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星际战神的退休生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看着对面一副苟延残喘,回光返照样子的项天毅,尸姬内心最初的震惊和恐惧再度被轻蔑和得意所取代:“我就说嘛,有司徒大人的阵法压制,你那点三脚猫的道行怎么可能使得出来,老娘居然差点就被你给唬住了,小杂种,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尸姬的速度快到常人难以看清,红葵来不及发出惊呼,项天毅咬紧牙关,随着一声怒吼,脚下一点也是自原地冲出,与尸姬就像两辆迎头对撞的重型卡车,“砰”的一声闷响撞在了一起!

项天毅不出意料的被撞飞出去,再次落在红葵面前的地上,一面费力的咳出口血,一面挣扎着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尸姬站在原地,嫌弃的咒骂着:“真是只打不死的臭虫,累得老娘都没有了兴致……”“真正的男人,就应该为了重要的人,变得更强,咬紧牙关,坚持到最后……”

几步开外的尸姬渐渐听不清,项天毅口中断断续续的轻声念叨,但身后近在咫尺的红葵,却听的字字分明:“即便跌倒了也无所谓,再站起来就可以了……”“坚持?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尸姬一个闪身已经来到眼前,随意一脚下去将晃晃悠悠的项天毅一脚踹倒在地,又踢了两脚。

“就你现在这样,像条死狗一样,还想跟老娘死磕到底?先站起来再说吧。”尸姬就像野猫看着自己准备玩弄到死的耗子,等着项天毅再一次站起来,然后再将他击倒。可这一次,项天毅却仿佛是彻底耗尽了力气,即便扶着墙也只能站起一半,再也无法直起身来。而在项天毅身后的红葵,却似乎看到他那紧紧握拳的右手还有手臂,若隐若现散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算了,不玩了,老娘现在就先给你个痛快,再送她上路,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尸姬似乎已经没有了耐心,左手化作利爪,就直取项天毅的心窝!“能够做到这一点,就是英雄啊!”

伴随着最后一句怒吼,项天毅脚下一点原地弹射起步,直接正面迎上尸姬的利爪,彻底粉碎了尸姬的进攻后,又撞击在她的胸口,所有灵力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伴随着项天毅的一声怒吼,灵力转化成能量瞬间在尸姬胸前炸开,尸姬就像狂风中的落叶一般从原地倒飞出去,穿过长长的走廊,抵达尽头的落地观景窗,轻而易举的砸碎玻璃和金属框架,然后飞出窗外!

站在支离破碎的窗口,看着摔到楼底下水泥路面上的尸姬再也不动弹了,项天毅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转回身去,一步步挪向走廊另一边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正大步跑向自己的红葵,然后下一秒,双腿一软,眼前一黑,来不及等到红葵温暖的怀抱,便已经失去了意识……

之前又要冲破干扰场,又要维持身体机能,最后给尸姬的那一拳彻底烧掉了所有的灵力,项天毅的身体透支极其严重,昏睡了足足三天三夜之后,终于在医院的骨科病房中清醒过来,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红葵,杨怀仁还有阮家姐妹,都得陪着他一起住院。

昏迷的这三天三夜里,项天毅做了很多噩梦,几乎都是关于红葵的,所以意识在恢复清醒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顾身边天龙的阻拦,硬拖着全身多处骨折的身躯下床,在满楼层的病房中寻找红葵,直到看见百无聊赖坐在病床上刷着手机的红葵,一颗心才终于放下。

据天龙说,医院惊魂一夜过后的第二天上午,医院里来了大批的以陈组长为首的国家特殊部门的人员,对当晚的事情进行了仔细的调查。根据调查组的查访,当晚医院所有的病人,都进入了类似被催眠的深度睡眠状态,而这些人对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没有留下任何印象。

那些身着医务人员衣服的活死人,其实都是地下室内近几天去世的死者,而真正留下值班的医生护士及其安保人员,也如其他病人一样被催眠了,昏迷在地下一层的一个杂物间里。

到底是怎样的力量,可以让医院所有病人和医护人员同时进入类似催眠的深度睡眠状态,调查组一时也没法给出结论,这似乎已经超出了现有的科学的范畴。调查小组对部分尸变的人员进行的取样分析,果然如杨怀仁所说,在他们体内,发现了大量了不明成分的药物成分,这种药物确实有刺激机体大脑和循环系统的作用,只是暂时还没办法分析出药物具体的成分。

关于尸姬,陈组长手下的队员搜遍了医院的每个角落,也没有找到被项天毅全力一击砸飞的尸姬,也就是说尸姬并没有死。另外陈组长和杨怀仁还有阮家姐妹似乎有些特殊的交情,自调查组到医院以后,她们三个就一直跟在陈组长身边,而当天下午,韩天雪和她手下的几个心腹居然也赶到了医院,跟随调查组一起调查昨晚的事情,可惜项天毅当时还在昏睡不醒。

结束了一天的调查以后,陈组长跟龙葵红葵等人又进行了一次特别谈话,要求她们对昨晚经历的一切都要保密,对任何人,即便是警察和家人也不可以说起,否则可能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众人都是聪明人,所谓响鼓不用重锤,陈组长此言一出就都知道该怎么做了。

最终医院昨晚事件的性质,被官方定性为“附近某家化工厂发生了有害气体的泄露,所有的医护人员和病人因为中毒昏迷。”而很多病人和医务人员恍惚间看到类似活死人的东西来回走动,则被解释为吸入毒气后影响到中枢神经所产生的群体性癔症,轻描淡写的掩饰过去了。

严明的病因为那晚的事情又开始恶化,好在龙葵和严家的人动用了一些关系,在医院系统内上下托了关系,请来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才让严明的病情又稳定下来。但是令项天毅和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龙葵因为最初几天严明的病情突然恶化,居然跟剧组请了长假。

请长假住院陪床,这可是项天毅都很少享有的特殊待遇,然而项天毅还在住院,龙葵居然丢下他,请长假去给严明陪床了!不过龙葵作出这个决定,项天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明白龙葵之所以这么做,多半是出于“报恩”的心理,自从了解龙葵和严明的故事以后,项天毅对严明态度也多少有了些许改观,所以他对龙葵与严明的相处和特殊照顾,多是默许态度。

但是龙葵的这一系列的举动,遭到了林婉月的强烈反对,毕竟先前项天毅这个正牌男友住院那么多天,龙葵都没说过要请长假休息,而严明这边病情一恶化,龙葵就有了这种动作。这明显有问题,作为龙葵最好的朋友,林婉月善意的警告她别再玩火,注意跟严明保持距离。

但是龙葵坚持己见,两个好朋友还差点为此吵起来,最后林婉月没有办法,只答应替龙葵请两周的假,两周后必须回组,既生气又无奈的离开了。另一边,项天毅正在医院的餐厅里买早餐,正好碰到了也过来查哨的天龙:“大哥,你怎么自己下来买早点了,伤还没好利索呢,别总这么来回乱跑,有啥事你用通讯喊我一声不就得了。龙葵呢?是不是又跑严明那边去了。”

项天毅耸了耸肩道:“我体质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用龙葵每天看着,倒是严明那边……反正整天在病房呆着也没意思,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也有利于康复。”

说话间,天龙突然发现项天毅今天买的早点貌似很多,两只手都提满了,不由得好奇的一笑:“我说你这病床上一躺,饭量见涨啊,以前蹲战壕都没见你吃这么多,你自己能吃的了吗。”

“这不是我一个人吃的,”项天毅勉强笑了笑:“还有龙葵燕子和严明的。”听项天毅说到这里,天龙无奈的叹了口气:“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你女朋友总是往自己的前男友那边跑,你非但不管,还上赶着给人家买早点,要我说,你这也算是华夏古代兵器谱上一件有名的神器了。”

“你少在这跟我打哑谜搞弯弯绕,什么华夏古代兵器谱排上一件有名的神器,有话就直说。”项天毅有些不满的瞪了天龙一眼,天龙嘿嘿一笑:“当然是剑啊!”气的项天毅当场吹胡子瞪眼睛:“天龙,你是不是皮又痒痒了?”“我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现在龙葵每天都往严明那边跑,你就不觉得有问题吗?”“能有什么问题,那严明不是有病吗,燕子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我看是你脑子给打出毛病了,而且还病的不轻,你就听兄弟一句劝,早点找龙葵谈一谈,让她收敛点吧。”天龙收起玩笑,一脸严肃的直言道,“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其实龙葵跟严明……”

“还不严重?”天龙似乎是真急了,左顾右盼看了看周围,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你知不知道,从上个礼拜开始,严明的医疗费都是谁交的。”“谁啊?”“还能有谁,龙葵呀!我私下里查过了,前前后后都十几万了,这还不算你通过集团途径,让医院给严明减免的那大半部分医药费呢。”

项天毅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勉强一笑:“这个……也算正常吧,以前严明帮过龙葵那么多,龙葵现在给他出点医药费也在情理之中,不跟你聊了,我得赶紧去送病号饭了,不然要凉了。”

说完,项天毅也不管天龙的叫声,径直离开了,望着项天毅离去的背影,天龙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也正常,那也正常,我看哪天,你脑袋上的帽子变了颜色,恐怕也要成正常情况了!”

项天毅走出很远,见天龙没有跟来,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自己又何尝不懂呢,只是眼下这情况,只能看龙葵的决断,自己若是坚持反对,很容易收到反效果,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神级售货商

风雨神话

我的职校老师

龚小鸣

当我捡到了一个战神后

爱笑的胡萝卜

我的手机能刷钱

卖艺小青年

六宫粉

明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