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全能仙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拿着龙根式提供的矿区图,庞小南和公输鲁去了小雷府最南端靠近坠魂渊的一个山地,这里隔原来雷家军的驻地不远。

公输鲁发现了一个富铁矿,这让庞小南高兴不已,刚好,雷家军还有部分军队没有迁走,庞小南马上派人联系军队过来开采,采到的铁矿石源源不断的往黑水县运送。

黑水县现在矿产提炼厂比比皆是,有炼油的,有炼钢的,有炼铜的,整个黑水县,现在是烟囱林立,地区经济也是一派繁荣。

曾经李易斯对庞小南说,这样大规模的建立冶炼厂,会把黑水县的环境搞的千疮百孔,庞小南拍了拍李易斯的肩膀,“你多虑了,环境嘛,破坏了还可以治理,但是不发展,这里就是穷山恶水,环境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解决了铁矿的来源,公输鲁还提到了橡胶问题,因为森特国境内很少有橡胶树,大部分的橡胶树都产在坠魂渊,没有橡胶,轮胎的供应就会有问题。

庞小南特意去了一趟坠魂渊,找到了熊图为,现在的熊图为,被推举为坠魂渊的长老之一,与其他几位长老掌管着坠魂渊的日常事务,他也是坠魂渊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老。

庞小南让熊图为帮助自己获取橡胶,熊图为面有难色道:“老大,我们魔兽都是只有一股蛮力,你讲的这些工作,只怕是胜任不了啊。”

庞小南心想也是,让魔兽去做具体的工作,那是对牛弹琴。

于是庞小南不得已想到了雷家军的家属。他找到了雷西宝:“你啊,把雷家军的家属还是留在原来的地方吧,我需要他们为我工作,或者,你让部分军队也不要调动了,就留在原地听我的命令。”

铁矿和橡胶都需要人来生产,雷家军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家属不跟着来梦斯特,那我的将士不是会很寂寞吗?”

庞小南本来打算把探亲假之类的规章制度给雷家军设立一下,但是后来一想太麻烦,就对雷西宝说,“你在雷家军公布一下,愿意留在原地的继续留原地,愿意来梦斯特发展的升官一级,并给安家费,皆大欢喜。”

庞小南这一招确实凑效,同时解决了雷家军去留抉择的问题,雷西宝原来担心不好推行的问题也迎刃而解。

雷家军在坠魂渊的橡胶开采得到了魔兽们的支持,因为前去开采橡胶的士兵,都会带去大量的物资,帮助魔兽抵御饥饿,这预示着人兽和平共处的时代已经到来。

火塔城的城主公孙胜派人送信来,约庞小南去火塔城一趟,他有要事相告。

庞小南心想公孙胜不会无缘无故让自己跑一趟,必定是有不能被人知道的事情要告诉他,于是他就开着皮开车往火塔城去了。

进入城主府,公孙胜早已恭候多时。

屏退左右,公孙胜对庞小南说:“王爷,你知不知道你得罪人了?”

“得罪谁了?”庞小南不明就里,自己在南方安分守己,做出了那么大的成绩,怎么就得罪人了。

“国舅周四海。”

“周四海?我没听说过这个人啊。”

公孙胜告诉庞小南,他火塔城在全国各地都有一些密探,因为火塔城身处森特国国内,典型的国中国,所以必须要保证来自各方的威胁要提前被知晓。

这些密探,有很多官场和商场的大人物,因为这些人提前在火塔城预定了退休之后的生活,他们也愿意帮助火塔城渡过难关,其中有一个密探就和国舅周四海走的很近,在无意中听闻周四海露出口风,要灭了庞小南。

“我和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对付我?”庞小南皱着眉头,努力搜寻在大良府的生活记忆,但是依然没有找到和周四海相关的回忆。

“这周四海,是森特国的大商人,他不喜欢做官,就喜欢经商,据说他控制了森特国和赛恩斯国的贸易渠道,每年要从中获取巨额利润,很可能你现在从事的生意,和他的生意起了冲突。”

“和他起冲突?”庞小南想了想,如果像公孙胜说的,周四海是做贸易的,只可能是因为自己的重工业影响到了他的地位。

因为森特国现在重工业基础薄弱,很多东西都要从赛恩斯国进口,如果自己的重工业发展起来的话,确实会削弱森特国和赛恩斯国之间的贸易往来。

“就算是我和他的生意起了冲突,但是也不至于要灭了我吧?”

庞小南还是不相信一个人会下这么狠的手。

“王爷,商场如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坐到周四海那个位置,为了生意杀个把人,对于他来说是很正常的。”

公孙胜见惯了腥风血雨,这商场上的争斗有时比政治斗争还残忍。

“你这消息可靠吗?”庞小南知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是真的,自己以后就要加倍小心了。

“已经在实施阶段了。”公孙胜言之凿凿。

“既然他是国舅,那么他应该清楚谋杀朝廷命官是什么罪责咯。”

“这一点他当然知道,但是就算你活捉了刺客,相信你也是没法查到他身上的。”

“嗯,那是当然,他怎么会留下把柄呢,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一片好心。”

“哪里的话,我们可是过命的交情,我怎么能看着你有危险。”

“你倒是很谨慎,还把我叫到火塔城来,就为了这一件事?”

“当然不是,我火塔城最近上了几个新的游玩项目,请王爷来鉴赏一下。”

“哦?什么项目?”

公孙胜先带庞小南去了山顶的一个大草坪,这里有几棵很大的树,树干和树干之间连起了一条钢丝绳,一个秋千挂在了钢丝绳上。

庞小南一眼就知道了这个项目的大概,就是高空秋千嘛,玩的就是心跳。

“安全吗?”庞小南最怕这个秋千荡着荡着就把人给荡出去了。

“绝对安全,不信王爷可以试一试。”公孙胜满脸带笑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不用不用,我不喜欢玩这个,况且我能试出什么,我和你一样,都会飞的。”

庞小南坚决不上秋千,跟着公孙胜去了另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巨大的剧场,围着一个椭圆形的大坪有好多级台阶。

公孙胜介绍,这台阶都是坐人的,坐满的话,可以坐好几千人。

“看样子你是要在这里上演什么剧目咯?”庞小南想起了自己在霍拉马城建设大剧院的日子。

“王爷果然是明察秋毫,连我要做什么你都知道了。”公孙胜有些惊奇,这个想法他都是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没想到庞小南一眼就看穿了。

“说说看,打算演些什么?”

“王爷,你知道我火塔城最多的人是什么人吗?”

“当然知道了,修行人嘛。”

“修行人最强的是什么?”

“功夫……你是说,你要在这里上演武打剧目?”

“没错,王爷真是一点就通。”

“哎呀,创意不错,到时候肯定是非常受欢迎。”

“那么王爷,就请你做第一个观众,看看我们火塔城立时三个月打造的这台火塔侠客情有些是需要改造的空间。”

公孙胜拍了几下巴掌,大型真人舞台剧正式上演。

庞小南看的有些入迷了,台上的演员果然都是武林高手,不但把各种招式打的眼花缭乱,还表现出了细腻感人的情感,让人身临其境,非常的过瘾。

“好好好!”舞台剧一结束,庞小南就鼓起了掌。

“王爷,你觉得,这出戏还有要改进的吗?”

“哎呀,外行看热闹,我就是个外行,没看出什么破绽,不过,那个女主角,能稍微换个漂亮点的吗?哎,我只是随口一说……”

晚上的时候,公孙胜再次带庞小南来到剧场,“王爷,晚上我们有另外一个剧目,火塔歌舞大会。”

“听这名字,全是歌曲和舞蹈咯?”

“没错,全是歌舞。”

当晚,在漫天星斗的映衬下,庞小南欣赏了一场热闹的歌舞晚会,多个民间艺人上台表演,水平都很高。

“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庞小南很好奇一个从没有接触过剧场表演的森特人,怎么会想到这么独特的演艺方式。

“不瞒王爷说,我曾经也是个富家公子哥,但是像这种享受的场面,也很少能够欣赏到,那时候我就在想,平常人家的百姓是不是也能有这种待遇呢?”

“所以你就把这个想法变成了现实,让寻常人家也能花很少的钱,就能欣赏到这么高水平的演艺。”

“没错,王爷觉得我这个想法可行吗?”

“何止是可行,到时候门票会卖疯掉的。”

“我担心,到时候火塔城人满为患,会影响到修士们的生活。”

“这你就多虑了,到时候你多建房子啊,没有钱怎么修行……”

在火塔城待了几天,庞小南休息的差不多了,决定离开,公孙胜送庞小南出了城,看着他驱车远行。

离开火塔城的路上,公孙胜的预言实现了。

庞小南下车去尿尿的时候,一个刺客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你就是庞小南?”

刺客跟了庞小南一路,但是灭口之前的例行询问还是要的,杀错人倒不致于,关键是要制造一点紧张的气氛。

“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庞小南心想能够跟上皮卡车的刺客,实力不会很弱,至少也是半圣巅峰的级别。

“我是谁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刺客没有多说,朝庞小南冲了过来,手里挥着一把短刀,很像是菜刀。

庞小南穿上裤子,不慌不忙的躲过了第一刀,然后右掌化刀朝刺客的脖子上猛击。

刺客感受到了庞小南的掌风,连忙躲避,避过了庞小南的第一刀后,庞小南的左掌又砍了过来,这次,刺客没有躲过去,正中右肩胛骨,顿时一阵麻麻的感觉扩散全身。

不久,刺客感到了钻心的疼痛,他的右肩粉碎性骨折了。

庞小南没有继续攻击,二是夺下了刺客的武器,面无表情的问道:“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哼,虚张声势。”刺客没有因为骨折而颓废,他荡着一条手臂继续发动了攻击,这次用的是腿。

很可惜,他的腿还没有手灵活,很快,他的左脚脚踝又被庞小南打成了骨折。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出你的幕后主使,否则等下你会全身骨折的。”

庞小南蹲在了刺客的面前,还是那般面无表情。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你的动作这么快?”刺客的脸上有了恐惧,短短几下交锋,庞小南的实力尽显无疑。

“你不要管我是什么人,你只要告诉我背后指使你的人是谁,我就带你去治伤。”

“我不能说啊,我说了他们会杀掉我的。”刺客一脸的扭曲。

“你不说,现在你就会死的很惨,你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取舍。”

“我说我说,我是肥哥派我来杀你的,肥哥是道上有名的掮客,专门帮达官贵人处理棘手事务的。”

“肥哥在哪里?”

“不知道,他神龙见首不见尾,只有他来找你,他不找你,你很难找到他的。”

“是吗,那就只有请你帮我找了。”

庞小南把刺客带上了皮卡车,他相信刺客肯定有办法和肥哥联系。

庞小南先带刺客去了崖山府,帮他治好了伤,然后把他软禁在一个秘密的牢房里,一连几天对他威逼利诱,终于迫使他答应引出肥哥。

庞小南对刺客说:“你要么帮我引出肥哥,以后你就是我的人,我会保你一世衣食无忧,要么,你就在这里孤独终老,最后连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你自己考虑吧。”

“王爷,我答应你,我活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刺客名叫荆贝,在道上也是赫赫有名的杀手,尤其是以日行速度见长,所以他能够追上庞小南的皮卡车,但是和庞小南相处了几日,他发现自己的道行在庞小南面前一文不值,他也了解了为什么庞小南能从寂寂无闻之辈一下子蹿升为森特国的红人。

为了隐瞒消息,庞小南一天到晚躲在王爷府不出去,这就给外面一个假象,庞小南似乎消失了。

外面一旦确认庞小南失踪了,肥哥自然会联络荆贝确认消息,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由肥哥亲自出面,以免节外生枝。

果然,在荆贝失去消息的一个礼拜后,肥哥按照特定的方式找到了荆贝。

肥哥是一个身材五短肥肥胖胖的中年人,不怒自威,他约荆贝在一个高档茶楼见面。

“这些天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和我联系?”肥哥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肥哥,你有所不知,那庞小南武功高强,我花了很大功夫才把他打成了重伤,自己也受了很重的伤,你看看,我这肩上还缠着绷带。”

荆贝把自己的伤亮给肥哥看,他知道很多事情瞒不过肥哥的耳目。如果庞小南这么容易被打死,金主也不会联系肥哥出马。自己重伤反倒是真实一些。

“我听说这些天你都在庞小南的王爷府?”

肥哥开门见山发问,因为他的耳目见荆贝从王爷府出来。

荆贝不慌不忙的答道:“肥哥,我得亲眼看着庞小南咽气,所以我混进了王爷府当厨子,在厨房里配菜,就是为了打探庞小南的伤势。”

“究竟怎么样了?他死了没有?”肥哥凑近了,神情有些紧张。

“前两天就死了,不过王爷府一直没有发丧,而是隐瞒不报。”

“你说的是真的?”

“肥哥,我亲眼看到下人们把庞小南的尸体运送到了一个冰窖秘密的保存起来,我跟过去确认过了。”

“确定是庞小南的尸体?”

“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好,你给我信号,我必须亲眼看到庞小南的尸体。”

当天晚上,月黑风高,荆贝偷偷溜出了王爷府,朝城南一个冰窖潜行。

在路上,荆贝和肥哥汇合了,肥哥穿着一身夜行衣,从动作来看,肥哥虽然躯体臃肿,但是动作丝毫不比荆贝慢。

荆贝不费吹灰之力打开了冰窖的大门,然后带肥哥来到了冰窖的一个分室,这里有一个专人看守,荆贝用麻醉针放倒了守卫,带肥哥进入了冰窖内部。

冰窖里躺着一个人,荆贝示意肥哥上前观察。

肥哥走上前,仔细的打量着尸体的脸庞,确实是庞小南。

肥哥接到任务后,把庞小南的画像仔细的研究了很多遍,庞小南的面容化成灰他也认得出来。

但是很快他发现不对劲,因为尸体的面色是红润的。

他疑惑的转头看向荆贝:“这不是尸体吧,为什么脸色这么红润?”

“哈哈哈……”肥哥的身后传来爽朗的笑声,“当然不是尸体,我比你早进来几分钟而已。”

原来眼前的庞小南的尸体就是庞小南本人,他缓缓的坐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目瞪口呆的肥哥。

“你……你敢骗我!”肥哥转身朝荆贝打出一记重掌,脚下早已发力冲了出去,他想夺门而逃。

可是他才迈步,就感受到了背上挨了一拳,打的他立刻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

没多久,肥哥被庞小南点了穴不能动弹,只能喘着粗气。

“我也不跟你废话,要是你能够说出指使你的幕后黑手,我就饶你不死,我还可以给你个机会跟着我好好干。”

庞小南把肥哥丢到刚刚他躺的地方,正色道。

“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动手吧。”

肥哥专业帮达官贵人办事几十年,这点职业素养还是有的。

“想死啊,没那么容易。”庞小南背着手在肥哥身边踱来踱去,“这样吧,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先让你在这冰窖里纳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出去暖和暖和。”

庞小南转向了荆贝:“你也劝劝他,何苦呢?”

庞小南出了冰窖,留下荆贝和肥哥两个人。

荆贝走上前去,摇了摇头对肥哥说:“肥哥啊,我看识时务者为俊杰,梦斯特王爷是你我得罪不起的人,老实告诉你吧,你服务的那些达官贵人,没有哪个比他更值得托付。”

“你这个叛徒,你不配跟我说这些。”

“你也不想想,庞小南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子,短短的时间就成了王爷,这后面是谁的功劳,就凭他?”

肥哥的眼珠子骨碌碌的乱转,他很快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你是说他背后是宰相大人?”

荆贝意味深长的回复了一句:“恐怕还不止是宰相大人哦。”

“难道国王陛下也是他的幕后推手?”

“那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背后的势力绝对不简单。”

肥哥何等聪明的人,自然一点就破,正像荆贝说的,从一个屌丝能够转眼就变身为王爷,在朝廷里绝对是有坚强的后盾的,而且其中肯定有王室的力量,而且不是一个王爷这种低级的身份,比王爷还高的身份,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是谁。

“你只是个杀手,你不知道我面对的局面多么凶险,即使庞小南是不能得罪,但是你以为我的雇主就能得罪吗?”肥哥还是很犹豫。

“那你自己考虑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就算你不说,梦斯特王也能查到线索,但是你的下场就不好说了。”

说着荆贝就要退出冰窖。

“你等一下!”肥哥早已冻得直打哆嗦,“你去叫梦斯特王进来,我有话对他说。”

庞小南就在冰窖外面等着没走远,荆贝说的话都是他教的,他知道对付肥哥这种人,用硬的不好使,最好还是智取。

荆贝把庞小南叫进了冰窖,庞小南直接走过去问肥哥,“怎么,回心转意了?”

“你让荆贝先出去,我都告诉你。”

庞小南一抬手,荆贝就退出了冰窖,带上了门。

“是国舅周四海指使我的。”肥哥只想快些出去暖和暖和。

“你说的是真的?”庞小南虽然早就知道答案,但还是需要搞清楚信息的真假。

“是周四海的贴身管家找到我下指令的,不信你可以去找那个管家核实。”

“好,那我就暂且相信你一回。”庞小南出指如电,解开了肥哥身上的穴道。

肥哥马上坐了起来,不断的搓着全身,他太冷了。

“出去吧,我还有话跟你说。”

庞小南率先走出了冰窖,肥哥敏捷的窜了下地,快步跟在他身后来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那个倒地的守门的人早已不见踪影,那不过是庞小南安置的一个演员,麻醉针也只是普通的花针。

“我有一件事情交代你。”庞小南附在肥哥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肥哥吓出了一身冷汗。

“王爷,你放过我吧,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你可是有家室的人,你不想你的家人陪你下地狱吧?”庞小南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让肥哥毛骨悚然。

看着肥哥走远,荆贝走了过来对庞小南说:“王爷,你就这么放走他了?”

“不是放走,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知道他鬼点子多,但是他已经暴露了,我相信他会配合我的。”

“那我以后怎么办?”

“你就留在王府,给我保护好王府的安全,放心,我不会亏待你,再说了,那刀头舔血的日子你还过的不够吗?”

“谢王爷栽培。”

庞小南换上面具,跟着肥哥回到了大良府。

肥哥和周四海的管家武小坤接上了头,在一个漆黑的小巷子里见面。

武小坤是一个中年男人留着八字胡,一顶毛毡帽,带着一副墨镜,样子很滑稽,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特意这么打扮。

“办妥了?”武小坤的声音十分的警惕,他不住的打望四周。

“办妥了,不过你帮我跟国舅说一声,我要亲自见他一面,有些重要的东西交给他。”

“什么东西?你直接给我,国舅没时间见你。”

“不能给你,反正你给我带个话就行了,是庞小南的一个秘密,天大的秘密,他要还是不要,你到时告诉我。要就和我当面交易,不要那我就找下家了。”

“你敢威胁国舅爷?”

“这怎么是威胁,当初我们谈好的是庞小南的性命,可没包括庞小南身上的秘密。”

“庞小南的性命都没有了,他的一切自然属于国舅爷。”

“不不不,我肥哥在道上有口皆碑,一是一,二是二,我不占别人便宜,别人也休想占我的便宜,你就负责带话吧,我走了。”

肥哥带着武小坤付的尾款走了,留下武小坤在小巷子里顿足生气。

但是周四海显然受不了庞小南秘密的诱惑,答应和肥哥见面,见面地点就在大良府最大的勾栏瓦舍—花园楼。

花园楼说白了就是青楼,不过这个青楼的档次很高,来的都是达官贵人,一晚的消费相当于寻常人家一年的生活费。

“肥哥是吧,来,快请坐。”周四海亲自起身给肥哥搬凳子倒茶水,显得十分的和蔼可亲。

果然做大事的人都是没脾气的。

“国舅爷,早就听闻你是做大事的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肥哥在道上混的开,自然也是一口的吉利话。

“肥哥,你我都是明白人,就不藏着掖着了,直接说吧,你有什么好东西要亲自见我?”周四海显得很期待。

“是这样的国舅爷,我们在刺杀庞小南的时候,在他身上发现了一本手册,手册里是他制造摩托车的图样和数据,摩托车,你知道吗?”

生怕周四海不了解,肥哥示范了一个骑摩托车的姿势,样子很滑稽。

周四海摆了摆手,“肥哥,我知道摩托车,庞小南就是靠这个玩意在南方大搞工业,这也是为什么我盯上他的原因,说吧,你想要什么价?”

周四海果然是周四海,谈什么都是开门见山。

“说实话,国舅爷,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值什么价,既然你是为了这个东西要庞小南的性命,你我想是不是它比庞小南的性命还是更值钱一点的,要么你报个价?”

“哈哈,不愧是肥哥,会做生意,好,我给你这个价。”周四海伸出了一个手掌。

“5万两黄金?”

“你未免胃口太大了吧?”

“哈哈哈,国舅爷,是他胃口大还是你胃口大啊?”庞小南笑着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你没死?”周四海瞪大双眼,转头看向了肥哥,“你敢算计我?”

周四海话音刚落,就看到庞小南风一般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用桌上的刀子抵住了自己的喉咙,“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实一点,不要叫,也不要大声说话。”

庞小南慢悠悠的坐到了周四海的身边,冷笑道:“我跟你无冤无仇,就是因为挡了你的财路,你就要派人杀我,你是不是太狠了一点?”

“庞小南,你何止挡了我的财路,你挡了很多人的财路你心里没点数吗?司马嵇大力扶持你,打压了多少人,我要是不除了你,你以后还会挡更多人的财路。”

“哦,这么说,你们外戚一族是必须置我于死地咯?”

“你一个王爷,要是上面不发话,谁敢动你?”

“这么说,你上面还有人,你可是国舅爷,还有谁能指挥得动你啊?”

“你这么聪明,这种事还要我明说吗?”

“哎,你也是聪明人,可惜我们是对头,不然,我还真想拉拢你一把。”

第二天,周四海的尸体被人发现,就在花园楼的某个豪华包房,和他一起死的,还有他的管家武小坤。

坊间流言四起,说是国舅爷和家仆出去玩女人,被情敌给害死了。

也有人说,国舅爷是精尽而亡。

这件事众说纷纭,但都莫衷一是,因为两人的尸体很早就被法理寺给接管了,这上升到了国家层面的断案。

国王陛下亲自过问这个案件,毕竟天上雷公大,地上舅公大,国舅爷的身份十分特殊,敢动国舅爷,那真的是太岁头上动土。

法理寺给出的结果,国舅爷和他的管家都是死于精力衰竭,从解剖的现象来看,都是心脏出现了梗塞,所以说,纵欲导致的结果比较靠谱。

但是询问当天花园楼的陪客姑娘,都没有和周四海接触的记录,也就是说,除非是周四海从外面带了女人进去,可是没有人看到周四海来的时候带了姑娘,整个案情扑朔迷离,一下子陷入了死局。

太后震怒,自己的哥哥在大庭广众之下惨死,竟然查不到罪魁祸首,国家的司法断案系统成何体统?国王陛下在重压之下,不得不征集民间断案高手,与法理寺一同参与案件侦破,断案有功者一律重赏。

在肥哥的秘密基地里,庞小南正在喝茶,肥哥却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王爷,我可是嫌疑人,他们要是查到我的头上,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啊。”

“你急个毛,那天你是带了面具进去的,谁认得出你来啊,两个目击证人都死了,怎么查也查不到你的头上。”

“可是我毕竟是出现在现场的,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事情都出了,你急也没用,你就照常生活就是了,你越慌,越会露出马脚。”

“哎,现在事已至此,我也只有听你的了,王爷,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得多多为我着想。”

“只要你衷心给我办事,我保你一生平安。”

通过肥哥这条线,庞小南知道了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都是外戚一族,现在周四海一死,暂时是群龙无首,不过这群阴险小人肯定不会罢休,还会找代言人来谋害自己。

庞小南去了宰相府,他觉得这件事情应该给司马嵇通报一声,毕竟外戚已经在行动了。

“小南啊,你说的这个情况确实很严重了,他们竟敢动手了,这说明他们已经坐不住了。”

司马嵇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他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

“宰相大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久之前,外戚一党提出我军装备落后,应该尽快升级成和赛恩斯国一样的军事装备,也就是向赛恩斯国购买武器,但是我提出了反对意见,并且坚持说即使升级装备,也应该从本国的工业企业购买,其中就推荐了你的重工业产业,他们肯定是借题发挥,想先灭掉你,给我一个下马威。”

“这么说,我是因为你才被他们盯上的?”

“可以这么说吧。”

“哎,真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

“其实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些家伙露出了马脚,我们就可以一网打尽。”

“这恐怕没那么简单吧,外戚一族掌握了森特国很多关键的岗位,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剪除的。”

“你以为,我在朝廷的布局就你和谭王吗?他们有他们的网络,我有我的网络,现在是要看谁占领先机。”

“他们现在偷鸡不着蚀把米,应该会坐不住了。”

“嗯,你继续在暗中搜集他们的犯罪证据,我会联络我的帮手,在正面对他们进行打击。”

“你说的正面打击,具体是指?”

“弹劾或者直接抓捕。”

司马嵇之所以敢拿外戚开刀,是因为国王陛下也饱受外戚干政之苦,现在森特国的所有实权经济岗位,都被外戚霸占,可以说,国库的收入都是外戚的天下,国王想要用钱,都必须经过外戚的审核。

司马嵇已经密谋和国王陛下达成了共识,要尽快夺取外戚的经济大权,充实国库,以备随时和赛恩斯国的战争预算。

庞小南利用肥哥搜集了很多外戚暗杀的线索,司马嵇利用这些线索去查实那个外戚的贪污受贿信息,然后再指挥言官集体弹劾,两人里应外合,不到半年,外戚之中手握实权者几乎全部落马。

剩下的几个余党也只能苟延残喘,而周四海惨死一事早就无人问津,大家都只顾自己活命,哪里还能管那个死了那么久的死鬼。

经过整肃,整个朝廷的风气为之一新,再也没有重大的贪污受贿问题浮出表面。

司马嵇见好就收,国家的全部精力都放在经济建设中了,尤其是重工业的发展。

“宰相大人,还有几个外戚在那里偷偷活动,怎么不一锅端了?”庞小南觉得打击外戚还意犹未尽,这政治斗争果然比战场杀伐更精彩。

“水至清则无鱼,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他们成不了气候了,由他们去吧,不然到时候他们反咬一口,我们也得受伤的。”

“宰相不愧是宰相,高屋建瓴啊。”庞小南冲司马嵇竖起了大拇指。

“你在南方的经济搞的不错,我打算全国推广,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司马嵇觉得重工业必须在全国范围内遍地开花,才能抵制赛恩斯国的货物入侵。

“你还是换个人吧,这任务太艰巨了。”庞小南吐了吐舌头。

“正是因为太艰巨,交给谁都不靠谱,所以从今天起,你就是森特国的财政大臣,挂职副宰相,直接对国王陛下负责。”

“我靠,不带这么玩人的,你知不知道职责越高压力越大啊。”

“别人都是削尖了脑袋往上爬,你倒好,给你个高官,你还不想当。”

“我真不是当官的料,你还是换人吧。”

“不行,你必须给我顶上,这样吧,我给你安排一个助手,你只要负责政策层面的事,具体的事情都交给他去干。”

“谁啊?”

“山奎。”

“什么?国务大臣山奎?给我当副手?”

“这回你满意了吧,这么高的配置,你再不要推辞了。”

就这样,庞小南匆忙上任,奔赴森特国各地去考察,看看适合当地的工业布局应该是怎样的。

森特国由于崇尚修仙,大家对于工业的发展都是很鄙夷的,所以工业基础相对薄弱,现有的一些工业也只是以纺织、木工、食品等轻工业为主,庞小南要发展重工业,只能从崖山府移植经验。

好在黑水县这几年的重工业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是摩托车工厂,就建立了一整套重工业的基础设施和产业链,加上摩托车在森特国南方的行销,民众对于重工业不再处于排斥的状态。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其他相关阅读More+

万古至尊

太一生水

截教真仙

真雨

重生绯色大陆

灵匆如过客

神鳞诀

琉璃玄心

我真不是躺王

金色柳树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