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全能仙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谭王的第一句诗词,把他和司马婷的默默深情描写的十分动人,很有画面感,庞小南看了谭王一眼,只感觉这家伙不简单,文武双全啊。

“接下来谁来?”谭王看着庞小南等人。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庞小南毫不犹豫的接了一句,好在自己还知道这不多的诗词之中有采字开头的。

“好诗!”司马婕忍不住赞叹了起来,她从未听过如此有意境的诗句。

“真是好诗啊。”

“确实是好诗。”

“嗯,实乃好诗。”

除了李易斯,森特国的在座几位都对庞小南的诗句表示了深深的赞赏,因为哈利路亚星路人皆知的诗词他们并未听过,以为是庞小南即兴做出的。

“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李易斯随口接了下一句,于是,接下来的诗词接龙几乎全部落到了庞小南和李易斯的口中。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

琴声遍屋里,书卷满床头。

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

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

流水传潇浦,悲风过洞庭。

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

森特国的几个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李易斯和庞小南你来我往的斗起了诗句,根本插不上嘴。虽然后面的接龙字成了谐音字,但是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

“等等等一下,我认输!”谭王率先举起了手,表示自己退出接龙游戏。

“我也认输!”北福公主跟着举手投降了。

“你们怎么这么厉害啊?”司马婕好奇的问道。

“是啊,你们说的诗句我听都都没听过。”静心也表达了自己的疑惑,“都是你们即兴创作的吗?”

谭王手一摆:“他们这些诗句绝对是自己创作的,来人啊,赶快拿纸笔来,我要把它们都记下来。”

司马婕抓着庞小南道:“小南哥哥,快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多美妙的诗句的,我要学,我要学……”

庞小南尴尬的挠了挠头,说:“我跟李易斯啊,从小就一块长大,没事就写诗句玩,只不过我们这都是半吊子,没有完整的诗词出来,所以只能玩玩诗词接龙。”

“虽然这些诗句不完整,但是意境都十分深远,太不可思议了。”北福公主的眼神中有十分向往的神情,看的庞小南都不好意思了。

静心虽然没说话,但是看向庞小南的眼神也是充满了爱慕。

“哎呀,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们就是对着好玩的,没想到什么意境不意境的。”

庞小南之所以能够记起这么多词句,主要是吃了灵蘑和魔力果后,脑海的记忆力大大增强,以前的那些凡是看过的诗词都能随时调用出来。

纸笔上来了,谭王嚷嚷着要庞小南把刚刚它们对的诗句都写出来。庞小南对李易斯打了一拱手说:“李帅哥,还是你来吧,你知道我的字写的不好。”

“这……”李易斯虽然自小修习书法,不过这森特国的文字他也是最近才学习,没有把握每个字都写的好。

“哎呀,你们就别谦虚了,快写吧。”司马婕在那里催促道。

李易斯硬着头皮上阵,庞小南一边在旁边说,他一边写,足足过了半个小时,两个人才将刚才他们对的诗句写完,写了足足一沓纸那么厚。

这时饭菜也上齐了,谭王招呼大家落座,“好诗啊,没想到我们今天吃饭一开始,就得了个这么美好的开头,这预示着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有着美好的开始啊。”

“来,我先干为敬!”谭王首先干了杯中酒。

庞小南看了看司马婕,“诶,你们可要愿赌服输,谭王都干了。”

“哦哦哦……”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诗词接龙输了的人要罚酒。

“谭王,刚刚我们只是规定输了的人罚酒,没说罚多少杯……”

“南安侯,自古打赌就没有只喝一杯的道理,至少三杯起,还有,我们互称名号是不是有些生分了,我们还是以名字互称吧,以后我就叫你庞小南,你叫我赵如意。”

“好,赵如意,你就带个头,先自罚三杯。”

在罚酒的气氛中,酒席热闹的开始了。

静心哀怨的看了庞小南一眼:“你把我灌醉了有什么企图?”

“我能有什么企图,放心,到时候有人送你回去的。”

“没错,大家开怀畅饮,不要担心回去的事情,这煊赫楼有客房,如果实在要回家,我带了车夫过来,会把大家安全送到家的。”

几个年轻人,喝了一点酒就完全没有了隔阂,什么话都开始无所顾忌的说了出去。

“庞小南,你知不知道,本来要和我成婚的是谁?”

“还能是谁,要是司马婕没生病,就是她嫁给你。”

“现在司马婷嫁给我,对他是不是不公平?”

“此言差矣,能嫁给谭王是任何一个女人的幸福。”

“话不能这么说,要嫁给自己爱的人才是幸福。”

“爱不过是一时的感觉,生活是细水长流的。”

“难怪你能做出那么意境深远的诗词,原来对生活的感悟如此之深。”

“比你差远了,你可是谭王。”

两人早已称兄道弟的抱在了一起,庞小南感叹赵如意的酒量真是不咋地。

那边厢,北福公主和司马婕也是相谈甚欢,只是静心稍微有点拘谨,毕竟是和不熟的皇亲国戚在一起,耍不开啊。

酒宴持续到了子时,庞小南说:“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省得别人说你谭王的闲话。”

“什么闲话?”

“说你谭王还没和妹妹成亲了,先看上了姐姐了。”

“哈哈哈,确实有这个嫌疑。”

“那我们就告辞了。”

“好好,明天再约。”

“明天就不约了吧,你马上要成亲的人,事情一大把。”

“我成亲还用我亲自安排吗?你放心,这些事都有专人在弄,我只要好好享受婚前的单身时光。”

“这总归还是不好。”

“你又没事,你只不过是来贺礼的,每天不也是闲着吗?”

“哎,随你吧,我们先撤了。”

“好,明天我派人来接你。”

第二天一早,庞小南刚刚吃过早饭,下人就报告说谭王派人过来了。

“你让他先等一等。”

“小南啊,你怎么能让谭王的人等你呢?”司马嵇出言相告。

“宰相大人,我正要问你,这谭王到底何许人也,怎么这么爱玩,昨晚我们喝到那么晚,今天这么早就要接我去玩,这么爱玩,能成大事吗?”

“哎呀小南,这话可不能乱讲,八王之中,就属谭王实力最强,这森特国谁敢和他作对啊。”

“我看他挺和蔼啊,没有那么吓人吧。”

“越是强大的人,表面越是波澜不惊,我想这个道理你知道的。”

“我是真不想和他去玩,玩物丧志。”

“多少人想亲近谭王还没有机会呢,他这么看重你,你可要好好把握。”

“司马婕呢,她去不去?”

“谭王请的是你,其他人就不要去了,这是规矩。况且小婕还在睡梦中。”

庞小南出了宰相府,看到了在外守候的马车,于是就直接走了上去。

“靠,你怎么在里面?”庞小南发现赵如意就在马车里面。

“我怎么不能在里面?”赵如意笑嘻嘻的拍了拍庞小南的肩膀。

“还没到成亲的日子,你怎么可以跑到宰相府来?”

“我又没进去,路过门外怎么不可以。”

“去哪里啊?”

“去外面逛逛。”

“那不如坐我的车子去,你这车子太慢了。”

“是吗,那就拉你的车子出来溜溜。”

看到庞小南的皮卡车时,谭王惊奇的上前左摸摸右摸摸,问道:“你这是什么车子,我看过赛恩斯国的油车,也没有你这个车子这么拉轰啊。”

“我这车子当然比赛恩斯国的车子先进啦,这可是我们南方两府的特产,走,上车。”

庞小南有意炫耀一下,油门踩到了底,一阵风的开出了城,谭王故作镇定的抓着安全把手,内心已经是草泥马万马奔腾。

呲的一声,庞小南一脚急刹车,皮卡稳稳的停在了一棵大树下,谭王再也忍不住,从车子里跳了下来,扶着大树狂呕不已。

“哈哈哈哈,”庞小南幸灾乐祸道,“看样子你和大家一样,也有点晕车啊。”

“庞小南,你是故意的吧,我坐过油车,根本没有这么快。”

“我说了,我的车子比他们的车子要先进,速度当然更快咯。”

“这车子不错,我要了,你开个价。”

赵如意呕吐完之后,看清了皮卡的性能,觉得这车子实在是非常的宝物。

“现在这个车子,还只是个样品,你要的话,还得等等,我们还没有大批量的生产。”

庞小南知道赵如意不差钱,不过现在这皮卡就这么一辆,还得跟着自己东奔西走,是绝对不能给赵如意的。

“我早就听说南安侯在南方搞工业生产,原来是在生产这么先进的东西,改日我一定要去你那里看看,看看你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

赵如意抚摸着皮卡的方向盘,心里由衷的赞叹。

“好啊,随时欢迎啊。”

接着,谭王指路,带着庞小南来到了京城郊外的一处马场。

“今天的娱乐项目,是骑马狩猎。”

庞小南看到了北福公主也已经一身戎装,骑着一匹棕红色的高头大马,正徐徐走来。

“公主好精神。”庞小南目不转睛,昨天没仔细看,北福公主这一身打扮真是英姿飒爽,魅力四射。

“昨天诗词接龙输给你了,我这妹妹说要在武术上给你点颜色瞧瞧。”赵如意笑着跟庞小南解释北福公主赵无双来这么早的原因。

“看来你们赵家都是不甘人后的主啊,”庞小南赞许的点了点头,“不过趁早还是死了这个心吧,我不喜欢欺负女孩子。”

“庞小南,你别小看赵无双,她可是从小习武,无论是在马下还是马上,都不输男人家。”

“真要比吗?”

“来吧,庞小南,你不是怕了吧?放心吧,我不会把你输了的事情说出去的。”

赵无双信心满满的对庞小南喊道。

庞小南无奈的翻身上了马,赵如意喊道:“要不要换我的宝马?你那匹马一般般哦。”

庞小南摆了摆手,“不用了,拉屎不出不能怪地心没引力。”

比赛的项目很简单,一人一匹马一张弓,在规定的场地里打兔子,看谁打的最多。

弓箭只有三支,兔子也只有三只。

场地不大,大概就是一个足球场大小,比赛双方可以用任何的手段。

裁判一声令下,赵无双率先策马冲了出去。

庞小南不慌不忙的骑着马在那里溜达,同时放出了灵识,很快锁定了三只兔子的位置。

他通过脑电波交流先对一只兔子说:“你要是今天不想死的话,就赶快到我这里来,我保你活命。”

“你是谁,凭什么相信你?”那只兔子给出的答案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你这个狡猾的人类休想骗我。

于是庞小南转向了另外一只兔子,“你要是今天不想死的话,就赶快到我这里来,我保你活命。”

“你是谁,凭什么相信你?”看来兔子的脑回路都是一样的。

“凭我能和你对话!”这回庞小南给出了一个让兔子无法拒绝的答案,是啊,什么时候兔子能和人对话呢。

那只兔子犹豫了一下,又问道:“你是神仙吗?”

“是的,我就是神仙!”

于是狩猎场上出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一只兔子以极快的速度朝庞小南的马匹奔了过来,庞小南伸手一抓,就把它抓进了马儿随身的储物筐里。

场边的赵如意看的新奇,哪有猎物自动跑进猎人的手里的,他认为这是庞小南走了狗屎运,瞎猫碰到死耗子。

那只兔子进了庞小南的储物筐后,好奇的问庞小南:“神仙,你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叫我来这里?”

“你还不清楚现在的形势吗,你没看到那里有个人拿着弓箭要射你吗,你只有到了我这里,他才射不到你。”

“是哦。”兔子趴在储物筐的边缘,朝庞小南指的方向望了过去,赵无双正骑马追着一只狂奔的兔子,手里拿着弓箭随时准备射击。

还有一只兔子呢?庞小南四处张望,终于发现那只躲在草丛里的兔子。

这只兔子显然是三只兔子里面最聪明的,它知道隐藏自己的目标。

庞小南再次放出脑电波和它对话,“你要是今天不想死的话,就赶快到我这里来,我保你活命。”

“你是谁,凭什么相信你?”看来兔子的脑回路真的是一样的。

“凭我能和你对话!”这回庞小南给出了一个让兔子无法拒绝的答案,是啊,什么时候兔子能和人对话呢。

那只兔子犹豫了一下,又问道:“你是神仙吗?”

“是的,我就是神仙!”

“神仙为什么要来救一只兔子,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看来这只兔子是有点文化的。

“救你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你真的能救我?”

“快来吧,你有一只同伴已经在我这里了,你再不来,那个人射杀了你的那只同伴后,就会对付你了。”

庞小南的劝说有效了,躲在草丛里的那只兔子左顾右盼,最终还是决定朝庞小南这里跑了。

兔子也不蠢,与其被人射杀,还不如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躲,至少庞小南这里没有亮出弓箭来。

于是惊人的一幕又出现了。

一只兔子以极快的速度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朝庞小南的马匹奔了过来,庞小南伸手一抓,就把它抓进了马儿随身的储物筐里。

场边的赵如意看的惊呆了,哪有猎物自动跑进猎人的手里的,还是两次,他认为这不是庞小南走了狗屎运,而是庞小南使了什么魔法。

现在场上只剩了一只兔子,它在被赵无双紧紧的追杀,这也是那只第一次就拒绝了庞小南忠告的兔子。

庞小南储物筐里的两只兔子面面相觑,它们很好奇庞小南是怎么和它们对话的。

“神仙,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和神仙说话。”

一只兔子抬着头仰望庞小南道。

“这个你们别管了,我告诉你们,今天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我和那个人比赛,看谁抓到的兔子多,你们仨就是赌注,那个人喜欢杀戮,我不喜欢,我把你们抓到这里,等下比赛完了之后我就会放了你们。”

“那神仙大人,那只兔子你不管了吗?”

“管不了啊,他不听我的,他说他的命运掌握在他的手中,那就让他去逃过那个人的弓箭吧。”

“使不得啊神仙大人,你得救救它啊,我看它跑的快不行了。”一只兔子趴在储物筐的边缘观察着场上的态势,形势很明显,一个人骑马追一只兔子,兔子哪有马的体力好呢,加上马上的人手里还有弓箭。

用不了多久,那只兔子就会成为死兔子。

“那我再试试吧。”庞小南再次放出了灵识和那只疲于奔命的兔子通话。

“傻兔子,你还跑得动吗?”

“不用你管,你别干扰我,啊,我差点就被射中了,好险!”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拳之霸者

我家的哈士奇

月下夜神

土豆烧鸭

雷武

中下马笃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