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游戏王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敌军的数量果然如人所料,并不算多。

仅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负责偷袭的敌人大多数是以十人左右为单位,掩藏在普通的民居或者建筑物当中,手持诸葛连弩进行出其不意的射击。

这一方面证明敌人的大部分的防守力量确实都已经被派到了城外的军镇当中,另外一方面则说明诸葛连弩这东西毕竟不是火炮,即便是以诸葛亮的能力,也没办法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批量打造太多。

想来也对,像是林疋那种深谙现代工业体系和武器打造技术的人放到哪个世界里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总不能指望这种从头摸索建造的武器能比火炮造的还多。

林疋所面临的是当代生产力的发展滞后问题,技术手段和铸造工艺都在他的脑子里,而诸葛亮面对的则是需要摸索建造方法的问题,二人同样困难,只是难点却并不一样。

然而这诸葛连弩仍然给大军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似乎是小队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居然产出了步枪和火炮这种东西,而导致系统必须提升难度应对一样,这些诸葛连弩的威力大的吓人。

平均每个连弩都要杀死至少三个敌人之后,才会完成自己的使命。

诸葛连弩威力强在连发,但有效射程却不比弓箭更远,因此这种巷战正适合它的发挥。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霍志和秦风所代表的进攻一方,一直是在用人命和手榴弹去交换对方的弩箭。

只看哪边先消耗殆尽罢了。

到处都在死人。

在霍志和秦风的严令之下,所有进攻一方的兵士不得不开始考虑手榴弹即将不够用的问题,除了在推进的过程中缴获那些连弩然后和敌人对射,剩下的便只能依靠随身携带的步兵盾牌,以及就地取材的遮挡物。

说起用盾牌去抵挡诸葛连弩的弩箭,在冀州城外的时候,即便是用以防止骑军冲锋的竖盾,似乎也没有办法抵挡诸葛连弩的威力,但在此时那些弩箭的威力却要小上不少。

如果不是这样,那位最先盯着门板冲进院落的百夫长,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活下来。

果然没有了小队成员的掺和,连弩的威力也终于回归了基本的水平。

只要掌握了相应的方法,那么连弩也不是完全无法应对。

四个方向的大军不断向着中央部分收缩,虽然进展依然不快,但己方兵士的死伤人数增长,已经回落到正常水平之上。

这至少说明了前线已经稳住了阵脚,而那些万夫长千夫长甚至百夫长们,也终于找到了合理的应对之策。

天早就已经黑了下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虽然己方大军死伤惨重,然而前方捷报频传,距离郡守府也就是那座“帝王行宫”最近的一部兵士,距离目标位置仅剩下两条长街的距离。

越到此时越是要稳扎稳打。

“差不多了,我们过去吧。”霍志对一旁的秦风说道。

秦风点了点头。

城南方向,大军开拔,沿着中央原本应该是最为繁华的那条宽阔大道,向着远处那座雄踞在黑夜之中的建筑缓缓走去。

马蹄声与脚步声混杂在一起,在黑夜当中极为扰人,只是现如今的涿州城早已人去城空,这些声音便也成了这方天地里面唯一的声响。

大军走的不急不缓,自然是在等待着其他部队反馈来的情况。

军中的兵士们整齐划一的沉默前行,只有火把的光芒照耀着他们有些坚毅的面庞。

数年的战争纷乱终于要在此刻终结于他们的手中,任谁想到这里都会有些慷慨激昂吧。

当大军跨过最后一片民房覆盖的街区后,其他方向的己方兵士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各自结束了自己一方的战斗,同样占据了四周的有利地形,彻底将郡守府合围当中。

霍志和秦风听了一下来自各方万夫长的回禀,面色凝重。

为了将城中的敌人扫除干净,己方付出的代价出人意料,用十不存一这四个字形容最为恰当不过。

不得已,霍志又将原本跟着自己的四万大军拆散到郡守府各处,补充防守力量,以防敌军暴起突围。

仗打到这个份上,其实刘备已经彻底的输了。

如果城墙还在敌人的控制之下,那么利用涿州城中广阔的土地,在里面休养生息做个闲散的城主问题不大,想要逐鹿天下就有些天方夜谭了。

大概己方的阵营之中谁都想不到,这涿州城中不光敌军人数稀少,百姓更是一个不剩,那么从实际情况来看,其实早在四个城门外的军镇被大军攻克之时,这场战争的胜负关系,便已经没有悬念了。

相比于涿州城来说,郡守府显得无比渺小,可单就这个建筑本身,却已经是仅次于洛阳皇宫的存在,更是比幽州的刺史府大了不知道多少。

然而郡守府再大,对于其中的刘备、公孙瓒和诸葛亮三人来说,也就是个大点的棺材,霍志和秦风二人甚至不用派兵攻打,只需要将郡守府这么围着,一两日还看不出来,十天半月之后,里面的人只怕就要疯了。

事实上霍志和秦风也正准备这么做。

他们作为历史上的人物,并没有现代人那样做事不留余地,给刘备和公孙瓒两个人留下最后的体面,这是作为胜利者应该展现出的姿态。

“传令大军,就地扎营!”

“就地扎营!”

“就地扎营!”

……

那些兵士们虽然心中疑惑,但依然毫无阻滞的执行着主帅的命令,等待着最后冲锋,亦或者是胜利的消息。

……

秦风和霍志二人大概永远都不会想到,一旦大军跨过了郡守府的大门,这里的景色便会和外面大相径庭。

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依然是一个足以骗过普通人的结界,将郡守府内外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此时的刘备正坐在龙椅之上,一脸悲哀。

公孙瓒面容凝重,略带一些烦躁,看着刘备欲言又止。

“我不明白为何这场仗要这么打。”良久之后,刘备终于还是开口了,只不过他的嗓音沙哑,像是荒漠上风干的树皮。

“我也不明白!这事情不得问你的军师吗?!”公孙瓒一说到这里便有些来气,语气有些不善。

“罢了,事已至此,我二人又能如何?”刘备摆了摆手,似乎已经放弃了去探寻的欲望。

“你这大耳贼怎说如此伤士气的话来,待我领这皇城中的白马义从,冲出去和敌将拼了,未尝不能东山再起!”公孙瓒冷哼一声。

刘备没有纠结公孙瓒称呼自己为大耳贼这“大逆不道”的举动,缓缓开口说道:“我一生奔波,到此时确实已经累了,公孙将军若有心,自己带着甲士冲出去便是,恕刘某不能奉陪了。”

“哎!”公孙瓒不再劝他,重重叹了一口气,夺门而出。

“把我的酒端上来。”刘备吩咐身旁伺候的太监说道。

刘备端着早就为了自己准备好的鸩酒,心中颇为感慨。

城中持弩的甲士,是他麾下仅剩的精锐部队,不禁是这些人,留在冀州刺史府中的那些甲士也是。

只是到了现在,他也仍然不知道那个自己亦师亦友的卧龙先生心中所想,脑海中尽是闪过关张赵马等将的面庞,想起那些共同杀敌的戎马生涯,再想想,或许还有桃园七结义,或许也有齐贞和梁思丞,还有自己那织席贩履的贫苦日子。

或许值得,或许不值得,但是这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

下属尽皆能降,可一国之君不可降。

他复而再叹息一声,将手中的鸩酒一饮而尽,脸上倒不是那种对于世事的不干,却反而透着一股洒脱的淡然。

什么匡扶汉室,什么拯救黎民,这个时候都不重要了。

他追思着过去,回忆着过往的生命,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就此死去。

另外一边,公孙瓒缓步来到拱卫皇帝的禁卫军营内,那里的将领们应该早就在此等着他了。

这些人是自己当年亲手带出的白马义从,战力彪炳,即便是数倍于己方的兵力,这些人也能一战。

白马义从一直有人数从不过三千,过三千则不可敌的说法。

而在齐贞和小队成员之前刻意的扶持之下,这白马义从的队伍居然达到了三万人!

只不过在连年的战争中,白马义从的数量急剧消耗,补充起来又难度太高,因此后来剩下的,也就变成了皇帝的禁卫军,彻底销声匿迹。

这仅剩下的一万人所负责的,就是皇帝陛下的生命安全,这并不代表他们的战力有所减弱,相反的,这些人的身上都配备有最新的诸葛弩,无论是从各个角度来看,这一万人,才是这个天下间最为强大的战力。

而最重要的一点则是,这些白马义从从不受刘备和诸葛亮二人的钳制,完全就是他公孙瓒的亲兵!

公孙瓒在燕朝的职位很多,包括不限于大学士大将军,司马司徒等要职,其中最不起眼却也是最重要的,便是禁卫军都统!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活人炼狱

芬达橙汁味

九零后天师

王者鉴明

神厄试炼场

梵甄甄

我变成了一只金雕

江湖人称雕兄

无限位面之绝对追杀

刀尖上的惊雷

网游天刀之绝世唐门

夜宿花间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