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虞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苏掌柜当时觉得卿如这一番谈话有趣,于是就没有为难卿如,更赏赐银两给卿如,说卿如说的对,的确是自己做错了。

卿如并没有接下这银两,而是告诉苏掌柜,既然知道了,那么应该知错而改,而不是口头说说。

苏掌柜也就离开了那里,从那一天之后,苏掌柜不断寻找机会和卿如见面,最开始卿如对于苏掌柜没有什么好感,不过这一来二去,两人就情种深重了。

不过在卿如得知苏掌柜除了是太子侍读之外,还是襄国公的世子,于是要和苏掌柜分开。

卿如知道自己是贱籍出生,配不上苏掌柜这一位公侯之子,最后的结果就是苏掌柜和家里闹翻,然后娶了卿如。

李大牛听完之后,感叹苏掌柜也是一位性情中人,很多人为了权势抛去自己所爱的人,而苏掌柜为卿如抛弃了荣华富贵,甘心在当一个平凡人。

李大牛心想若是苏掌柜抛弃卿如,以苏掌柜的身份,现在肯定是六部的卿官了,等到襄国公死了之后,也将成为襄国公。

这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李大牛和苏掌柜弄了一顿午饭,然后吃完之后,再继续陪着苏掌柜聊了一个时辰,就离开这里。

在大街上继续闲逛,这街上行人都充满了笑容,经过今天的一天的狂欢,这些人似乎已经忘记了扎木赫的大军即将到来的事情。

李大牛走着走着,看着燕三少爷穿着铠甲,和一群士兵押着一个人经过。

李大牛心中好奇,上去打招呼,发现原来是在道观看到的那个土人。

“燕少爷,这个人怎么了?”李大牛好奇地询问,燕三少爷神情严肃的说:“大牛兄弟,这个人你认识吗?若是认识,我劝你早点抛清关系。”

李大牛说不认识,只是好奇为什么燕三少爷这个时候会抓一个土人,燕三少爷严肃地说:“这个就是李兄你不知道了,这人妖言惑众,为逆贼摇旗呐喊,在城中弄的人心不安,现在已经查明了,要将此贼抓入牢中,等到逆贼到了,杀了此贼来衅鼓。”

李大牛在道观听土人这么说,就知道土人会有这个下场,不过燕三少爷这个处理方式不太妥当,现在杀了这个土人,不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反而会给在城中的奸细一个生事的机会。

李大牛询问燕三少爷这个判决是谁下的,燕三少爷说是夏总督下的,他让燕三少爷先把人带去吧。

李大牛和燕三少爷道别之后,他立马前往到了夏总督府上,求见之后,过了一会儿夏明善亲自出门迎接他。

夏明善对着李大牛说:“大牛兄弟,不知道你这次前来所谓何事?”

李大牛说自己有点事情想要见夏总督,不知道夏总督现在是否有空呢?

夏明善说有空,有空,然后带着李大牛到了正厅坐着,自己前去禀告夏总督。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夏总督穿着便服,笑呵呵的走过来说:“李公子,不知道你找本督有什么事情吗?”

李大牛询问夏总督是不是下令抓了一个土人,夏总督听到这话,为难的说:“李公子,若是你是为了那人求情的话,本督劝你还是算了,本督已经将人事迹上报朝廷了,本督是在不好在施展援手了。”

李大牛说不是为了土人求情,听到这个,夏总督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下,然后询问那么他是为了什么。

李大牛说是因为用土人衅鼓的话,有一些不妥,这样不能杀一儆百,还可能在引起其他人的恐慌。

夏总督听到这话,沉吟一番说:“那么按照大牛的意思,那也应该如何?”

李大牛说这人还是先关着吧,等到平定扎木赫之后在处置,反正这人都已经抓在牢里了,什么时候杀都可以,不必急在一时。

夏总督说可以,然后询问李大牛吃过晚膳没有,若是没有吃过的话,就在这里吃,

李大牛说自己要回去了,屋里还有两人要等着自己吃饭的,夏总督点点头,也不多强求,然后感谢他来告知,要不是他说的话,自己差点办了一件错事。

李大牛说夏总督也不算干错了事情,自己是多心了一点。两人谦虚了一番,李大牛就离开这里。

回到潇湘楼,苏婉清她们已经回来了,苏婉清看着李大牛说:“怎么样?”

李大牛告诉苏婉清,若是苏婉清明天没有事情的话,他们一起去古吹台一下,他怀疑苏掌柜要做出傻事。

听到这话,苏婉清脸色一下就变了,紧紧握着李大牛的手说:“大笨牛,你别吓我,阿爹他怎么会想不开呢?”

李大牛将苏掌柜以前说的事情说了出来,苏婉清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大笨牛,我们明天去看看吧。”

李大牛说是,然后询问她们今天怎么样,苏婉清不想回答,说自己下去弄菜,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李大牛准备追上去,但是想到周霖铃也在一旁,也就停下了。

周霖铃也察觉到了,笑着说:“相公,婉清也是你的未婚妻,你去看看吧。”

李大牛点点头,然后跟着到了厨房,这时候丫鬟们都在弄饭菜,苏婉清心不在焉的指挥。

李大牛走了过去,小声的对着苏婉清说:“婉清,你没有事吧。”

苏婉清摇摇头,对着他说:“你怎么下来了,在这边,丈夫是不能下厨房的,会被人看不起的。”

李大牛说自己已经在厨房几次了,而且在陵水县就没有这个规矩,自己应该遵守陵水县的规矩。

苏婉清听到这话,轻轻捏了李大牛的耳朵说:“真软,以后要是有人吹枕头风的话,你岂不是就没有主见了。”

李大牛说自己一向没有什么主见,自己连目标都没有。

“说的也是,大笨牛,我感觉你人生没有什么理想,整天浑浑噩噩的,都是事情自己找上来才做,不会自己去找事情做。”

苏婉清轻轻的握着李大牛的手,罕见的温柔的说着。说完之后,苏婉清再次小声的说:“其实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从母亲死后,父亲就很孤独,要是因为我,他或许早就去找母亲了,两人已经快乐的在一起了。”

李大牛安慰苏婉清不要这么想,这人活在世上总是比死了好,这苏掌柜就算没有了卿如,也还有自己兄弟父母,也还有这么可爱美丽的女儿,为了这些人都应该活下去才是,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弃呢?

苏婉清听到这话,对着李大牛说:“大笨牛,等下有时间和我聊聊吗?”李大牛说没有事情,苏婉清要找自己谈话的话,什么时候都没有问题。

两人将饭菜送上去了,吃完晚饭,苏婉清对着周霖铃说:“霖玲,借你这个相公一用。”

周霖铃一笑,对着她说:“好婉清,他也是你的相公,你这么客气干嘛。”苏婉清一笑,然后带着李大牛前往到了后院。

到了后院的亭子里面,苏婉清看着李大牛,对着他说:“大笨牛,你先开口呗,难道还要我这么一个女孩子主动吗?”

他看着外面,尴尬的说:“今天的月色真美。”

“噗,大笨牛,今天是三十号,那里还有什么月色。”苏婉清笑着说,李大牛听到之后,尴尬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对着苏婉清说:“那么星光也很漂亮,婉清,你说是吧。”

苏婉清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点头说:“是的,大笨牛,看着满天的繁星,我都有一种出尘的感觉,心里什么都不用想。”

李大牛说这样真好,自己以前也喜欢躺在地上看满天的繁星,然后幻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苏婉清询问李大牛会想什么,他说不好说,很多事情都已经忘了,人真是一个善忘的东西,很多事情若是不刻骨铭心的话,不到十几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听着李大牛的感叹,苏婉清询问说:“大笨牛,若是有一天我不见了,你是否会忘了我。”

李大牛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坚定的说:“不会忘记,婉清,其实我很对不起你,我无法回报你对我的爱,我的心只有一份,就连平分都做不到。”

“这又有什么呢?在我喜欢上你那一刻,我就不在奢求什么了,这样每天和你斗嘴,取笑你一番,我就已经足够了。我要的很简单,至于你的爱,还是全心全意的去爱霖玲吧。”

苏婉清豁达的说着,李大牛听着心里却不是滋味,心想自己亏欠苏婉清的,应该怎么还呢?

李大牛握着苏婉清的手,对着苏婉清说:“无论怎么说,你都是我的未婚妻了,我绝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委屈。”

说完,李大牛情不自禁的吻在苏婉清的手背上。

苏婉清如同被雷击中,过了一会儿,才抱着李大牛说:“大笨牛,你要记住今天你说的话,若是你忘记了,本姑娘就算化作厉鬼,让你三世都不得安宁。”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砂隐之最强技师

红音也

席卷天下

荣誉与忠诚

汉臣

光棍琉璃

唐之楚

一三木头人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