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真不是大魔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真不是大魔王正文卷第795章完美道铠!这是神种。

并非他之前刻意在于良等人识海深处留下的印记,而是因为某种原因,使得自己和付兰之间产生了这种莫名的关联。

“是风林火山大阵,本源之鼎的缘故?”

付兰身上出现的这一幕,对于李云逸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他之前,还有熊俊洪焘等人,李云逸也隐隐发现了其中一些关系。

和大道有关。

如付兰识海里的道文。

虽然它是自我凝聚而成,但之后的淬炼简化,自己的神念都有参与,并且就在本源之鼎里进行,难免会沾染上风林火山大阵的些许气息。

当然,只是这些或许还不够全面。

“还有信仰之力,命运规则。”

李云逸望着神阙宝穴内的仙台,心生明悟。

显然,付兰和他之间之所以会产生如此关联,是各种因素叠加的结果。正如他神阙宝穴内的仙台一样,在它诞生之初,或者正如谭扬之前所说的魂修一道,但是现在,随着自己涉猎驳杂,其中一些莫名变化,恐怕已经无法用常规的理由去解释了。

更何况,对于自己体内的一些东西,就连李云逸自己也都一知半解,不甚熟悉。

不过,他并未因此纠结。

存在即是真理。

至于它究竟是何原因诞生,不重要。重要的是……

它究竟作用如何。

李云逸并没有因为体内的变化失神太久,下一刻,目光已经再次落在身前已经苏醒的付兰身上。后者刚才本能失语的那句“先祖”,已经足以证明,自己神阙宝穴里的光影,对付兰来说的确是有作用的!

是的。

确实有。

并且,效果甚至比李云逸想象的还要惊人。

只是一会儿功夫,付兰望向自己的眼神,狐疑尽除,将它们替换的,是满满的恭敬和……

信赖!

李云逸看见过这种眼神,就在巫神教那些核心教徒的眼中。

“绝对的信任!”

“誓死追随!”

李云逸不由一挑眉,对这一幕感到意外和惊讶,一道杂念在心头闪过。

“早知如此,就是给他完整道文,似乎也没问题?!”

感受着付兰眼底的狂热,李云逸心起涟漪,但很快,这一想法就被他掐灭了。

以付兰当前表现出的对自己的崇敬和狂热,自己或许无需担心他会把道文存在的秘密说出去。但,这并不代表这一秘密就会永远无人知晓了。最起码,付兰因为来到自家南楚而突破圣境二重天,甚至突破圣境三重天的事实无法掩盖,必定会受到很多人的察觉和关注,第二血月定然也在其中。

所以。

关于完整道文,此事还要从长计议,何时暴露,需要一个极其完美的机会才行。

李云逸默默思索,心境恢复平和,而与此同时,付兰还沉醉在体内的持续变化中无法自拔。如果是其他时候,面对如此机缘,他早就沉心闭关,不问他事了。

可是现在,李云逸在前,他哪能抛却对方直接闭关?

“王爷……”

付兰开口,而这一次,他的言语里已经充满了对李云逸的恭敬,更有无数困惑萦绕心头,无法解开。可是,正当他欲要求教之时,突然……

咔嚓!

一道清脆的炸响在这静室突然响起,李云逸和付兰立刻精神一振,眼瞳齐齐一凝,落在……

他自己的身上。

恰好看到,付兰身上,一片残破的铠甲碎片剖离,落在地上。

将甲崩裂?!

这一幕,立刻吓了付兰一大跳。

不对!

我的状态正在持续蜕变,从未有过这种舒爽的感觉,按道理说,自己身上的神佑将铠也应因此而恢复,怎么……

李云逸也是眼瞳一凝。

直到下一刻……

嗡!

月光显化!

一道月光从付兰身上刚才将甲碎片剥落的地方透出,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月光凝化,一片皎洁纯白,且透彻的甲片重新凝固,澎湃的气息荡漾而起,当付兰的神念忍不住落在它上面,突然,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

“九层灵光?!”

“这是……完美将铠?!”

咔嚓!

随着付兰忍不住身体颤动,他身上原本的将铠崩裂的更加厉害了,一片片的从身上剥落,但随即而生的,是一副崭新的铠甲,与血肉交融,更同真灵合一,层层灵光交织生辉,足足九层之多,朝他身上各处疯狂蔓延而去。

九层灵光?

李云逸看到这神奇的一幕,眼瞳立刻一凝。

付兰体内的变化,引发了他身上将铠的蜕变!

神佑天将,身上的铠甲也有差别?

这一点倒是让李云逸很好接受,毕竟,修炼界不同的分级很多,同为神佑天将,和上古妖灵之间契合度和共鸣层次的不同,将铠有所不同也很正常。

让他不安的是……

付兰这次的蜕变,会让他身上的将铠演化到何等层次?

毕竟,对于付兰来说,这九层灵光萦绕的将铠只是体内力量本源蜕变自我形成的变化,可李云逸知道,它的诞生,绝非那么简单。

这是道铠!

真正的大道之铠!

因为付兰体内简易道文的存在,它的本质赫然已经超过了巫族自身的桎梏!从荡漾的九层灵光上,李云逸更隐隐看到了简易道文的痕迹。

“他不会因此直接塑造王铠,成就神佑王者之位吧?”

从太圣谭扬,乃至于良等人的口中,李云逸深知神佑王者对巫族来说的特殊意义和重要性。

也同样知道,若是付兰因此成就神佑王者之位,将会引发一场怎样的波澜。或许不如直接暴露神文强烈,但对于巫族来说,恐怕差不了多少了。

毕竟,神佑王者,才是巫族真正的未来。于良之所以被如此看重,不正是因为他拥有了成就神佑王者的潜力么?

想到这里,李云逸立刻紧张起来,眼瞳眯起。甚至有杀意暗藏。

无论如何,哪怕付兰去死,也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而好在……

情况并没有李云逸想象的那么麻烦,而巫族神佑王者,似乎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诞生的。

呼!

当月光倾洒,荡漾灵光层层而生的铠甲蔓延至付兰的脖颈处,终于停了下来。

头颅未及,还是神佑天将范畴!

“还好。”

看到这一幕,李云逸忍不住舒了一口气,眼底寒芒渐渐收敛,仙台上,真灵闭上双眸。

就在刚才,他差点就要出手了,利用真灵湮灭付兰神魂的方式将其秒杀!

李云逸隐隐感觉到,当付兰的灵魂之影出现在自己的神阙宝穴内,仙台之下的时候,自己已经可以随意掌握他的生死。只是是否可以真的做到,他还从未尝试过。

而这一次,他又一次“错失”了机会。

“王爷!”

这时,付兰也终于从震撼中醒来,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李云逸,如在梦中……

不!

昏迷之前,自己还只是一个身负重创,甚至连是否能再次恢复巅峰状态都不敢奢求的废物,可一觉醒来,不仅自己身上的伤势恢复了,甚至还因祸得福,将铠蜕变,演化至上完美?!

就是做梦也不敢这么想吧?

李云逸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

付兰望着李云逸,难掩心头兴奋,双眸亮的惊人。因为他赫然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真灵的蜕变,月光倾洒下,月兽真灵振奋,气息澎湃惊人,隐隐已经……

达到了蜕变的边缘!

“圣境二重天?”

“我马上就可以突破圣境二重天了?!”

伤势恢复。

根基蜕变。

将铠晋升。

甚至,自己已经临近圣境二重天之列,只要稍作努力,就可以随便踏入其中……

无数惊喜就像是不要钱一样扑面而来,让付兰如何能够淡定?

不能!

而且他知道,今天他身上发生的这一切,定然都来自于眼前的李云逸。毕竟,这静室里除了他之外也没有其他人了。

震撼!

不解!

震撼的是自己身上的变化,而不解的是……

李云逸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疑惑伴随巨大的惊喜在喉头不吐不快,可李云逸比他的动作更快。

“新的将铠提升如何?”

将铠?

纵然付兰心里的困惑再浓烈,当李云逸这一句询问道出,付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甚至,他的嘴巴快过了他的头脑,道。

“多谢王爷厚赐!”

“属下感觉,这完美将铠至少能将属下的实力再提升五成!”

“若是突破圣境二重天,具现图腾,与将铠相融……属下有把握,力抗那沼魔恶蛟!”

付兰神色激动,无比亢奋。如果说他第一句只是在回答李云逸的问题,那么紧接着后面的话语,就是对不远未来的憧憬和自信!

具现图腾。

融合将甲?

李云逸眼底精芒一闪,从付兰这句话中,隐隐明白了巫族圣境二重天和一重天相比的变化,默默记在心里,脸色平静,道。

“那就好好修炼,争取快些突破。”

“本王用洞天秘术,借大道之力帮你梳理内外,看上去效果不错。但未来如何,还要靠你自身的努力。”

“亦希望,你能无愧于本王今日辛苦,突破之后,能多为我南楚做些事。如今大局,圣境一重天,已经无法发挥出多大作用了。”

李云逸的话音充斥浓郁的期许扑面而来,付兰眼瞳立刻一震。

洞天秘术。

大道梳理?!

李云逸为了自己,竟然付出这么大?

不过,也对!

若不是付出极大,自己又岂能得到如此巨大的好处?

“属下明白!”

“王爷之情,属下没齿难忘!愿唯首是瞻,追随一生!”

砰!

付兰双膝跪倒,以头抢地,这绝对是最高级别的大礼了。低垂的脸上,更充满无尽的激动和虔诚,充分表达出了自己此时真实的内心。

哪怕,李云逸这些话并没有完全解答他心底的不解。

但。

这重要么?

不重要!

洞天秘术,大道梳理……这八个字已经足以让他心神震荡,再加上灵魂深处不知不觉印刻下的烙印……

“从今天开始,我这条命,就是南楚,就是王爷的!”

轰!

铮铮誓言掷地有声,传荡在这狭小的静室里,经久不停。而感受着付兰扑面而来的激动气息,望着神阙宝穴仙台之下,月光照耀,和付兰模样相同的那张脸越发清晰,李云逸……

终于笑了。

今天,收获不错。

但。

还不是全部!

李云逸抬起头,望向墙壁,神念轻而易举破入其中,看到,一道和之前付兰相仿,同样躺在地上一脸痛苦挣扎的身影,眼底一抹精芒闪过。

是王显。

而视线越过王显望向远处,还有……龙陨丁喻肖狐……

今天,注定是忙碌的一天。

……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永恒昊阳

独眼雷霆巨人

宇宙界皇

江流幻晨

从前有位剑仙

白鸽歌

大元素使

传说级咸鱼

穿越都市再战

尘封之雪

战无止境

修行的鱼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