赞,往常二人对战,梅子苏始终隐藏得很深,至今施展得也不过只有他本堂的‘梅之剑’。

“若是以这般态势同自己相战……”

陈独笑心中推演了一番,全盛时期也只有四成把握接下,就算动用秘法提升实力,也不敢保证能胜过。

庄晓镜也是暗暗点头,“看来这一年多,梅师兄的进步也不比我们少啊!”

陈独笑闻言,脸色不由一凝,若是没有庄晓镜在,他或许会不惜赞赏之词,大为夸赞梅子苏一番,但二人之间夹着一个庄晓镜在……

那便唯有竞争之势。

梅子苏虽然此刻变得更强了,但陈独笑心中却依然有着超过他的决心。

这些年来,二人也都是这般过来的,战斗无数,皆有胜负。

古泠泠紧张的捏着一截衣摆,忍不住朝陆风说道:“陆大哥,你说梅师兄他……能胜过万崇山吗?”

“他的招式还未施完……但若是他没有其他手段,恐怕很难赢下比斗。”

陆风其实隐隐已经猜出梅子苏的意图,但并没有直接点明。

“他应该也清楚单靠招式变换无法胜过万崇山,之所以还如此,应当有着他自己的打算。”

在这人人都有秘法提升实力的年代,陆风相信梅子苏这个四景剑派的首席大弟子定然也有。

而他与万崇山之间这场对决的转折关键,便是他施展秘法提升实力的那一刻。

究竟能不能打得万崇山一个措手不及,继而赢下比斗,就看万崇山临场应变能力了。

相比应对陈独笑之时的游刃有余,万崇山此刻的脸上多了几分凝重,但却没有丝毫慌乱,有条不紊的接下了梅子苏的所有招式。

‘梅之剑’的高洁傲岸、‘兰之剑’的幽雅空灵、‘竹之剑’的虚心直节、‘菊之剑’的冷艳清贞。

不管梅子苏如何变幻,如何巧妙的前后衔接配合,自始至终都没能占得半分优势。

起初还能侥幸削破万崇山的衣衫,但随着后者对剑势变化的适应,已然再难破开他的防御。

“若你只有这点能耐……”万崇山一剑荡开之际,不屑的朝梅子苏喝道:“那我只能像对付先前那个废物一样,把你也送下台去了!”

“你少狂妄!”梅子苏受到万崇山话语的影响,剑势猛然提升了几分。

秘法终是暗暗施展,虽还没达到他心目中预估的理想时刻,但却再也忍不住万崇山一而再的嘲讽讥笑之态。

实力瞬间从地魂境初期攀登到了地魂境中期层次。

在万崇山恍惚惊讶的瞬间,梅子苏手中长剑变刺为削,施展出了同之前四景之剑截然不同的剑招。

‘一合四景!’

场上,唯有白狸在内的几个相熟之人认出了梅子苏此刻所施展的招式。

正是由一合剑法同四景剑法联合演变而来,也是两派间为数不多,极具渊源的招式之一。

集四景之剑攻势所长,融一合剑法的爆发突然性于一体。

这是梅子苏目前所能掌握的最强一招。

也是他将希望灌注的一招。

胜负,在此一举。

滋啦……

一声刺耳的铿锵声自万崇山胳膊处响起。

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之中,万崇山单臂横档,拦下了梅子苏那凌厉锋芒的一削。

尽管削尽了万崇山胳膊处的衣物,但却并未真正伤及他半分,一切尽皆被他佩戴在手臂上的接近天品层次的护身防具给挡了下来。

终究还是输在了资源这一块上!

梅子苏想过无数可能,但却忽略了万崇山的身份,以他八大剑宗杰出弟子的身份,又怎会没有护身器具。

原本这一招‘一合四景’就算不足以将其手臂经络削断,也断然可以让他负伤,再难握剑,继而赢下比斗。

却不料,仅发挥出了如此低微的效果。

梅子苏心中一阵黯然,战意褪去大半,握着长剑的手,指甲都快陷进剑柄之中。

眼中满是不甘,他不是承受不了输的痛苦,但却有些难以忍受输的这般憋屈。

若是今日他手中的长剑不是地品,而是天品,那么结局定然两异。

可惜,机会只有一次。

战意全无的梅子苏黯然离场,宣告了比斗的结束。

万崇山虽然赢下了比斗,拿到了双人战首名的荣誉,但回到休息区后却是被关长洵训斥了好一阵子。

以地魂境后期的实力,被一个地魂境初期的魂师逼成这样,险些败下阵来,实在丢尽了天霆剑宗的颜面。

随着古天劳上台宣布完结果,五大剑派弟子的神情看上去都十分的落寞,若是细看,在每个人的脸上都能找到那丝不甘的情绪。

在看到东霆剑派请来参战的外援实力如此强劲后,所有人都对之后的单人战比斗失去了兴致。

在场各大势力之中,试问又有哪派会是东霆剑派的对手!

古天劳阴沉着脸,刚准备宣布三天后单人战比斗的相关事宜,台下几名老者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战台之上。

四景剑派的黄贺娄、炽阳剑派的夏央舟、夺命剑派的毕空净、锥心剑派的田纪疏。

正是现今四派的掌门,在昔日流光剑宗内,也是古天劳的师兄弟。

五派掌门齐聚战台之上,一番商议过后。

古天劳沉着脸,出声宣布道:“鉴于本届剑斗大会东霆剑派的优秀表现,单人战环节将不再设定往常的八强战、四强战,直接改为挑战赛。”

“若是对东霆剑派夺取首名有异议的,大可提出挑战,比斗规则依旧如往届一样,以守擂车轮战形式定胜负。”

古天劳前脚刚说完,东霆剑派这边一名带队的长老便提出了异议。

“此举于我们东霆剑派属实不公,再强的弟子也熬不住连番挑战!”

“你们提出的规则需修改一番,除了我们有权提出修养恢复以全盛之态应战外,还需再加一条,若我派成功守住任意三派的攻擂,则当直接夺下首名。”

五派掌门附声商议了一番,考虑到往届单人战环节,首名胜者全程也只需经历三四派间的比斗,当下也只好应了下来。

幻心剑派和奇音剑派带队负责人此时也来到了台上,同五派掌门一起商谈由谁去挑战。

本就是所有剑派中实力最弱的幻心剑派率先提出了放弃意见。

奇音剑派虽强,但也不适合单人战,最终也没打算参与进去。

五派不知不觉间迎来时隔二十载的首次合作,一致对外。

炽阳剑派的夏央舟主动接下了第一棒,若说五派还有希望,恐怕就在他门内的灼时新身上了。

四景剑派的黄贺娄远远看了眼疲弱不堪的梅子苏,叹息的摇了摇头,“我派恐怕再难以应战,勉强接下恐怕也不会有所改变,只会进一步损耗弟子的剑心。”

锥心剑派和夺命剑派的掌门也相继摇了摇头,神色尽皆黯然。

末了,四派掌门的目光齐齐落在尚未表态的古天劳之上,询问着青岭剑派的态度。

黄贺娄同情的拍了拍古天劳的肩膀,毫不客气的直言道:“你门内最杰出的两个弟子尽皆负了伤,这单人战环节怕也难以发挥作用了,就别勉强了,咱们一切的希望,都只能看炽阳剑派的了。”

古天劳目光扫了眼台下的陆风,想着后者前几日说出‘遗愿’时的坦然傲气,鬼使神差的多出来几分信任。

“算上青岭剑派一个吧,或许……”

“会有奇迹发生!”

最终。

古天劳宣布,单人战环节,由炽阳剑派和青岭剑派出面,向东霆剑派发出挑战。

对此,万崇山和关长洵等人不由又一次发出了嘲笑之声。

堂堂五大剑派,竟然连三个挑战的名额都凑不齐!

早知如此,我们又何须担心提防他们会以消耗战的手段来取胜。

兰悠悠和竹清月二人听到青岭剑派竟然还站出身要挑战东霆剑派,误以为是因为轻幽剑及两派和睦之事,脸上不由都浮现出一丝歉意。

陈独笑和庄晓镜二人显然短时间内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靠着五行五气境实力的古泠泠一人又如何胜得了东霆剑派的五人!

至于陆风和君子依,则是被她们自动的排除在了战力之外。

趁着还未离场的间隙,兰悠悠同竹清月来到了青岭剑派休息区。

“那个……我知道你们也是一片好意想为我赢下那柄轻幽剑。”

“但事不可为,就不要强为之了,免得再伤了五派颜面。”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我的武学自己会修炼

赖东东不错啊

动力之王

千年静守

灵秘传奇

骑行江湖

人道至真

青阳散人

从仙路尽头归来

沧月玄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