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苏也露出一抹如临大敌的表情。

婚礼?

想想就好麻烦。

薄云礼就笑了,果然跟想象中一样的表情:“我来安排,你只要负责到场就好。”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们在一起了。

没有人会像刚刚的队长那样,还需要试探她对他的重要性。

苏也懒懒摸一下肚子,还是想劝退:“要不等以后吧?”

薄云礼弯了弯唇:“最多半个月的准备时间,肚子不会很明显。”

他是个极有耐心的人,但在她的事情上,总是很急。

苏也最受不了他这种轻声细语的攻势。

没说话,就当是默认了。

鹰野瞳被带进鹰野田病房时,鹰野田刚刚好朝门口强睁了下眼。

两个人同时愣了愣,鹰野田一下子笑了,随后就朝她招手。

胳膊牵动着肌肉,他伤口的纱布刚刚包上又全部湿透,鹰野瞳原本还因为被黑衣人强抓进来而感到慌张,可看到鹰野田的那一瞬,也不由地傻了。

比起上次在清大见到父亲,他好像老了20岁。

她知道他给伊藤佐做实验去了,但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更不知道的是,这还是经过苏也他们一段时间的调理,刚从S洲回来的时候……

鹰野瞳背过身子不想看他。

这种情绪让她很不舒服。

“你为什么就不能像别人父亲那样体体面面的!非要把自己搞成这样!”

她有些理解了刚刚黑衣人跟她说‘见最后一面’什么意思。

事到如今她不得不承认,父亲弄成现在这样跟自己有关系。

但她……真的不想面对……

而鹰野田却也半分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就是笑。

警察说到做到,真的把女儿救出来了。

那他值了……

他嗓子里有东西往外涌,噎的他说话很费劲。

鹰野瞳背对他,肩膀微微耸动一下。

过了几秒,抬步想要离开。

鹰野田见她要走,有些急了,强咽了咽开口叫她:“瞳瞳。”

鹰野瞳抬头看一眼守在门口的黑衣人,顿住脚步。

鹰野田跟她说话的时候还是像跟旁人时那样尽量往普通话靠。

虽然鹰野瞳听得懂鹿城方言,但门口有外人在,他不想给女儿丢面子。

他感觉浑身都不是自己的了,难受的紧。

似乎也就剩几句话的时间。

不知该说些什么,他认为自己真的不是个称职的父亲。

没有体面的长相、没有体面的工作。

从小到大没给鹰野瞳买过什么像样的东西……

就在这时,他注意到鹰野瞳手里捏着的手机。

这些高级手机在他眼里都长一个样,分不出区别,自然就认为是去年自己去清大送她的那个。

把这件东西交到鹰野瞳手里的时候,是他作为父亲最有成就也是最幸福的一刻。

“瞳瞳”,他很虚弱地喘着气,手指有气无力地朝手机指了指:“手机……爸爸送你的,喜欢吗?”

鹰野瞳身形一颤。

爸爸送她的手机,早已被她扔进实验室的垃圾桶里……

她紧紧捏着手,指甲尖因为用力而泛出青色。

有些东西,当你终于懂得,却什么都晚了……

鹰野田指向她手机的手无力地落下,同时,身体上连着的仪器发出‘嘀——’的声音。

很冰冷的声音、尤为刺耳、毫无感情。

黑衣人们低下了头,医生护士急匆匆地赶来。

鹰野瞳就像行尸走肉一样,任由医生护士与她擦身而过。

最后一位护士太着急不小心撞到她肩膀,鹰野瞳也没躲,顺势就摔在了地上。

直到医生宣布鹰野田生命终结,鹰野瞳也没敢转回头看一眼。

等所有人都离开病房,撕心裂肺的哭声才传了出来。

整个走廊,都能清晰听到……

——

伊藤佐死亡、江戚被捕。

后来警方根据江戚口供找到他们躲藏的那栋房子。

当初被伊藤佐从实验室拿走的两管病毒样品,只剩一管。

警方问江戚另一管去哪了。

江戚表情里也没什么生机,不是很配合:“不知道。”

江郁和鹰野瞳做完笔录,就跟着京都来的警方一起返京。

鹰野田的骨灰盒江郁拿着,鹰野瞳整个人神志都恍恍惚惚的,就说要回学校,要去实验室的垃圾桶里找什么东西……

……

转眼,就到了苏也他们跟薄湛约定的最后一天。

好在有私人飞机,航程缩短了许多。

早上,许斐给薄云礼打了个电话,说他们好不容易来一趟Z市,弗雷德市长想找他们吃饭。

薄云礼想看看苏也状态再定,怕她觉得累。

一进她房间,就见她正对着电视练‘孕妇拳击’。

薄云礼转头就跟电话那边约下了饭局。

出去吃饭总比她自己在家胡闹要安全。

——

饭店包厢里,见薄云礼拉着苏也的手进来,细心地为她开门,帮她拉椅子。

弗雷德会心一笑。

这次见薄云礼,感觉他比上次来Z市的时候状态更好了。

若再跟第一次见他时比,简直就不是一个人。

许斐也来了,饭桌上,几个人聊得很热络。

看得出来,弗雷德市长是真的喜欢薄云礼,看见他跟苏也一起,发自真心的高兴。

酒过三巡,弗雷德说话越来越开。

他指了指对面许斐:“记不记得你之前问过我,好几年前,政府里那件很大的腐败贪污案的事?”

许斐表情一顿。

她当然记得。

那件案子里,贪污受贿的官员被捕后,连带着政府里也掀起一片清缴风气。

最后揪出很多有连带关系的涉案人员,其中最轰动的,就是受贿官员的女秘书,成了严打对象。

政府那个只招男秘书,不招女秘书的规定也是那时候立下的。

但那种人心惶惶的时候,不乏有被冤枉的。

其实那女秘书什么都没做过,这点许斐很清楚。

因为那女秘书,就是许斐的姐姐。

当时年纪尚轻的许斐举着牌子上街游行想为姐姐伸冤,却被城管一顿暴打。

许斐陷入回忆里思绪纷乱,却被弗雷德的一句话扯了回来。

“那案子其实你应该问你的理事长,”弗雷德笑:“他比我知道清楚,当时向警方提供证据起诉贪污犯的人,就是云礼!”

其他相关阅读More+

豆家媳妇

谢其零

我女友是死神

一览众生戏

最强小渔民

我吃爆米花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