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不让江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青州。

武先生正在处理政务,手下一名官员等在门外已经许久,武先生不喜欢这个人,因为此人过于钻营。

此人名为姚春雨,原本是朝廷的旧官,虽然宁王对于旧官的态度,历来都是能不用就不用,可是青州这边实在是过于混乱,能用之人着实少了些。

历经多次大战,尤其是大贼甘道德被杀之后,青州就一直都在打仗。

甘道德的那些手下人,为了争抢地盘,原本是一家人后来却杀红了眼。

整个青州之内,哪个村子不是处处闻哭声。

后来大将军沈珊瑚带着兖州军把整个青州打下来,速度奇快,可也是因为速度太快,所以民治上的安排根本来不及。

她急于率军赶往江南汇合,所以留下了一批人就走了,留下的这批人,都是兖州军出身,他们其实也没有什么人做过官。

不知道如何处理政务,不知道如何调理民生。

这些草莽出身的汉子,最喜欢做的是办案。

哪怕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只要告到公堂上来,他们就乐于处置。

或许是因为他们过往遭受过太多不公,或许也因为他们突然做了县太爷之后就威风了起来。

青州的乱子实在太多,所以当初李叱才会安排武先生来。

要治理这般复杂的地方,必须一个有大才之人,而这个人,地位要足够高,而且要足够严苛。

武先生才来青州的时候,当地的那些人,确实以为他只是个文人。

可是几番雷霆手段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轻视。

姚春雨这个人胆子很小,在青州做官的时候,别的地方官员贪的银子数不胜数,他是又嫉妒又厌恶。

因为他不敢,总害怕自己贪了那点银子,万一被人抓住把柄的话,那这一身官服也就穿到头了。

可是他又最喜欢做溜须拍马之事,只要不是花钱,什么话都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口。

然而这种人,他的长官难道就会喜欢了?

一文钱的孝敬拿不出来,只会跪着舔,看的多了,也就觉得恶心。

但这个人熟悉民事,做地方官也还算干净,所以武先生就把他留用了。

若非着实缺人,需要这些官员过度,这样的人武先生一个都不会用。

姚春雨在书房门外已经等了许久,就是不肯走,是因为他又嗅到了溜须拍马的机会。

武先生把手头的事处理完,抬头看了看,那人还在门外来来回回的溜达,无奈只好把人叫进来。

“姚大人,你可是有什么事?”

武先生问了一句。

姚春雨立刻上前,直接就要把嘴贴到武先生耳边说话,武先生一皱眉,姚春雨又连忙后撤了一步。

“是......是这样。”

姚春雨道:“下官,下官这两日,听了些传言,觉得着实重要,所以必须要向大人禀告。”

武先生皱着眉头说道:“你只管说就是了。”

姚春雨看了看屋子里的那几名亲兵,又看向武先生,意思是,大人你应该让左右之人都退下去。

武先生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他声音有些发寒的说道:“如果你有话说就赶紧说,我还有其他事要去处理,你若不想说的话,就等你想好了之后再来。”

“是是是......下官这就说。”

姚春雨一边答应着,一边又往前凑,还想贴到武先生耳边去说话。

武先生一怒:“你站好说话!”

姚春雨吓了一跳,连忙后撤两步,站好后说道:“是这样......那个,那个,下官听到一些传闻,是关于大将军唐匹敌的。”

武先生眉头就皱的更深了。

关于大将军的传闻,他当然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有太当回事。

这种卑劣的手段,自然是敌人所为,但凡稍稍聪明些的人,都能看的明白。

可是剑姚春雨此时提出来,武先生心里一动。

姚春雨这样的人都敢到他面前来提这件事,就足以说明,青州官场上的那些人在暗地里,说这事的绝对不在少数。

一念至此,武先生调整了一下情绪。

“只管说。”

“是是是......传闻说,大将军可能有......可能对宁王殿下有不忠之心,现在许多人都在议论,所以下官想着,是不是大人应该给宁王上一份奏折?”

姚春雨说完之后,就一脸期待的看向武先生。

武先生坐直了身子后问道:“那你觉得,这份奏折,我该怎么写?”

姚春雨见武先生态度缓和,下意识的又往前迈步。

武先生才缓和的脸色就又难看起来,好在那家伙也不是真的不识趣,连忙止步。

“下官觉得......大人不能落于人后,这种传闻,既然已经传的如此沸沸扬扬,莫不是......”

他说到这,抬起手指了指上边。

“莫不是,上面的意思?”

武先生都快被这个蠢货气死了,心里一阵阵的火气往上涌。

姚春雨道:“若真的是上面的意思,放出风来是为造势,那么大将军的兵权怕是要不保,所以下官为大人着想,觉得大人应该尽快上一份奏折,请求罢免大将军兵权。”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如此,不落于人后,在宁王殿下那边,大人也必会得到褒奖。”

武先生道:“那我若得到主公褒奖,岂不是要感谢姚大人你?”

姚春雨连忙俯身道:“不敢不敢,下官对大人忠心耿耿,一切都是为大人考虑。”

武先生听到这,本来就想着把这人轰出去算了,扒掉他的官服,把人赶出青州。

可是转念一想,这种人,这种事,一旦姑息,还会后患无穷。

所以武先生忽然笑了笑:“你的提议很好,刚才你说有许多人都在议论,看来,不只是你一人这样想吧?”

姚春雨连忙道:“他们只敢在私下议论,哪敢在大人面前提及。”

武先生笑道:“你让我写奏折,说怕我落于人后,你来找我,也是怕落于人后?”

姚春雨尴尬的笑了笑,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接话。

武先生道:“我若一人上书,显得分量轻了些,这样,你可去问问,都有谁愿意与我联名上书,请主公罢免大将军。”

武先生起身,走到姚春雨身前笑着说道:“你第一个来,当然功劳最重,但这种事,人越多,越显得有分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姚春雨连忙点头:“下官明白!”

武先生摆了摆手:“去办吧,别有什么芥蒂之心,都去问问,不管是和你亲近的,还是与你疏远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你联络的人越多,你的功劳当然也越大。”

姚春雨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心说自己拍了半辈子的马屁,总算是有一个拍对地方了。

他美滋滋的想着,美滋滋的走了。

武先生说让他不要着急,别今日安排他去做明日就回来复命,还是找来的人越多越好。

姚春雨当然会把这事当成头等大事去办,接下来的几天,整日都在四处奔走。

今日求见这位大人,明日求见那位大人,像是一座悄然绽放的老交际花,大显神通。

十余日之后,武先生把他找来,问他大概问了多少人。

这姚春雨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连忙拿出来两份名单,说其中一份名单上的人,全都是愿意与大人联名上书的,另一份名单上的人,则都是一群顽固不化之徒,这些人与大人离心离德,不能重用。

武先生把两份名单都拿过来仔细看了看,然后把那份不愿意上书的名单放在桌子上。

他的手在那份名单上拍了拍:“这些人,留着以后再说,先说你们。”

武先生对姚春雨道:“你现在就去找他们,把所有人都请到我府里来议事。”

姚春雨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跑了出去,比十余天以前跑出去的时候还要美滋滋一万倍。

这么大的功劳摆在眼前了,那飞黄腾达还远吗?

因为他这六七天所联络的官员,可不只是州治城里的,还有下边州县的,所以他这一走又是两天。

两天后,足足来了几百人,大大小小的官员,一个个瞧着都有些兴奋。

他们聚集在节度使府里,在院子里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闲聊,聊的话题当然离不开大将军唐匹敌。

就在这时候武先生回来了,院门一开,武先生迈步进来,那些大人们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俯身行礼,在低头的那一瞬间,每个人都心里紧了一下。

在武先生身后,跟着大批甲士。

武先生进门后就停下来,扫视一眼后问道:“你们之中,可有四品以上的官员?包括四品在内,到我面前来。”

众人互相看着,一个个都觉得不大对劲了。

其中几名四品官员上前行礼,还没有弯腰呢,武先生寒声吩咐:“扒掉他们的官服,绑了装上囚车,送去冀州交主公处置。”

说完之后,武先生视线扫过剩下的人:“你们都知道,主公让我来做这青州节度使,青州之内,自我之下,所有官员的任命,主公予我专断之权,但那说的是官职任免,而非人命,四品以上的官我杀不得,但你们......我杀得。”

武先生吩咐一声:“全都拿下。”

甲士一拥而上。

数百名大大小小的官员,全都被绑了起来。

武先生转身出了大院,不多时,带着人来到城中空地上,此时,已经有不少百姓在这等着了。

武先生回节度使府之前,就派手下人全城敲锣打鼓,号召百姓到这里来看。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

“这些人,污蔑大将军唐匹敌有谋反之心,罪不可恕,大将军与主公同心同德,犹如手足。”

武先生指向那些被绑的官员:“他们,拿了敌人的银子,为敌人办事,想怂恿宁王杀大将军,这种逆贼,罪不可恕,无需审问,直接问斩!”

他看向百姓:“这种人,有一个,杀一个,我不怕杀的人多,今日你等所见之事,还望你们告知亲朋好友,有些过错可以原谅,但这种事,绝不姑息。”

他的手往下一压,几百颗人头被砍了下来,血流成河。

武先生杀了人,下令把人头挂起来示众,三日不可摘下。

其他相关阅读More+

乱三国之君汉

胖白橘

女帝的工程大军

汉武弟

最强单兵之王

五十二策

北宋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三国之小君子

青烟慕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