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全能仙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庞小南告诉郎先平,以后梦斯特的军队会由朝廷直管,但是除了军队以外,其余的行政机构都由郎先平管理。

“你不是傀儡,你是朝廷派在梦斯特的长官,只要你不犯错,你可以在梦斯特长期执政,当然了,你要是有任何的麻烦,朝廷会帮你解决。”

庞小南给郎先平画了一个大饼,让郎先平眉开眼笑。

郎先平一定要留庞小南吃个便饭,但是庞小南说来日方长,他还得尽早回朝廷复命,尽快派接收小组过来参与政权的重组。

庞小南交代了郎先平几件事情,就出了王宫,回中军大帐了。

“文将军,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部委托给你和雷将军了,我得尽快回大良府,和朝廷汇报一下我们的行动和进展。”

庞小南决定事不宜迟,马上就往大良府赶。

“侯爷,你还是留下来主持大局吧,报信的事情,我们安排使者去就行了。”

文义心想梦斯特大局未定,庞小南就急着回国,难免会节外生枝。

“文将军不必担心,郎先平会配合你行动的。”庞小南在和郎先平接触的时候,就已经探查过对方的真实想法,郎先平不敢作乱。

更何况,郎先平手里没有一兵半卒,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不听话能怎么办呢。

“可是侯爷,你这一去,万一被朝廷扣押了,我们的百年大计就毁于一旦了。”雷西宝还是担心庞小南的安危,虽然这次出征收获满满,朝廷里的声音却不可能全部倒向庞小南,恐怕会有意外。

“你们别忘了,我是怎么当上南安侯的,朝廷里有我的支持者,”庞小南不为所动,“再说了,该来的迟早会来,与其到时候被人口诛笔伐,不如早些自我交代。”

庞小南坚决的出了中军,换上金刚机甲朝边境线飞去。

守护庞小南的皮卡车的士兵看到庞小南从天而降,惊为天人,本来还想组织反抗,但是看到庞小南除下面具,连忙收起武器前来觐见,“侯爷,真神人啊,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好了,别废话,把车子钥匙给我。”

庞小南开着皮卡绝尘而去,几个士兵在后面窃窃私语,“我森特国有这样的神人在,什么仗打不赢啊。”

“是啊,不知道前方的战况如何,怎么就侯爷一个人回来了呢?”

“应该是打胜了吧,你没看到侯爷的神情很自若吗?”

“你自己刚刚都说了,有侯爷在,什么仗打不赢……”

庞小南驱车夜以继日的回到了大良府,着急觐见宰相司马嵇。

“你说什么,你们攻破了梦斯特国?”司马嵇一脸懵逼。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宰相大人,你看我是开玩笑的人吗?”

“小南啊,你总是这么的出人意料,这么无端端的跑到梦斯特国来这么一出,还征服了王室,你先让我消化一下……”

司马嵇确认了庞小南的汇报之后,幽幽的说了一句:“小南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司马嵇的脸上有些忧愁,庞小南感到有些奇怪,征服梦斯特国难道不是好事吗?

“人人都知道,你是我一手提拔的,虽然你现在征服了梦斯特国,但是你出兵没有和朝廷商量,有人要弹劾你,只需要说你拥兵自重,光这一点,你就得进大牢。”

“而且还会连累到你是吗?”庞小南显然知道这个结局。

“你说呢?”司马嵇在房内踱来踱去,这突发状况搞的他措手不及。

“但梦斯特国不是一直都是我们的威胁吗,征服了他们,对国家是个好事啊。”

“好事让你办成了坏事,因为你破坏了流程。”

“为什么,愿闻其详。”

“如果这是国家行为,国家决定对梦斯特用兵,然后委任你统兵,你大胜而归,这是大大的好事,但现在你擅自出兵,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现在你还只是个南安侯,你就敢如此大胆,这说明什么?”

“我明白了宰相大人,那现在怎么办?”

庞小南心想木已成舟,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得想办法解决危机。

“没办法了,只能我来承担这个罪责了。”司马嵇的脸上无比的坚毅。

司马嵇连夜上朝,对国王陛下汇报了这次出兵的过程,而且把所有的行动都一力承当了下来,也即是说,这次出兵是他司马嵇的意思,之所以没有提前通报,是怕消息走漏,影响到大局。

年轻的国王陛下虽然执政经验不丰富,但是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爱卿,这么大的行动,连我也要瞒吗?”

“国王陛下,宫中耳目众多,我怕隔墙有耳,故隐瞒至今,现在梦斯特国已经被征服,我再说出来就无大碍了。”

国王陛下想想也是,不管司马嵇出于什么原因隐瞒了出兵的消息,但是至少结果是好的,森特国平白无故多了一个附属国,多了一块巨大的领地。

“爱卿,如此巨大的胜仗,我一定要好好的赏赐你。”

“国王陛下,臣不过是筹划之人,功劳最大的还是这次领兵的南安侯庞小南,请陛下封赏他吧。”

“嗯,南安侯忠勇过人,确实值得嘉奖,明日早朝,我一定当着百官之面好好封赏他。”

“陛下,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派人前去接管梦斯特国的政权,封赏之事可等大局已定后再来进行,臣恐怕派人去晚了夜长梦多。”

“有理,那爱卿就先行安排人员去移交梦斯特国政权吧,等大势已定后,我再来论功行赏。”

“臣遵旨。”

庞小南一直在宰相府等司马嵇的消息,司马嵇一到家,就把庞小南叫了过来。

“国王那边我已经搞定了,明天我就安排一套班子,随你前去芒克思城接管梦斯特国的政权。”

“好的宰相大人,谢谢你。”

“不必谢我,你这次立了大功,我估计你这南安侯是当不久了?”

“啊?”

“我向国王陛下建议,这梦斯特国啊,以后也交给你打理,你现在是森特国最大的领主,不封一个王都说不过去了。”

“这不太好吧,我这刚封的侯爵,马上又封王,朝廷会有很多人说闲言碎语的。”

“你还怕闲言碎语啊,怕闲言碎语你还擅自出兵?”

“呵呵……”

半个月后,庞小南带着一帮大臣出现在了芒克思城的王宫,郎先平恭恭敬敬出来迎接。

“狼王,我这一走,你把手下的人都搞定了吗?”

“侯爷,这朝廷的反对势力我已经肃清,现在都可以随时交接。”

“很好,做的很好,这是我带来的人,你安排一下。”

“是,侯爷。”

政权交接很顺利,没过几天,梦斯特国彻底沦为了森特国的一个联邦成员。

“侯爷,我听说你把我们的军队给全部消灭了?”郎先平一脸的悲痛。

“狼王啊,我说过,梦斯特国,哦,不,梦斯特邦以后由森特国大军来守护,你们的军队还留着做什么呢?”

庞小南拍了拍郎先平的肩膀,“你得理解我,如果我这次出兵,兵不血刃就取得了梦斯特的政权,朝廷会怎么想我,他们会想,我是不是忽悠他们呢?”

“什么叫忽悠?”

“就是欺骗的意思。”

“我就是觉得,杀了我们那么多战士,太残忍了。”

“慈不掌兵,这个道理你应该懂。”

庞小南马不停蹄的出现在了魔兽大军的阵前,找到了熊图为。

“我说话算数,给,这是十个魔力果。”庞小南把十个果子递了过去。

“谢谢老大。”熊图为兴高采烈的收下了礼物。

“不要客气,这本来就是你们的东西,不过被我抢到手了。”

“老大,听说你占领了梦斯特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里面也有你们的功劳。”

“说真的,老大,要不是你,我们魔兽大军不知道要损失多惨重,我们头领还让我好好感谢你一番。”

“大家各取所需,没什么好感谢的,你就帮我带个话,以后你们魔兽就安心在坠魂渊里生活吧,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我拿了你们的魔力果,也不白拿,你们的要求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我都会尽量满足。”

“谢谢老大。”

庞小南接着回了大良府,受到了国王陛下的封赏,果然和司马嵇说的一样,庞小南被封为梦斯特王,除了领崖山府和小雷府两府,还负责和梦斯特邦的一切公务。

当然了,实际管理梦斯特的还是郎先平,庞小南可不想公务缠身。

庞小南的事迹在大良府被编成了歌谣,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庞小南的光辉事迹,很多年轻人都以成为庞小南这样的人为最终目标。

赵无双知道庞小南回了,到宰相府找到了他。

“回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赵无双佯装生气。

“为什么要跟你说,公主殿下。”

“你……”

“我什么我,我告诉你啊,我现在可是王爷了,和你级别好像差不多吧,你可别命令我。”

“哼,王爷了不起啊,再说了,我哪有命令你。”

“你来找我做什么?”

“你是不是要返回南方?”

“对啊,我的领地又不在这里。”

“你带我去呗,我和王兄约好了去你那里玩的。”

“那你不得先去他那里汇合吗?”

“哎呀不用了,找个人通知他一下直接往你那里去不就行了吗?”

“但是,你出京城这么大的事情,是不是得国王陛下同意啊?”

“他同不同意我都得走,你别忘了,他还得管我叫姑姑呢。”

“不行,他叫你姑姑是他的事,我可不敢担当私自带公主出城的罪责。”

“好啦好啦,我去跟他说一声就是了。”

“没事了吧,没事了就,请!”

庞小南做了个请的手势,把赵无双扫地出门。

司马嵇随后找到庞小南,“小南啊,这北福公主是不是对你有意啊?”

“宰相大人好眼力,你怎么看出来的?”庞小南跟赵无双交谈的时候,用灵识走进了她的内心,知道了她的心意。

“这还用看,北福公主什么时候主动找过一个王室以外的男人,还独处了这么久。”

“哎呀,我也是没办法啊,她不知道怎么就喜欢我了。”

“是谭王介绍你们认识的吧?”

“没错。”

“其实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何以见得?”

“你要是娶了公主,你就是驸马爷了,驸马爷加王爷,你说是不是好事?”

“好什么呀,我是已婚男人,家里还有个母老虎呢,难道让公主去做小,这不合适吧?”

“合不合适,只要公主愿意就行了啊。”

“不行不行,太麻烦了,头大。”

“小婕在你那边怎么样啊?”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她在李易斯手下办事,李易斯比我跟熟悉她的生活。”

“你不是要把我女儿推给其他男人吧?”

“李易斯挺好的……”

赵无双果然没有食言,第二天一早就拿着国王陛下的御笔诏书找到了庞小南,“你看,这是国王陛下准许我出城的诏书,这回你不能撇下我了吧。”

庞小南接过一看,虽然有些字看不太懂,不过确实是国王的诏书,上面有玉玺的盖印,大概意思就是要庞小南照顾好北福公主。

“我服了你了,好吧,你准备一下,我们下午就走。”

“好嘞!”赵无双蹦蹦跳跳的走了,司马嵇又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不住的摇头,“可怜的公主啊。”

庞小南带着赵无双开车回到了崖山府,而谭王正好已经到了,带着他的新婚妻子司马婷。

“你们速度可以啊。”庞小南带赵无双出发的时候,赵无双才派出报信的人,没想到谭王这么快就赶来汇合了。

“你的新婚生活幸福吗?”庞小南看向司马婷。

司马婷小脸一红,默不作声,赵如意则哈哈大笑,“你这是调戏本王的妻子啊,还当着本王的面,是不是太大胆了一点?哦,我差点忘了,你现在也是王爷了,是不是自我感觉提高了呀?”

“谭王说笑了,我这是在关心你们的幸福生活呀。”

“好了好了,你们别嬉皮笑脸的了,我想去油田和摩托车工厂看看。”赵无双急不可耐的想参观先进工业。

“不用那么着急吧?你们远道而来,我得先尽一下地主之谊啊。”

庞小南在王爷府安排了丰盛的晚餐,给赵如意、赵无双、司马婷接风,崖山知府温全伟前来作陪。

“早就听闻谭王殿下一表人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温全伟率先举杯,说起了祝酒词。

“强将手下无弱兵,梦斯特王能取得今日的成就,和手下的这些人才也是密不可分啊,好,温知府,来,干了。”

席间觥筹交错,赵如意旧调重弹,“小南啊,你看我无双妹妹千里迢迢随你来了崖山府,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把她纳入府中啊。”

庞小南一听脸色都变了,因为赵思佳佳就在身边。

“怎么回事?”赵思佳佳果然脸色一沉,目光灼灼的看着庞小南。

“弟妹啊,是这样的……”赵如意侃侃而谈的给赵思佳佳介绍起了和赵无双打赌的经过,以及庞小南如何的怕家里而不肯答应。

“你好福气啊,连公主都爱上你了……”赵思佳佳酸溜溜的说道。

“嗨,就是闹着玩的,哪里是什么爱?”

“哪里是闹着玩了,她这不是跟过来了吗?”

“哎呀,你也不想想看,她是公主,怎么可能嫁一个有妇之夫。”庞小南说话很小声,生怕赵无双听见。

“庞小南,这就是你迂腐了,不能对有妇之夫有偏见啊。”赵如意在旁边搭腔道。

“我说谭王啊,你能不能好好喝你的酒,少说话……”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来,喝酒!”

当天晚上,为了在赵思佳佳面前弥补过错,庞小南不得不在床上多交了好几次作业。

第二天,庞小南开着皮卡,载着赵无双,赵如意和司马婷,一车四人,朝黑水县去了,今天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参观油田和摩托车厂。

炼油厂倒是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当赵如意几个人看到摩托车工厂的时候,他们被先进的流水线作业给震惊了。

“哇,庞小南,这就是你说的工厂?太不可思议了。”一路上,赵如意不停的称赞,这么先进的生产力,即便是见多识广的谭王,也不曾见识过。

司马婷见到了在工厂管理的司马婕,姐妹相聚,分外高兴,聚在一起说了好多话。

“庞小南,我也想在潭州开一个类似的工厂,你看可以吗?”

谭王此行来的目的就是看看先进工厂开在自己的领地的可行性。

潭州经济发达,但都是以蚕丝、布匹、服装等轻工业为主,一是附加值低,二是技术含量不高,所以谭王一直想升级一下自己领地的产业,这次看到了庞小南的工厂这么成功,就像移植一个类似的工厂过去。

“想法倒是不错的,不过你打算怎么开?”

庞小南不想打击谭王,要开一个类似的工厂,必须要有天时地利人和,光是人和这一点,就很难达到,因为技术工人太短缺了。

“我让你帮我开,你有什么要求只管提。”

谭王心想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他只管在背后出钱出力。

“钱我知道你不缺,但是现在最主要的是人才有限,我现在这个工厂都面临人力短缺。”

“这个你不要担心,我们在开厂之前先培训一批工人吧,学费全免,还包安排工作,应该会有人来吧?”

赵如意最不担心的就是人才的问题,因为潭州最强的也是教育,历年来出状元最多的地区,就是潭州,那些落榜的优秀考生,如果愿意换个活法,不去官场来工厂,也多了一个选择。

庞小南和赵如意在一起商量了一些新开工厂的困难和解决办法,期间把总工程师公输鲁也叫了过来问了一些实际的困难,才决定了在潭州开厂的基本方案。

“你真的要开?这里面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庞小南还是想试探一下谭王的决心。

“我真的要开,不管困难有多大,没来这里之前我还心里没底,不过看过你这工厂之后,我下定了决心,以后你开什么厂,我就跟着开什么厂。”

庞小南之所以愿意帮助谭王在潭州开厂,因为所有现代化的工业,都必须多点开花,才能促进产业的持续发展,单从运输来讲,摩托车从黑水县卖到潭州,中间几百公里的距离,还是相当不方便的。

要是能在潭州设厂,在潭州把车子生产出来,再在潭州销售,利润会高的多。

赵无双对开厂也是充满了兴趣,赵如意对庞小南说:“新工厂会需要很多管理人员,我看啊,是不是让赵无双在你这里先学习学习,然后去潭州帮我管理工厂呢?”

“嗯,想法不错,不过赵无双可是公主,这种活她愿意干吗?”

“正因为她是公主,到时候管理人员会方便很多,再说了,公主怎么了,公主就应该混吃等死吗,你我都是王爷,不照样每天想事做事。”

“行,你跟她说说,她要是愿意,可以跟着司马婕去熟悉工厂的运作。”

没想到赵无双痛快的答应了,她表示会努力学习,尽快熟悉工厂的一切事物。

“谭王啊,我把王室的女人都拐到了南方,国王陛下不会有意见吧?”

庞小南心想司马婕和赵无双都来到了崖山府就不走了,这好像有些说不过去。

“国王陛下巴不得,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有什么问题我担着。”

送走了谭王,庞小南马不停蹄赶回了梦斯特王城芒克思城。

梦斯特发生了叛乱,以猴人为首的叛军占领了猴人部落的首府厚生城。

“怎么回事,狼王,我才走不久,你就捅了这么大篓子?”

庞小南有些生气,郎先平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王爷,我这也没办法,猴人们说,你占领梦斯特后大肆杀戮,把梦斯特的军队屠杀殆尽,接下来就会对所有半兽人百姓下手,他们煽动了很多民间的力量参与反叛,响应的人很多……”

“跟我说说,为首的是什么人?”

“为首的是猴人部落的猴王侯友贵,这是个狠角色,上次竞选梦斯特的国王,他是我最大的竞争者,这次他是铆足了劲,要推翻我然后自己来当国王。”

“他们的军队有多少人?”

“大概三四万的样子,而且还有很多人往厚生城集结,要是不尽快瓦解这些部队,我恐怕他们的势力会越来越大。”

“行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往厚生城去,你在这里稳定好局势。”

森特国的大军已经包围了厚生城,文义和雷西宝分别守住了厚生城的东边和西边,防止厚生城的叛军内外勾连。

庞小南首先来到了文义的账中,文义走出账外几百米迎接,“王爷,属下作战不力,还请王爷责罚!”文义噗通跪倒在地,眼中满是羞愧之色。

“文将军,现在不是道歉的时候,你起来说话。”

庞小南扶起文义,仔细的询问前线作战消息。

据文义介绍,猴人部队不是乌合之众,似乎有高人在指挥作战,兵法运用很娴熟,导致森特国军队一直没有打开局面,目前也只能围住厚生城,打持续战。

“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叛变,应该是我们还没有屠杀梦斯特军队的时候,这些猴人就已经在计划了。”

庞小南最后下了定论,侯友贵一直在预谋推翻郎先平的统治,所以才能在短时间内聚集如此多的叛军,只等郎先平丧权辱国的时候进行发力。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文义咨询起庞小南的看法,他知道庞小南对于作战比自己更有高度。

“继续给我围攻,但是不要真正强攻,保留我们的作战力量,我去崖山府调集秘密武器。”

其实攻城很简单,因为庞小南想到了金刚机甲,金刚机甲有小型核弹头装备,打下一座城池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想到这里,庞小南立即驱车回了崖山府,聚集了李易斯和陈远南,还有赵思佳佳,为了尽快稳住梦斯特的局势,他们这四个穿越小组不得不再次集结,往厚生城去了。

“小南啊,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们穿越过来本来就是为了魔力果,现在魔力果也到手了,你却开始征战世界,是不是背离初衷了?”

陈远南在车上发表了担忧的看法。

“陈会长,来都来了,你又不打算回去,我们还是让这个世界变的更美好吧。”

庞小南给几人解释了自己的做法,他这是要创造大一统的局面,只有这个世界更加的统一,那么这个世界就会更加的和平,越能给百姓带来安定的生活。

而统一世界的过程中,武力是不可避免的,所以牺牲也就在所难免。

看到庞小南穿上金刚机甲,文义有些着急,“王爷,你要亲自上阵吗?万万不可啊,要是王爷有半点闪失我,我文义万死难辞其咎。”

“放心吧,文将军,我不会有事的,你到时候见机行动,只要我们打开厚生城的缺口,你就马上率军强攻。”

穿越小组穿着金刚机甲从天而降,把守城的半兽人士兵吓的不轻,还没经过激烈的战斗,半兽人部队就溃散开来。

庞小南交代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核弹头,所以穿越小组在城墙上与半兽人部队展开了近距离的战斗,每个人都打的很痛快。

庞小南独自冲开半兽人的层层阻挠,打开了厚生城的城门,门开的一刹那,森特国大军如潮水般的涌了进去,他们已在门外守候多时。

金刚机甲部队和森特国军队里应外合,配合流畅,很快就把守在厚生城的2万半兽人大军解决了,大部分半兽人都缴械投降,小部分负隅顽抗的,庞小南交代所有人,杀无赦。

这些拒不配合的半兽人,若以后还留在军中,也是很不安定的因素,必须斩草除根。

雷西宝率领的军队,正在厚生城的西边和增援厚生城的半兽人作战,这些半兽人都不是职业军人,可以用散兵游勇来形容,和正规的森特国大军一接触,就溃败四散,雷西宝率领众将士追击杀戮,广阔的战场上到处是半兽人的尸体。

仅仅用了半天时间,猴人们费尽心思聚集来的4万多军队,就土崩瓦解,厚生城被森特大军占领,而庞小南进入了厚生城的衙门,手下把侯友贵五花大绑的押了上来。

“你就是侯友贵?”庞小南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猴人,这个一脸金毛的家伙有些苍老,脸圈的猴毛都已经花白。

“哼,我就是侯友贵,要杀要剐给我个痛快吧。”侯友贵想不到还很有骨气。

“你为什么要反抗,我看你应该有些智慧,凭我们森特大军扫平梦斯特大军的战绩,你不会有胜算的。”

庞小南坐在案牍后面,盯着侯友贵的脸,手指敲打着桌面。

“你们这些人类,妄图统治我们半兽人,我们难道会坐以待毙吗?就算是失败,我们也要搏一搏。”

“很好,现在你已经搏过了,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做?”

庞小南心里想着如何处置这个硬家伙,但是他想先听听侯友贵的想法。

“我为鱼肉,你为刀俎,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何必来假惺惺的征求我的意见?”

“王爷,一刀砍了他,少跟他浪费口舌!”文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侯友贵一直以不可一世的口气跟庞小南说话,这是没把庞小南放在眼里。

“不,”庞小南摆了摆手,“放了他,让他继续统治厚生城和猴人部落。”

庞小南做的这个决定,让侯友贵目瞪口呆,文义也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不怕我继续造反?”

侯友贵被解除了捆绑,但是他依旧不相信庞小南的仁慈。

“如果造反能让你的人民过上好日子的话,你继续造吧。”庞小南耸了耸肩,“不过你是聪明人,造反的结果你也看到了,你最好还是跟我们合作。”

庞小南看到了侯友贵的内心,虽然他野心很大,但是其本质还是为人民服务。

庞小南起身要走,侯友贵从给后面叫住了他,“等一下,吾王,请接受我最诚恳的道歉和臣服。”

侯友贵跪了下来,毕恭毕敬的给庞小南磕了三个头,这是猴人部落特有的礼节,表达的是无上的敬意。

“你起来吧,记住,你以后要服从的,是狼王郎先平的政令,我也很少会过问梦斯特的事物,除非你再次造反。”

梦斯特境内的反叛很快得到了平定,庞小南回到了芒克思城,和郎先平议定善后之事。

“王爷,你看这日后的梦斯特安全事物,是不是应该加强一下,否则等到叛军都已经集结了,那时候就为时过晚了。”

“你考虑的很对,以后我会在梦斯特境内多部署密探,把反叛的因子扼杀在摇篮中。”

创业难,守业更难,庞小南心想这次好在叛军的集合速度不快,否则对付起来是相当的麻烦。

“王爷,我看你还是不要走了,就留在芒克思城,你来统治梦斯特,才能创造稳定发展的局面。”从庞小南的几次处理事故的过程中,郎先平领悟到了庞小南的实力,没有谁比庞小南更适合安定边境。

“你少把担子扔给我,我只是代管梦斯特,这里的政权还是你的,接下来就看你的实力了,你要是个草包,到时候不用我出声,梦斯特民众会把你赶下台的。”

庞小南自由惯了,他可不想被繁冗的公务给羁绊住。

庞小南又找到了文义和雷西宝,他对雷西宝说:“雷将军,以后你的雷将军就驻守梦斯特吧,没有军队部署在梦斯特境内,我不放心。”

“王爷,我雷家军世代驻守坠魂渊,把我们调到梦斯特,是不是……能再商量一下?”雷西宝考虑的是雷将军的民心问题,背井离乡的到这陌生的地方,很多军属可能不太愿意。

“雷将军啊,现在坠魂渊已经被我们收服,你们驻守在那里还有什么意义呢,再说了,文将军的部队也在坠魂渊附近,要真是坠魂渊有事,他能对付得了。”

“这么说,文将军还是回原地驻守了?”

“文将军还是回无仙镇,那里是三地交界处,需要一支军队守护,但是文将军这次回去,只要带走2万部队即可,剩下的都交给雷将军你来统领。”

“这……王爷,我能不能考虑考虑?”雷西宝还是有点隐隐的担忧。

“军令如山倒,还有什么好考虑的。”

“我只是担心雷家军会有反感的情绪。”

“那是你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们马上下去交接军权。”

庞小南回到了崖山府,宰相特使带来了几件武器,是森特皇家部队在战场上缴获的赛恩斯国的武器。

庞小南仔细的研究了一下赛恩斯部队的先进武器,发现都是比哈利路亚星的水平落后很多的火枪和小炮之类,所以说,要打赢赛恩斯军队,没有必要研发先进的热武器,冷兵器足矣。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赛恩斯的军队也无法大规模突破森特国的防线,所以庞小南没有把研发武器的事情放在心上,因为工厂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完善。

赵无双跟着司马婕学到了很多东西,这王室的血脉果然都还是聪慧异常的,李易斯对庞小南说:“你现在的工厂又是公主,又是宰相千金,真是配置超高啊。”

“配置再高还不是你管理的好,怎么样,这赵无双你觉得如何?”

“什么如何,我可没那功夫去观察。”

“你知道我的意思的,你来了这么久了,应该找个女人了。”

“我跟你说过,我是喜欢司马婕的。”

“要不司马婕和赵无双你都收了?”

“你是让我搞老板和秘书那一套吧,你也太小看我了。”

“司马婕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我没有问过。”

“你看看你,还说喜欢人家,连人家的心意都没弄清楚。”

“我知道她喜欢你。”

“喜欢我有什么用,我天天不在这里,你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你就别操心我了,你要是没事干,就来帮我管厂子。”

“你这是什么话,我堂堂的王爷,跟你来管厂。”

“王爷怎么了,人家公主不也得放下架子吗?”

“是是是,是我架子大了,总之,我就是不来,你先忙,我去找公输鲁。”

公输鲁表示,目前工厂最大的瓶颈是原材料跟不上,比如这钢铁的部件,炼钢的原材料,总之啊,供应链是摩托车最大的短板。

“那我们应该最先解决什么问题?”

“最先应该找到丰富的铁矿石,这才是本源。”

“那好,你准备准备,我们一起去找矿。”

听到要出去找矿,公输鲁来了精神,因为他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找矿。

找矿就是探宝,要是找到一处富矿,那就发达了,更重要的是能满足自己的求知欲,公输鲁很是着迷。

稍作准备,公输鲁就坐上了庞小南的皮卡车,往小雷府去了。

小雷府的地质,据公输鲁推测,是很容易出现铁矿的,这些数据,可以先找龙根式知府了解一下。

“王爷,这是我们小雷府大致的矿石分布图,都是已知的资源。”龙根式拿出一张手绘的地图,上面标注了小雷府大大小小的矿石分布区域。

“龙知府,想不到你小雷府还有这一手准备。”

“不瞒王爷,我小雷府经济在国内算是垫底,所以我就想能不能从其他方面进行突破,我一想到王爷四处找油田,我就派人去小雷府各地寻找火油,我心想既然火油有用,那么其他的矿石肯定也有用,我就吩咐勘探队同时收集所有矿石的资料。”

“那你既然有这么宝贵的资料,为什么不着手开发矿产呢?”

“王爷,虽然我手里有这份资料,但是又何从下手呢?你也知道,开发矿产需要大量的投入,而我还不知道这矿石开采出来怎么使用,卖给谁……”

原来,龙根式只是潜意识里觉得这些矿石分布资料有用,但具体有什么用,他根本就搞不清楚。

“你真是个人才!”庞小南对龙根式竖起了大拇指。

“放心吧,你把图给我,我来教你怎么利用矿石。”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我能变为诡秘魔怪

会说话的肠粉

这个男二是反派

心象风景

转,舍,离

得了吧

暗迪一生

暗林

噬血乾坤

原创作家语癌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