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虞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李大牛说自己绝不会忘记,一个人要不不做出承诺,一旦做出了承诺,就要坚守到底,不能随便破坏。

苏婉清点点头,然后松开李大牛,看着满天的星光说:“这些星星会记住你我的誓言,从今到以后,永远不变。”

苏婉清说到这里,然后再次说:“大笨牛,你不知道吧,当初在潇湘楼也曾有人这么立下誓言,不过最后他违背了誓言。”

李大牛说自己不会,自己和高皇帝不相同,自己的许下的誓言,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苏婉清点点头,然后问他:“大笨牛,你会不会编造花环。”

李大牛一愣,说现在没有花,不过用干

稻草倒是可以编造一个草环。

苏婉清说草环也行,让李大牛立马编造一个,李大牛点点头,然后去厨房拿了一些稻草开始编起来。

等到李大牛编造好,将这个草环给苏婉清戴上之后,苏婉清笑着说:“大笨牛,我和你说一个传说吧。你知道为什么太祖高皇帝会起兵伐魏吗?”

李大牛说不是因为孝懿太后吗?苏婉清说不是,这个理由很少有人知道了,苏家那本笔记上写的也很隐晦,高皇帝没有被封侯之前,其实就是一个士兵,还是虎英军的一个小小士卒。

这个士卒本来就应该这平淡下去,不过有一天,命运出现了转折了。

当时武英将军初上位,为了立功,准备剿灭在骊山作乱的山贼,不过因为消息不足,于是武英将军要去亲自探听情报,当时的虎英军上下都看不起这个武英将军,认为武英将军一个女子,怎么能统帅这魏朝最为精锐的禁军呢?

当时愿意陪同武英将军前去的就只有高皇帝,高皇帝和武英将军进入骊山,两人也是艺高人胆大,直接找到山贼,然后通过山贼带路进入到山贼之中。

在山贼之中,武英将军谈笑风生,丝毫不在乎现在身处龙潭虎穴,而是在自己的营帐之中,这样的风姿让那时候的高皇帝深深的记在心中,最后在武英将军游说下,这群山贼竟然投降了。

当天晚上,在山寨营地,高皇帝喝了一些酒,就向武英将军表白了。

而武英将军拒绝了,因为武英将军已经有了未婚夫,那个统帅魏朝兵马的大元帅王长军。

当时高皇帝和武英将军说了什么,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不过从那天之后,高皇帝离开了虎英军,成为宫府的侍卫。

然后接下来的事情,李大牛知道了,迎娶了宫府的大姑娘,被封长乐侯,接下来就是遇到孝懿太后,然后掀起义旗,开始讨伐魏朝,最后平定江山。

李大牛对着苏婉清说:“婉清,你说要是那时候,武英将军答应了高皇帝,是不是会没有之后的事情了。”

“大笨牛,就算没有虞朝高皇帝,也会有其他高皇帝,当时候魏朝已经病入膏肓,非是人力能够挽救的了,高皇帝不过顺势而起,巧成大业而已。不过当时候武英将军答应了,的确可以让魏朝多活几年,不过我们肯定是见不了面了。”

苏婉清说着这里,有些感伤的握着李大牛的手,李大牛说不会,就算朝代都不同,他们也会见面,这是三世的情分,不会因为这些而又变化。

听到这个,苏婉清想了想说:“三世缘分,大笨牛,你既然还记得前世的事情,那么前世的我们究竟是怎么样的。”

李大牛看着苏婉清,心中一疼,然后将自己和她相知相恋的事情说了出来,苏婉清听着,脸上露出了迷茫之色。

苏婉清对着他说:“大笨牛,为什么你说的我似乎有一些印象,我还记的一个图标。”

苏婉清说着,在李大牛手心里面画了起来,他看着这个图标,诧异的看着苏婉清,这个是当初他们学校的校徽,苏婉清绝对不可能知道才是。

李大牛不相信三生之说,心想苏婉清会受到影响,或许是因为某些磁场的缘故,这种既视感他听人说过,有些人会突然知道许多年前的一些事情,或者梦到很遥远的地方,这都是因为磁场干扰的缘故。

等到李大牛说完,苏婉清才说:“原来果然是我上辈子欠你,这辈子来还你。”

李大牛说没有谁欠谁的,这感情的事情,又不是你对得起我,我对得起你,有时候感觉退去了,说不喜欢了就不喜欢了。

说到这里,李大牛看着苏婉清,深呼吸一下说:“婉清,你就是你,她是她,她就算欠我的,也不需要你来偿还。”

苏婉清看着李大牛的严肃的样子,笑着说:“哈哈,大笨牛,你看看你,本姑娘怎么会还你了,你又开始自恋了,羞不羞。”

李大牛也是一笑,这时候一阵风吹过,苏婉清身体不由轻微颤抖了一下,李大牛连忙将自己的棉衣脱下,然后披在苏婉清的身上说:“风寒露重,小心别着凉了。”

苏婉清点点头,看着二楼说:“再不回去的话,你家娘子就要吃醋了。”

李大牛说周霖铃可不是一个醋坛子,苏婉清听到这话,轻轻的掐了他一下,对着他说:“霖玲不是,可是我是,大笨牛,你要是再出去沾花惹草,为我们找来一些姐妹的话,你看我不把你这家都拆掉。”

李大牛说是是,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做,现在有他们两个在,自己已经很满足了,自己也是一个知足常乐的人,绝不会再贪心,若是太贪心的话,一定会有报应的。

苏婉清笑了笑,认可李大牛这话,然后回到屋里,他送苏婉清到了二楼的时候,苏婉清对着他说:“大笨牛,你似乎很久没有陪着霖玲了,要不今晚就留在这里,我去楼下。”

李大牛说这样不太好吧,苏婉清吐舌可爱的说:“霖玲将我借给你,那么我也应该还回去才是,好了,别婆婆妈妈的了,快去吧。”

李大牛只好到了二楼,敲了一下卧室的门,很快周霖铃打开门,看着他说:“相公,你怎么来了。”

李大牛将苏婉清的意思说了一下,周霖铃没有再说什么,让他进来,然后侍奉他洗漱之后。李大牛对着周霖铃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密的在一起了。

周霖铃笑着说也才十几天而已,半个月都没有。

李大牛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不是十几日,而是十几年。周霖铃一笑,询问他们在楼下说什么,

听到周霖铃这么一问,李大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自己都忘记了,忘记安慰苏婉清关于苏掌柜的事情了。

周霖铃说这件事明天也可以劝说,不用太过着急,反正苏掌柜父女又不是小孩子,不会一时间想不开的。

李大牛说自己一定要记住,前往不能忘了。

说完之后,李大牛询问周霖铃,自己这么关心苏婉清,周霖铃不会吃醋吧,周霖铃说不会,而且笑着说:“其实我还希望姐妹能多一些,能够帮相公你处理各种杂事,让相公能名垂青史,不辜负相公的一身本领。”

李大牛说这个就不要提了,关于这一点苏婉清已经说了,自己要是再找一个的话,就会闹的家里鸡犬不宁,现在自己又这两人已经足够了,三妻四妾这个还是算了,自己无福消受。

听到这话,周霖铃捂嘴笑着说:“若是相公你有这个意思的话,妾身可以劝说婉清,婉清对于妾身的话还是会听的。”

李大牛说自己真的没有这个意思,还是早点睡吧。

冬月初一,一大早上起床之后,李大牛轻轻地离开,免得惊扰到了周霖铃。李大牛到了楼下,苏婉清已经起床了,坐在大厅上,正在看书。

见到李大牛下楼,将书往后面一藏,然后小声的说:“大笨牛,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李大牛说习惯了,而且今天自己还要和苏婉清去见苏掌柜。苏婉清点点头,不在多说了,起身去厨房。

“婉清,你刚才在看什么书?”李大牛出口询问,苏婉清神情有一些尴尬的说:“没有什么,是文选,这不是要经常见娘娘,多看一些文选不是很好吗?”

李大牛也不在多问,自己在后院打了一套拳,然后去了一个热水澡就去吃早饭了。

吃完过后,李大牛就和苏婉清一起到了外面,前往古吹台。街上倒是有很多人,大家都前往内城,李大牛倒是知道因为今天要祭祀六宗,才会有这么多人。

“大笨牛,你知道六宗是什么吗?”苏婉清有一些得意的说着,李大牛说这个可不好说,在地球上关于六宗的说法很多,有说的天地四方的六合,也有说的是乾坤六子水火风雷山泽,当然还有说是天三宗日月星,地三宗海岱河,还有天地四时的。

听着李大牛的话,苏婉清笑着说:“都不是,是星、辰、司中、司命、风师,雨师。”

李大牛点点头,这边是从郑玄之说,自己也不多说什么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地中海霸主之路

新海月1

明末国贼

三头蛇王

武战苍穹

东京卫龙

我的帝国无双

录事参军

红楼之荣亲王

西边乌蒙

后汉长夜

十年卧雪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