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金币即是正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过换个方向想想,如果精灵族内部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的话,那么肯定就代表一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和意见,声音和意见越是多,越是复杂,那么就代表越是能够找到愿意和人类沟通的那一部分。就好比这个伊戈,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开放派,而不是他口中那些可能有些敌视人类的精灵族嘛。

“对了,话说回来,你还没有说你们精灵一族……现在究竟是怎么情况呢?”

爱丽儿小心翼翼地把话题转回来。

车顶上的伊戈再次停顿了片刻。

在这个停顿的时间里面,啫喱看了看爱丽儿,又看看旁边的达克,忍了片刻之后,轻声说道:“市长先生……好像真的很执着啊……”

达克抬起手指在嘴唇前比划了一个“嘘”。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车顶上的精灵终于不再沉默,缓缓说道——

“一千多年前,精灵族和人族,矮人,巨人,兽人,人鱼,天空行者,血族等等所有黄金大陆上的种族一起,将魔王封印,这件事情你们人类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爱丽儿想了想后,说道:“魔王被封印的事情我们人类很清楚,迄今为止,我们的纪年都是以魔王被封印的那一年开始算起的,现在已经是1304年了。只不过,除了人类之外竟然还有那么多的种族一起参与,这一点我倒是不清楚。”

车顶上的声音再次停顿了一下,说道:“原来……不知不觉已经一千三百多年了呀?一千三百零四年……你们人类还真的是将这个年份记得非常清楚。或许对于我这种长寿种族来说,很多时候都会忘记了岁月吧。”

爱丽儿不说话,防止自己一开口打断这个精灵的思路。

过了片刻之后,精灵再次说道:“在那场战争中,许多种族与魔王决战,最后虽然成功封印了魔王,但是很可惜的是,黄金大陆上的其他种族也是受到了许许多多的重创。”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与魔王的决战获得胜利,纷纷放松警惕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这场灭魔战争远比他们所想象的要来的漫长。”

伊戈的声音逐渐显得有些沉重,爱丽儿则是靠在椅背上,屏息静气地听着。

“魔王被封印之后,那些原本受到魔王控制的魔物一下子失去了控制。他们不再虽然不再有整齐划一的战斗,但却变得不受控制,并且更加疯狂。即便是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也不会为了保存实力而撤退,只顾着不断地厮杀与战斗,一直到彻底倒下的那一刻。”

“刚才我说了,魔王被封印之后,其他种族都放松了警惕吧?也就是这种放松的时候,魔族残余开始疯狂地反扑,乘着这些种族们的大量兵力都用来集中对付魔王后没有来得及撤回的空档,开始大规模的屠戮这整个世界。”

“这样的灾祸一开始依然没有引起这些种族们的重视,都觉得这些魔物在失去了魔王的控制之后,仅仅只是强弩之末,很容易就可以轻松解决。所以各个种族在遭受了第一波的攻击之后,反而并没有因此重新聚集起来,将其当成一件大事来处理,而是决定各自回到各自的领地,各自解决自己领土上的问题。”

“在我看来,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够愚蠢的。在这样的愚蠢行为之下,数之不尽的种族受到了攻击,分别被聚集起来的魔物摧枯拉朽一般地覆灭。其中甚至有许许多多的种族因此而灭绝,或是被彻底击垮原本的栖息地,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

“很不幸……我们精灵一族,就是这些被彻底击溃的种族中的一个。”

这样的历史的确是出乎众人的预料,现在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一样。

对此率先提出自己的反对意见的就是麻薯,这个血族小女孩摇了摇头,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不相信。”

车顶上再次传来那个温柔的声音:“呵呵,看起来我们的小吸血鬼不相信呢。”

麻薯一脸认真地表示:“请不要用吸血鬼这个蔑称来称呼我们。我们才不是鬼怪呢。”

“好吧好吧,尊敬的夜之一族小姐。您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尊称,麻薯的脸色变的缓和了些许,说道:“如果说一开始其他种族大意,遭受到了损失的话还可以理解,可是在明明看到一些种族被灭绝,被击溃之后,还没有联合起来一起剿灭那些魔物呢?要知道,在这之前所有黄金大陆的种族可是一起把魔王给封印了的呀。”

车顶上再次传来一阵琴弦声,随之传来伊戈的声音:“这个问题……说实话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历史就是这样,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一样,所有人都像是失了智……如果你不相信,我也理解。如果你觉得这是我这个吟游诗人真的只是在传颂一个我自编自唱的故事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麻薯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可就在这个小女孩打算感受自己的“胜利”而摇晃脑袋的时候,一旁却是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的确,就是因为失了智吧。换句话说,是因为我们这些种族天生的短视和愚蠢,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吧?”

众人转过头,只见那边的爱丽儿现在捏着下巴,似乎十分认真地在思考这个问题。

前面的忌廉略微踩了一脚踏板,说道:“这怎么理解?”

爱丽儿继续捏着下巴,想了想说道:“之前对战魔王,大概是因为魔王所在的地点就只有一个。封印魔王的地点也就只有一个,这样的话问题就会很简单了。”

“可是,在封印魔王之后的对抗魔物的战争之中,那些魔物可不会如同魔王指挥的那样集中攻击某个国家或是某个种族的领地。一定是各处出击,怎么打都行。”

“既然这些魔物是在整个黄金大陆上遍地开花,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种族向另外一个种族求援,一个国家向另外一个国家求援的话,那么就会不由自主地产生猜忌。”

“求援的种族或国家会想,我把其他人喊到自己的领地上面来,如果他们解决了那些魔物之后不肯走了怎么办?或者说他们虽然走了,但是已经详细侦查到了我的领土上面的人口,地形,物资储存等等信息资料的话又要怎么办?别前脚赶走了魔物,后脚又迎来了其他国家或种族的入侵啊!”

“再加上这个时候是刚刚封印魔王之后的阶段,可想而知,各个种族和国家的战斗英雄与精英们肯定都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与伤亡,自己的领土内都还没有能够回过气来,如果这个时候被其他种族或国家了解到自己的虚弱点的话,谁能够保证别人不会因为自己虚弱,把自己一口吞下好给他们自己回血?”

“四处出击的魔兽们导致了几乎各个国家内都有魔兽的肆虐,这样的魔兽肆虐导致每个国家都会担心其他的国家会对自己不利,于是都坚持自扫门前雪。或许等到一些弱小的种族和国家察觉到这样做不行的时候,情况已经难以挽回了。”

随着爱丽儿说完这些话,车顶上却是猛地传来一个拍打车顶的声音——

“原来如此?!竟然是这样?!是啊……对啊!我的族人们一定也是这样,所以他们才会被打散,所以精灵一族的聚集地才会被魔兽们扫荡!唉……为什么……为什么这片大陆上的所有种族和国家就不能彼此联合起来,一起解决出现的所有问题呢?”

爱丽儿笑了笑,摊开手表示了一个无奈的动作:“我就是这么猜测,不一定准确啊。另外……你想要让整个世界上的所有智慧种族都联合起来,一起解决出现的所有问题?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做梦吧。”

伊戈的声音再次传来:“做梦?难道之前我们一起努力对抗魔王的时候不是同心协力的吗?”

爱丽儿:“就我看来,在封印魔王之后以为所有的问题都解决,这种只在乎一个点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本身就不是什么同心协力的方法。这个世界上的问题永远都充满了复杂性,觉得解决其中一个点就能够解决其他所有问题的想法本身就有问题。许多的问题肯定都会有一套复杂的解决机制,需要循行渐进,慢慢地,一步步地解决才可以的。”

对此,车顶上的精灵再次叹了一口气,说道:“或许,这就是在魔王被封印之后,魔兽一直肆虐了差不多两百年才终于渐渐平息的原因吧……整个黄金大陆上的生物死伤超过七成,苟延残喘了千多年之后,才慢慢回到了这样的水准。”

魔族战争距离现在的历史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这一千三百多年的传说,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宛如亘古一般的遥远。即便是在这里最长寿的血族麻薯,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女孩,自然也是没有办法感受到那种历史的厚重。

或许也正是因此,在车顶上的伊戈现在发出那种感叹的声音的时候,马车内的所有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共同的感想。最多就是如同爱丽儿一样,缝合几句,确也没有办法做出更多的姿态。

感叹之后,车顶上的那位精灵似乎已经开始陷入自己的沉默与回忆之中。爱丽儿一看,这可不行,连忙开口打破了这种沉默,说道——

“那么,伊戈先生,您既然说的那么清楚……难道说,您曾经经历过那场战争吗?魔族战争?”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爱丽儿有些小心翼翼,同时也是咽下一口口水,十分担心自己对于历史和知识的渴求再次变成了一种空想。

只是……

“那场战争吗?嗯……当时我的确在场。那可真的是一场可怕的战争啊……”

听到这个回答,爱丽儿几乎是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振奋而没有叫出声来!她捂着自己的嘴巴,激动的连连跺脚!看的旁边的其他成员们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过了片刻之后,爱丽儿才松开捂着嘴巴的手,让自己冷静一下,开口问道——

“那……那请问……您一定知道那场战争究竟是怎么回事吧?您既然是战争的亲历者……那么……那么!您……您一定作战非常英勇吧?!”

伴随着鲁特琴的声音从车顶传来,紧接着的,就是伊戈那略带自嘲一般的笑声:“也算不上有多么的英勇吧。在那场战争中比我英勇的多的人数不胜数。那些战死的英雄们,那些明知道不可能而冲向前的伟大战士们……和他们比起来,我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沉默片刻之后,伊戈再次说道——

“或许,正是因为那场战争对我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才会放下剑,拿起鲁特琴,转而开始以吟游诗人的身份周游整个黄金大陆的吧。”

此时,旁边的麻薯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开口问道:“你打架,很厉害吗?”

伊戈笑了笑,抬起头,看了看那已经完全落入地平线的阳光,伴随着天上点缀出来的漫天星辰,他想了想后,说道:“或许很厉害吧。但我不敢确定,因为我已经超过千年没有动过手了……时间越长,我就越是不敢和人动手。现在我都快忘了怎么动手了吧……”

达克想了想,说道:“这方面可以理解,如果长时间不训练的话,对于武器和战斗的感觉会生疏。需要时时练习,时时勤勉才行。不过,我还是挺感兴趣的,我还没有和经历过魔族战争的老兵较量过呢。这可能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眼看着,道路上的光线越来越暗,忌廉把车缓缓停下,换下麻薯到前面继续开车。回到车厢内的忌廉掏出一块干粮一边啃,一边问道:“你们精灵一族,真的被那些魔兽消灭了吗?我有些难以相信啊……”

话题转到这一点,车顶上的伊戈再次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其实……也不能说是消灭。我也不希望我的族人被消灭。换句话说……他们是被打散,这么形容或许会更加准确一点吧。”

忌廉歪着脑袋:“打散?那么容易打散的吗?”

“我知道,你们是想要知道我们精灵族的历史吗?别急,让我好好想想,我会回答你的。嗯……让我仔细想想啊……我之前说到哪了?对了,就从那些魔兽群起攻击精灵族的领地说起吧。”

“我们精灵一族的力量虽然个体上比你们人类或是血族要强上许多。但是综合来说,我们精灵族却是一种并不怎么喜欢移动的种族吧。”

“千百年来,我们都喜欢定居在一块地方上,不向外扩张,也不喜欢和其他的种族接触。我们就是喜欢自己划定一个自己的区域,仿佛与世隔绝,不要和其他的任何文明进行任何形势上的接触。”

“然后,那些魔兽们在我们精灵族刚刚经历了魔族战争的时候就来攻击我们。在那段时间里面,我,以及其他的精灵战士们还没有来得及回来。当我们得到消息赶回我们的定居点的时候,却发现我们的居住点已经被魔兽毁于一旦,甚至被一头地狱火魔兽焚烧殆尽。”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竭尽全力地杀掉了那头地狱火魔兽,可是我们的族人却是已经四散逃难去了。我们的家园变成了一片火海,其他的魔兽也会源源不绝地前来攻击我们的地盘,所以我们也不可能留下来重建家园。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这些回来救援的队伍也不得不离开,踏上了寻找其他同族的旅程。”

“然后,就是我刚刚说的长达两百年的剿灭魔兽的旅程。”

“这段时间实在是太过难熬了……到处都有魔兽,到处都有不受控制的魔兽袭击任何人。我们精灵族也在这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中再一次地被逐步打散,最后,眼看着同胞们一个个地消失,最后全都不知所踪。”

“有的时候我们甚至也经常在想,我们封印魔王的行为是不是在本质上做错了?如果我们不封印魔王,而是让魔王率领着他的魔族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安静生活的话,整个世界会不会就不会遭遇这样的毁灭性打击?”

“唉……总而言之,我们的队伍散了开来。我也不知道我是在一开始就走散了,还是在后期慢慢慢慢地与我的同胞四散开来。总而言之,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竟然已经就孤身一人,游走在这片美丽、而又危险的黄金大陆之上了。”

伊戈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悲伤,伴随着他手中鲁特琴的缓缓奏响,那乐曲声中更是带上了些许的留恋与迷茫。

在这一片温柔而哀伤的乐声之中,啫喱咽了一口唾沫,轻声说道:“所以……你就想要去找自己的同胞吗?这上千年的时间里面……你就一点都没有找到吗?”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圣人回归主神篇

永嘉

血族猎手

烛冕

大话中土

暗流绝尘

天擎之无上至尊

阡面郎君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