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寒门仕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三更至,号角鸣。

时辰才刚到,军中上下便开始动作起来,有序不乱。

一般情况下来说,若不是急行军,军中主帅大多都会安排在五更天集结。齐誉之所以如此,自然有着他自己的想法。

此时的齐大郎可谓是英姿飒爽,英气逼人。

瞧,他身披轻甲,腰悬宝剑,威武中又透露出几分儒雅之气,看起来颇有周郎遗风。

只可惜他现在有些黑瘦,失去了往昔的秀气,才略显得美中不足。

既是要披挂上阵,怎么着也得穿一身像样的行头吧?

呵呵,不错,挺好看的。

齐大郎骚骚地扶了扶头盔,又正了正身上的甲胄,之后,才迈着豪迈的步伐走出了帐外。

三军将士们早已集结完毕,全都原地待命,等候着总指挥接下来的调遣。

“参见总指挥!”

“诸位免礼!”

“……”

而后,在一处简陋的临时点将台上,齐誉端正站定在那。

再看台下,人马共分两列,其中一侧是由高忠德领导的府军,而另一侧则是由哈里度化的扶桑军。

齐誉朗朗道:“哈大人!”

嗯?

哈里一愣,旋即应道:“我在这儿呢,啥事?你说!”

“你率领麾下,趁着这夜色朦胧悄然地深入到山腹之中,埋伏在那宴匪军的大后方,以逸待劳!天亮之后,但凡见到有逃亡的匪贼在此经过,立即格杀勿论,不必姑息。”一顿,齐誉又看了看怀表,补充说道:“现在的时间还很充裕,你完全不用担心赶不到敌后方。”

一听到这种安排,众人便恍然了,齐大人之所以三更集结,原来是因为另有良图。

哈里边听边琢磨,询问道:“齐大人,你不是处心积虑、想方设法地招降反匪吗?怎么又变成是格杀勿论了?”

齐誉淡淡一笑,对他解释说:“这么说吧,但凡是逃到山里的人,他们压根就没想着投降我军,既然这些都是些冥顽不灵之徒,也就没有留活口的意义了。”

“那好吧!我听你的,现在就率众出发。”哈里虽然听得不太明白,但也没再多问。

齐誉拱拱手,正色道:“那就拜托了,哈兄,没有我的命令,你千万不要私自返回,以免乱了全盘计划。”

“呃……那好吧。”

“……”

在哈里的扶桑军开拔之后,齐誉才开始了继续地调兵遣将。

他令,府军要携带上锣鼓和唢呐,沿途中多做吹吹打打,要尽量地闹出动静来,直到逼近对方阵前方可停止。

这么做的用意非常明显,就是为了吸引住那宴的注意力,并以此来为哈里军的潜入创造出有利条件。

在点将完毕之后,高忠德便走上前来并对齐誉小声问道:“齐大人,你为何派遣倭寇军潜入山林,却不派我等正规军呢?”

“高将军多想了,且听我解释,哈里麾下的那些倭寇,全都是些浪人出身,由于他们常年漂泊在海上,培养出了对复杂环境的较强适应能力,我也是基于这方面的考量,才决定委派他们的。”

一顿,齐誉又道:“相比起丛林的无序混战,正规军更适合正面重击,一旦进入了茂密的丛林里,就会被复杂的环境束缚住手脚,发挥不出应有的战力。”

其实,还有重要的一点他没有明说,那就是,死一些扶桑倭寇他不心疼,可若是有华夏军士阵亡,心里面就极度不舒服了。

综合以上这些考量,血拼的勾当还是让给哈里一行去干吧。

对于丛林战,高忠德吃了不止一次的亏,可谓是深有体会,故而非常认可这个说法,而心里头那点被小觑的不舒服,也立即变得释然了。

而黄飞却是保持着沉默,自始至终都没插言,他是在盘算着如何才能保护好齐大人安全的事。为此,他还专门制作了一些小型暗器,以备不时之需。

……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在不知不觉间,天色就变得大亮了。

齐誉率领着府军,浩浩荡荡地开赴到了战斗的最前线,并在距离那宴山寨十里处的位置停了下来。因为,敌军已经在那里摆下了拒敌的阵仗。

那宴很聪明,如此安排就是为了防止对方攻城拔寨而摆下的,现在的阵势进可攻、退可守,留有退路。

齐誉却不意外,依旧是那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那宴高兴的同时也泛起了不解,打仗就打仗,怎么还摆上锣鼓家伙了呢?

这是来助威的吗?

管他呢,权当是了。

目前来说,已经集中精力探查了他许久,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对于这件怪事,那宴也就一恍而过,并没有多去纠结,因为,这种助威对于今天的单挑之战帮助并不大。

双方按照战前的约定,各自回撤五十丈站定,以为主将之战腾出血拼的空间。

那宴一马当先,率先来到场内,他先是肆无忌惮地哈哈一笑,而后便朝着齐大人挥手作邀。

齐誉依旧是淡然的笑着,在安抚好了焦躁不安的黄飞后,也紧随而至。

在这个过程之中,便有人交头接耳地热议了……

“你看到了没有,齐大人他不提长枪,只握腰间短剑,莫非,他是想以剑法对阵厮杀?哦,我差点忘了,有传言说文人多擅舞剑,故而如此吧……”

“咦??齐大人的手里夹着的是什么东西?怎么还能吞云吐雾呢?”

“……”

是的,齐誉点燃了一根自制香烟,一边悠悠然地抽着,一边慢腾腾地催马上前。而那宴,更是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知所以然。

这……什么情况?

怪哉!

齐誉却是很享受状地吐出了一个烟圈,而后就对那宴笑道:“来吧,咱们开打吧!”

“你不说些遗言吗??”

“遗言?呵呵,不必了,和死人有什么好说的?”

“你……狂妄!”

那宴本以为,齐誉在来到阵前之后,会先噼里啪啦地讲上一通大道理,却不料,他竟然是急着催战。

“我说齐……”

“聒噪!”齐誉在看了一眼手指间即将燃尽的香烟后,忙用不耐烦又带豪迈地口气高声喊道:“要战便战!何必多言?来吧!”

这话……绝对霸气十足!

且,震撼!

“既然你急着寻死,那我就送你上路!”

那宴被彻底激怒了,他提起长枪,不假思索,催马就朝着齐誉奔了过来。

距离,有些近了。

更近了!

……

就在所有人都紧张地接近窒息时,忽听‘砰’的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那宴应声坠马,当场暴毙而亡。

齐誉的战马也随之一惊,前腿在空中高高扬起,并还嘶律律的长鸣了一声,甚具威武之姿。

不过,齐大郎一直都紧抓着缰绳,不敢有丝毫松懈,凭借着愈发娴熟的骑术,终于在须臾之间制伏了胯下的战马。

这一整套的动作行云流水,不加间隔,一气呵成,凛然中带着霸气,满含大将的风采。

即使是远观的敌军,也禁不住在心中暗自喝彩。

唯一想不明白的是,刚才的那一声巨响,到底是何缘故?

难道是……齐大人学了那位哈大人的神秘巫术,然后在这阵前突然使出?

嗯,应该是了!

否则,无法解释呀!

至于真正的答案却是无他,而是来自于冷晴所送的那把火绳枪的偷袭。

由于它体积不大,再加上刚才的动作隐蔽,而旁观者的距离又比较远,所以才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

火绳枪,顾名思义,是要靠着点燃引线才能发动射击的。若是以划然火镰的方式进行点火,就失去了偷袭的隐蔽性。所以,齐誉才改用了香烟点火,以此来为自己的人身安全保驾护航。

当然,也可以采用燃烧的香头取代,但若是那样,就显得太过土鳖了。

是呀,好不容易才耍上一次威风,怎么能不搞点高大上的感觉呢?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北宋之无双国士

墙头上的猫1

潜伏在大清

好梦留君

寒门宰相

幸福来敲门

陈涉传

陈庚申

女皇陛下的男人

咱叫刘可乐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