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寒门嫡女有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寒门嫡女有空间

稻花回府的当天傍晚,颜致高、颜文修、颜文涛、颜文凯四人下了衙就直接回府了,跟着来的还有萧烨阳。

萧烨阳这是头一次登颜家在京城的府邸,为表重视,给颜家每个人都带了礼物。

韩三姑娘和韩四姑娘都没走,看到萧烨阳送到韩欣然这边的礼物,都不由睁大了眼睛。

送给颜文修的是湖笔、徽墨、宣纸、端砚,文房四宝送了个齐全。

送给韩欣然的是一套待客用的琉璃茶具。

就是还在襁褓中的颜明远也得了一个上好的羊脂玉佩。

韩四姑娘叹道:“都说平亲王府家的小王爷和颜家亲近,如今我算是见着了。”

韩三姑娘凑到韩欣然身边,好奇的问道:“二姐姐,那位小王爷是不是真如传言的那般狂妄傲慢呀?”

韩欣然摇了摇头:“我嫁进颜家的时候,小王爷和文涛、文凯已经去北疆了,并没有见过他。不过,他能和相公他们走得近,想来并不如传言中的那般。”

韩四姑娘眸光闪了闪,心中很是不以为然,颜家能这么快起来,不就是得了那位小王爷的势吗,就算那人再狂妄傲慢,颜家为了往上爬,也会好好伺候着的。

“行了,赶快收拾一下,今天大妹妹回府,老太太那里肯定是会有家宴的。”

提起稻花,韩三姑娘就想到她那明艳的容颜,有些酸溜溜的说道:“二姐姐,颜大姑娘可比我还要大几个月,今年该17岁了吧,她现在都还没定亲,莫非颜家想用她来攀高枝?”

韩欣然沉默了起来,对于这事,她也问过李夫人,可惜,被李夫人给挡了回来,她也不清楚家里对大妹妹有什么安排。

韩四姑娘笑道:“以颜大姑娘的容貌,就是进宫也是使得的,也许......”

“住口!”

韩欣然突然喝止住了韩四姑娘,面色严肃的看着家里的两个妹妹:“这样的话不许乱说。”

韩四姑娘面露不愉,撇了撇嘴:“二姐姐,不过是我们三姐妹在说体己话罢了,你干嘛这么严肃呀?”

韩欣然皱着眉头:“刚刚那话是可以随意说的吗?你们要在这么口无遮拦,我日后是不敢在让你们来串门了。”

韩三姑娘见韩欣然是真的生气了,连忙打圆场:“二姐姐,是我们错了,日后我们不说就是了,你别生气了。”

说完,快速给韩四姑娘使了个眼色,让她服软。

如今颜家可是京城新贵,韩家无论如何都要交好。

而且,长辈们已经和她漏了口风,说颜家三公子不错,有意想把她说给他,这个时候,可不能和二姐姐生分起来。

韩四姑娘不情不愿的道了歉。

韩欣然看了两人一眼,想到自己是姐姐,到底没好和她们一般见识:“记住你们是韩家的姑娘,外出做客,莫要失了伯府脸面。走吧,随我去老太太院子用晚饭。”

......

老太太院子。

看着萧烨阳恭敬的回着颜老太太、颜致高、李夫人提出的各式问题,一副新女婿头次上门见家长的模样,稻花坐在一旁的好笑得不行。

萧烨阳注意到稻花的小动作,时不时的瞪她一眼。

“咳咳~”

颜文修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眉来眼去。

稻花立马收敛,笑看着颜文修:“大哥,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考中二甲进士,顺利进入翰林院入职呢。”说着,起身行了一礼。

颜文修笑道:“你我兄妹,无需这般客套。”

稻花笑道:“我为大哥高兴嘛,对了,大哥,你进了翰林院还习惯吗?”

颜文修‘嗯’了一声:“除了有点忙,其他的都还好。”

稻花面露恍然,难怪大哥不知道大嫂老是往娘家呢。

就在这时,韩欣然带着韩家两位姑娘过来了。

见韩三姑娘、韩四姑娘竟还没走,稻花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颜怡双注意到了,立马说道:“这已经是韩三姑娘、韩四姑娘第二次留宿咱们家了。”

稻花凝眉:“韩家也住在内城,好好的干嘛住咱们家呀?”

颜怡双耸了耸肩:“这我就不知道了。”

颜文修似乎也没料到韩家两位姑娘没走,今晚是家宴,家里显然没有要分桌吃的意思,韩家虽说是亲戚,可到底不怎么合规矩,尤其是,烨阳还在呢。

韩欣然见大家都看着她们,顿时笑道:“明远舍不得两个姨娘,老是闹腾,我就把两个妹妹留下来了。”

韩三姑娘、韩四姑娘有些不自在的低着头,她们没想到老太太这边竟这么多外男,都不由羞红了脸。

李夫人听了韩欣然的话,脸就沉了下来:“既然明远闹腾,今晚就让他在正院睡吧,免得他吵到两位姑娘。”

这老大媳妇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竟拿孙子来当借口!

韩欣然愣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就见李夫人示意身边的婆子带走了儿子,赶紧说道:“母亲,怎好劳烦你看着明远呢,还是我......”

李夫人打断了韩欣然:“你要照顾你家里的两个妹妹,哪有时间照顾明远,还是我来看着孩子吧,不用再说了。”

韩欣然不知道李夫人为何生气,求救的看向颜文修。

颜文修看了看李夫人,母亲很少生气,尤其是家里还有客人的时候,这段时间他忙着熟悉翰林院,忙着熟悉京城,时不时的还要去看看董家和周家,家里的事他关注的就少了,莫非韩氏做了什么母亲忌讳的事?

“好了,饭菜已经摆好了,吃饭吧。”

颜老太太出声打破了沉默。

稻花笑道:“不知道两位韩姑娘要留下来吃饭,还是让丫鬟们把屏风搬出来吧。”

听到这话,韩欣然总算是知道自己哪里惹到婆母了,都怪她疏忽,刚刚只顾着看小王爷送的礼物去了,忘记和婆母说一声两个妹妹要留宿的事。

很快,下人们就搬来了屏风,男女分桌,大家开始吃晚饭。

晚饭后,稻花陪着老太太消了一会儿食,等老太太洗漱休息了,才回了自己院子。

经过正院的时候,看到韩欣然恋恋不舍的从里头出来。

在古代,婆婆拿捏儿媳妇的手段有很多,其中一种,就是抱走孙子。

稻花看着韩欣然,想了想,走了过去:“大嫂!”

韩欣然见是稻花,勉强扯出一丝笑容:“大妹妹。”

稻花:“明远睡了吗?”

韩欣然点了点头:“睡了。”说着,面露不舍,“这还是我第一次和明远分开。”

稻花沉默了一下:“大嫂,你嫁入颜家已经有段时间了,应该知道娘不是个喜欢为难人的,她今天这么做,你该好好想想自己的原因。”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我家的猫是大明星

会潜水的草莓

透视狂医

多笑天

情途官路

皓月晨阳

万事如医

自在观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