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末世之我修了个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毫无例外下这三人直接被扫出去好远,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三人口中均噗噗吐出鲜血。

同时似受到了不小的重创,他们在被扫落地的瞬间,就见房公捂着自己的胸口不停咳嗽起来,并且还伴着强烈的喘息声。

三人中只有房老幺的伤势最轻,他是最后一个冲上去的,大半的攻击全部被房公和房回春二人给挡了下来。

不过他多少也受了些伤,不然也不至于会口中吐血,他挣扎着起身向那二人走去,“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样了!”同时他眼中充满了担忧。

场中,程素无比的冷静,‘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速战速决!’

而那边,花应龙看到房公三人都受伤后,一个阴毒的计划也在他脑中闪现。

手中那把斩杀了段青的长剑突然出现,他想也不想的直接就向三人所在地方窜去。

房回春只感觉一道凌厉的杀气向自己这边袭来,他在大骇的同时,一把拉过快要来到跟前的房老幺,随即就被一柄锋利的长剑刺入了腹部。

“二哥!”

被拉得一个踉跄的房老幺回过神来,当看到腹部被一剑刺穿的房回春时,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

他顺着腹部的那把长剑看去,看到的是花应龙那张非常冰冷的脸。

他花应龙怎么敢!

“你不配做我们青城门的门主!”房老幺说着手中也多出一把长剑。

长剑出现的瞬间他就举剑向花应龙挥去。

原本他的修为就低于花应龙,花应龙是筑基高阶修为,而他只是筑基中阶,虽然刚才被那火红如血的衣袖扫过,并且有大半的攻击被房公和房回春给挡了下来。

但他房老幺多少还是受了些轻伤,此刻和花应龙对上,只一个照面输赢立分。

就在花应龙的长剑将要刺向他的刹那,地底突然窜出一根有成人手臂粗壮的金色藤蔓来。

藤蔓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直接缠绕上花应龙的长剑,然后沿着他手中的长剑速度极快的又缠上了他的胳膊,再然后就是身子、

直到花应龙的整个身子动弹不了也才作罢。

见到被藤蔓束缚住的花应龙,一旁的白甲子也出手了。

只是他对这藤蔓发出的攻击感觉就像是在挠痒痒,根本伤害不到藤蔓丝毫。

‘这就是筑基期修为和金丹期修为的差距吗?!他筑基巅峰修为卯足劲的攻击竟然连对方金丹期修为的一个术法都破不了。’

这越发让白甲子下定了要得到程素身上法器的决心,或者她身上也会有什么适合自己修习的术法珍藏也说不定。

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得先弄到悍修东方霖的宝藏。

为了弄到那宝藏,他可是作了很久的准备、

而场中就在局势快要大定时,突变出现了。

一道金色光华闪过,结界里突然多出一个人来,是个穿着奇装异服并且鼻子鹰钩的男人。

飞鹰从竹屋空间里一出来就飞快的来到了程素的身旁,加入了战斗。

看着眼前突然多出来的一个金丹期修士,东方霖心中一惊。

‘又是一个金丹期吗?’

他深锁眉头,默然不语,手中的攻击却没一丝停顿,几次攻击下来他也看清了这个金丹者的身份。

原来这个突然出现的金丹者的真身竟然是个木偶。

他随即想起万年前他无论怎么要求那孽畜将木偶术的制造方式传导给他,可任凭他怎么要求那孽畜,那孽畜就是不答应。

而现在这孽畜竟然会为了一个刚刚才认识不久的人使出木偶术!这怎么不让他内心感到气愤!

程素挥舞着神剑古突左挡右刺。

逮到机会猛的一下斩在了东方霖玄这金色的防护盾上面。

于是和程素那暗绿屏障破碎时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

‘糟糕!护盾破了!’东方霖的瞳孔一缩,

在将玄金防护盾收回储物袋之际,他特意在上面看了一眼,这个金色似圆环的法器上面有个缺口,正是刚被程素劈砍的那一下造成的。

“找死!”

他咬牙切齿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倒不是因为这法器被程素破坏而生气,而是因为刚才那一瞬如果没有这法器护着,恐怕他现在已经身首异处。

他是着时被程素这挥出的一剑给骇住了。

随即他身上的火红长袍无风自鼓,很明显他要发起夺命攻击了。

而有个人的速度却比他更快,在他还没完全酝酿好之际,就见一道金光以迅雷之势快速的击中了他,并且这金光以闪电般的速度没入进他体内。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待他要追查体内这道金光时,这金光已经在他体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金光入体即散,短时间内想要将之找到并且压制住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知道不妙,东方霖在金光入体的瞬间,对方挥起的古突也再次对他劈下,目标正是他的面门,大骇之下,他出手成抓隔空往房公那边抓去、

就见房公像是被人提留起来的小鸡一样直接飞到了他的手中。

房公的脖子被他狠狠卡住,只要他稍稍用力,房公的命也就交代在了这。

程素在古突要劈到东方霖的刹那,看着那被迫挡在他面前的房公,她这注满灵力的一剑并没有收住,而是直接擦着东方霖的耳廓过去,力击到他身后的结界上。

随即卡擦一声、、

那泛着淡淡红光的结界应声而裂、

见此,东方霖想要快速的再次出手,打算抢在自身气息暴露前击杀程素,却被全身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给打断了攻击。

他没料到程素竟然会不顾及这个为她挡命的老者生命,而就在他要捏断老者脖颈的刹那,却全身突然发出一道疼入骨髓的巨痛。

他被迫的放开了老者。

老者在落地的瞬间,迅速被一根从地底钻出的藤蔓给裹卷住掠到了一边。

此时他要再出手已经不可能,一是因为身上的巨痛并没有消失,反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就仿佛下一秒他就会死一样。

另一方面是结界破碎,他要是再发动攻击运用灵力,很快就会被上头上些护道者察觉。

他没想到原本这次稳操胜券能够得回竹屋空间以及那头孽畜的事,没想到最后他自己会深受重伤,并且还极有可能引得气息外泄。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军痞老公,深入宠!

幺果子

踏星

随散飘风

末世幸福攻略

简红豆

侏罗纪恐龙霸王

鹏荜生辉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