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末日圆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吕落点点头,看着在自己手中挣扎的陈默,强行压制住自己当场捏爆他头颅的冲动。

观察者说的没错,陈默现在还有那么一丢丢的作用。

他转头看向教会的成员们。

“你们黎明教会,已经沦为和异种为伍的状态吗?

我知道你们已经没有了圣辉,也失去了黎明的指引,但失去了黎明之后,心中也不该失去希望。

你们这样做,把整个废土联盟的人民置于何地?”

吕落的话有些强词夺理,也有些冠冕堂皇。

可这个时候的其他教会成员,甚至没有办法反驳。

陈默确实变成异种,而他们,也确实失去了身体里的圣辉。

未来的黎明教会将何去何从,没有人能够回答。

“我们……我们是黎明教会的……”

开口的是一个年轻的女教士,很突然。

吕落实在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这种愣头青敢站出来反驳他。

是啊!

不过吕落可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他直接打断了对方的对话。

“黎明教会又怎么样,黎明教会就可以不遵守联盟的法律吗?

刚才的陈默口出狂言,真的是当整个议会无人?

那好,我现在就把这只异种交给你们,你把他杀了,我就信你们黎明教会的话。”

咔嚓!

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吕落就将陈默的手脚全部折断,然后丢到了这个女人的面前。

“好了,异种已经丢到你面前了,现在要看一下你们教会的态度了。

不会吧?不会吧?你们教会不会真的和异种同流合污吧?”

“额……我。”

这个女人已经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开口了,这人怎么就不按照套路出牌呢?

“什么你你我我的,你要不要动手啊?如果不准备动手的话,那你们来这里的理由是什么?

黎明教会不是代表着联盟的正义吗?那现在,你们的正义又在哪里呢?”

在短暂的交手过程中,其实也有人注意到吕落肤色的改变。

就比如罗学民和石昊轩。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再看向吕落的手掌时,吕落的皮肤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类的颜色,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刚才他的手掌是怎么回事?”

“异种的气息么?”

教会的圣裁畸变,是很多人都见识过的,那是一种让人恐惧,但又有些羡慕的力量。

如果一个人可以掌握序列,能量,还有异种之力,成为三股力量的综合体,那是多么强大的存在啊!

石昊轩带着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吕落,不过看了许久都没有发现问题的他,只能收回自己的目光。

“嗯,伯父应该发现了,不过没有关系,如果到了这里还不敢表现一下自己的态度,那我也太废了。”

吕落缓缓走上前一步,他向前一步,所有的教会成员就在这个时候后退一步。

这些人就像是感受到了吕落身上所散发的压迫感一样。

吕落每上前一步,他们就会后退一步。

说到底还是因为实力。

教会的高层因为失去了圣辉,这个时候不敢出来冒头。

而这些出来做事的普通教徒,其实情况也差不多。

他们的圣辉也没有了。

这些被派出来的人,要么是情况特殊,比如陈默这种有其他属性能量的。

要么是信仰不够虔诚,圣辉反噬伤害不够深刻的。

可不管是哪一种,失去圣辉的影响都很巨大。

最明显的就是战斗力下降。

而且这些人在教会本身就是不安定因素,推出来做事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圣辉对这些人的影响不够大,那就意味着这些人不够虔诚。

不够虔诚的人,死在外面也不可惜。

“陈默,你如果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普通慕光者,我真的不会杀你。

可你错就错在,错估了你自己的实力,还有我的实力。”

吕落的戒指一阵闪动,一把普通的制式铁剑出现在他手中。

吕落握住铁剑,顺势而下。

噗嗤!

剑刃入肉,直接将陈默钉在了地上。

啊!

陈默再次发出了惨嚎,但却没有任何人为他出声。

吕落看了看面前这群瑟瑟发抖的普通教徒,还有自己身后的那些议员,顿时感觉有些没意思。

“说实话,我确实没有想到黎明教会的强势会积压到这种程度。

没有了黎明圆盘的你们,居然还敢这么强势的站在实力和你们对等的议会面前。

而我也没想到,我选择的盟友,会是这么草包的存在。

黎明教会在如此虚弱的情况下,居然还可以这样明目张胆的欺负你们。

审判长大人说的没错,内环已经腐朽了。

数百年的统治,让你们已经失去了锐气,这样的内环,不属于我。”

噌!

剑锋流传,陈默的脑袋也应声飞起。

吕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居然无人敢出声阻止。

教会送来的这些炮灰们瑟瑟发抖。

而议会的那些大佬则是眉头紧锁,吕落不用想也知道,这个时候他们,肯定是在思索教会可能出现的反噬。

只有那些议会年轻一代,比如石婷玉这样的年轻人,才会握紧拳头,想要在这个时候出手发声。

吕落很想感谢石婷玉之前的帮助,不过这个时候感谢对方,只会给对方惹来麻烦。

所以,还是算了。

除非有一天他们上位,不然的话,内环议会还是由这群老混子来把持。

可就算他们某一天真的上位了,经历了几十年的打磨。

他们会不会变得和这些老混子一样,不再有属于一个废土青年的锐气?

关于教会,关于这些内环老混子。

吕落很想大声的告诉他们,教会不会再有反噬了。

甚至未来的几年时间里,教会的高层,都会因为需要能量转移,而失去和议会争斗的资本。

可他没有说,因为吕落知道自己就算是说了。

这些议会的老混子们也不会相信的。

“内环没意思,审判长大人做的这些不值得。”

“说得也对,内环,或者整个废土联盟,不过是一个附带的畸形产物罢了。

怪不得审判长想要把这里推翻重建,烂到根子了,不重建怎么办嘛?”

吕落收回自己的铁剑,转身走向门外。

就在这时,罗学民拦住了他。

“吕落。”

“怎么了,伯父?”

对于罗学民,吕落还是比较尊重的。

因为在13议员中,只有他和齐心竹的父亲齐林,还算是有点血性。

从之前罗学民能够放弃所有舆论产业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想让议会好起来。

但很可惜的是,罗学民没有足够的权力,也没有足够的资源。

宏图武备,蓝天生物,海星民生。

这三大公司才是内环资源的根本,很可惜,罗学民完全没有资格去掌控他们。

这也意味着他在内环,不会有足够的话语权。

罗学民看着吕落,沉默了一会之后,说出了一句其他人有些不太理解,但吕落却能听得懂的话。

“我觉得内环议会,还有机会。”

“哦?伯父真的这样认为吗?”

“是的,我觉得内环议会还有机会,还有血性,至少,还有拥有血性的人。

张一凡,石婷玉,这些年轻人都很不错。

所以,内环还有机会。”

其他议员这个时候都感觉罗学民要么是疯了,要么是脑瘫病发。

和一个四环的小子说什么议会还有机会,这不是脑瘫是什么?

“罗议员,你是疯了?”

有人质疑罗学民,但也有人没说话。

比如三大家族的人,他们也想看看,罗学民和吕落这两个联盟的促成者,对于议会有什么样的看法。

罗学民目光灼灼,他甚至没有扭头去看那个质疑他的人。

“吕落,我们的合作还会继续,废土联盟的发展,也不会止步于此。

这是属于我的承诺,而我也会尽量的完善他。”

罗学民说完,便伸出了自己的机械臂,对准了剩下的那些教会成员。

这个时候他身旁的石昊轩已经意识到罗学民要做什么了。

可他还来不及阻止,罗学民就已经动手了。

激烈的光束瞬间洞穿了两个教徒的脑袋。

无情的杀戮开始在罗学民的手中进行,没有人能想到,一项温文尔雅的罗学民。

会在这个时候悍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一副要杀光教会成员的情形。

“老罗,你疯了!”

石昊轩上前阻拦罗学民,但罗学民根本没有在乎对方的阻拦。

他甚至释放了2发手臂上的飞弹。

轰!轰!

教徒成片成片的死去,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被罗学民杀个精光。

所有议会成员不敢置信的看着罗学民,他们的眼里只有恐惧。

只有那些年轻一代,目光中带着一些振奋。

教会的压迫已经持续了太久,说是对等的势力,但住在内环的人才明白,教会才是废土的王权。

他们议会的存在,其实就和管家差不多。

罗学民的动手,也正式预言着教会和议会的彻底决裂。

两大阵营,终于撕破了脸。

“罗学民,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罗学民这个时候才看向身后的金姓女人。

“我?我只不过做了大家都想做,但又都不敢做的事情。

既然是大家都想做的事情,那就是正确的事情。

你觉得呢?金议员?”

三大家族的成员若有所思的看着罗学民,对于他的这个举动,他们依然抱着观望的态度。

做了也就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另一边,吕落的目光也停留在了罗学民身上。

说实话,对于罗学民在这个时候悍然出手,吕落还是有些意外的。

不过罗学民的出手,也让吕落对议会这个腐烂到根子的组织,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

“是啊,老丈人确实有点东西,议会也确实是烂到根子了。

不过腐烂之后,新芽也生了出来。”

吕落停下脚步,对罗学民礼貌的笑了笑。

“伯父的决心,我已经看到了,放心吧,我们的合作,会继续进行下去的。

毕竟,内环需要发展,四环也同样需要!”

“好,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两人的对话十分简短,但就是这简短的对话,决定了整个废土联盟未来几年的发展。

在吕落走了之后,罗学民稍稍松了口气,对着一旁的张一凡说道:

“把这些尸体处理一下。”

张一凡平静的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和血迹,突然问道:

“不需要再做点什么么?”

罗学民突然一愣,最开始他没明白张一凡的意思,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

“说的没错,这个时候是应该再给教会一些表态。

把尸体处理赶紧一些,然后送到教会去。”

张一凡这才笑了起来。

“好,我这就去做。”

罗学民刚才说话并没有压低声音什么的,所以很多人都听见了。

他们至今都没有办法理解,罗学民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议会和教会之间的关系,真的有必要弄成这样吗?

一直站在罗学民身旁的议长石昊轩,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个事情的轮廓。

他能够大概猜到罗学民的一些想法,这也是他没有出声阻止的原因。

可他也只能猜到一部分,对于具体的内容,还是不甚理解。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怎么做了?”

“为什么要对教会做到这种地步,和那个小子之间的承诺又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他是你的女婿,可你这种人。

应该不至于因为一个女婿,就说出这样的话吧?”

原本准备走动的其他议会成员突然停了下来,整个议事厅的空气也突然安静起来。

他们都想知道,罗学民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而罗学民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他指着刚才没有用上的会议桌。

“都坐吧,虽然我们经常开会,但其实,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聊聊天,谈谈心了。”

突然的情感流露让其他人有些不太适应。

不过这个时候,大部分也都坐了下来。

他们也想听一听罗学民的看法。

毕竟在议会这个不大不小的圈子里,罗学民已经算得上是智者了。

他不仅有做事的智慧,也有做事的勇气。

“诸位,你们现在是不是觉得情况很乐观?”

“嗯?罗议员什么意思?”

有些人不太明白罗学民的意思,不过有些人,已经明白过来了。

罗学民看着那几个眼神有些茫然的议员微微叹了口气。

家族的传承就是这样,一旦一个家族的家主是个没有什么能力的草包。

那势必会影响整个家族的发展。

如果家族的家主是议员的话,那就更糟糕了。

一个团体不怕有几个平庸的队友,就怕猪队友。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其实是一个道理。

面对这样的同僚,罗学民也很无奈。

“看来,现在的情况需要我详细说明,你们才能理解了。”

罗学民这么说,让这些人有些脸红。

这不就是嘲讽他们没本事吗?

“什么详细不详细的,快说吧。”

“现在的内环,很危险。”

“怎么可能?内环是整个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罗学民立刻打断了对方。

“你说的那是以前,以前的内环因为有教会的存在,有我们联盟议会。

有宪兵团,所以才被称之为最安全。

但你们有没有想过,现在的内环,还剩下什么?

教会?他们已经失去了圣辉。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几年的时间里,教会都会以龟缩发育的状态行事。

你以为吕落是无缘无故,不识好歹动手的吗?

他敢在这个时候动手打脸教会,就是因为看到了教会的虚弱。

现在教会的6-7阶肯定都慌不择路地修炼新属性能量,哪有时间对付他?

只要6-7阶不出,吕落以议会盟友的身份站在内环,就几乎是无敌的。

他看到了这一点,他也希望我们看到这一点。

他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他已经提示了你们很多次。

但你们,并没有看到。”

几名议员听到这里之后,稍稍议论了一番。

虽然罗学民说得听起来有点道理,可这些议员依然没有觉得吕落是很重要的角色。

“一个四环人?”金议员微微挑眉。

罗学民拿起手边的茶杯,就朝着这个老女人砸去。

砰!

茶杯直接在桌子上炸裂开来。

飞溅的茶水湿了金议员一身,她很想发火,可看了看石昊轩之后,又忍住了。

“罗学民,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过分的是你们。

傲慢,无知,到了现在,都不明白整个议会,内环,还有废土联盟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教会已经不可能再指望了,没有了教会,没有黎明圆盘。

我们的力量,就会变成消耗品,这一点,你们明白吗?”

石昊轩几人终于反应过来。

罗学民没有说7阶的问题,而是说高端力量,会变成消耗品,给他们提了醒。

现在的7阶,最后冲破阶位晋升,都是需要一股黎明圆盘的力量。

现在黎明圆盘已经消失了,那内环的7阶,确实会成为一种消耗品。

一旦7阶死亡,或者衰老,那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将会是灭顶之灾。

罗学民见这些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才继续说道:

“这还只是其中之一。

没有了教会的力量后,我们已经彻底失去了对外环的控制。

而且,我们已经没有力量,再夺回四环了。

没有了四环,就意味着没有了资源和人口。

现在内环的消耗,还可以靠吃老本来解决,可以后呢?”

老金吞了吞口水:

“以后,会怎么样?”

“内环没有耕地,没有农场牧场,一旦资源耗尽,那内环将会进入一个暴乱的时代。

如果四环再封锁了和内环之间的贸易,那内环,将会比曾经的四环还要凄惨。”

罗学民的话,听起来有些危言耸听的意思。

其他人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有些不相信。

“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罗学民反问道。

“可是……四环那种穷苦地方。”

“没有可是,还有,四环早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四环了。

他们一点都不穷苦,在这之前,他们暗能水平已经和内环完全相对等。

在经历过短暂的混乱之后,四环的资源已经可以用富足来形容。

我们现在已经失去了黎明圆盘,暗能水平还会进一步的下降。

到时候,内环无论是资源,能量,还是超凡者的水平,都会全面落后。

醒醒吧,就是因为未来的内环,很可能陷入非常尴尬的局面。

所以吕落这个内环和四环的贸易纽带,才会显得至关重要。

懂了吗?”

罗学民说到最后,已经是半嘶吼的状态。

议会的情况确实很糟糕,但也不是扶不起来的那种。

他们只要稍微团结一些,其实能量还是非常巨大的。

可惜很多时候,这些人连稍微团结都做不到。

相比起他们,三大家族就要冷静多了。

他们各自掌握着足够的资源和渠道,就算内环封闭,他们也有办法走私。

所以这件事情,他们并不是很着急。

石昊轩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这件事情,确实有向老罗所说那种情况发展的可能性。

我们议会,也应该做好准备。

只有做好准备,才能应对可能出现的变故。”

这些都是官话,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罗学民有些失望,也有些累。

在这一刻,他甚至萌生了跟着吕落去四环发展的想法。

不过想法归想法,现实是现实。

罗家可不是他一个人的罗家,他需要负责的东西和事物,实在太多了。

“我的话已经说完了,关于联盟,议会,还有你们,我能做的都做了。

我累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选择休息。

诸位,未来如何,还是要看你们。

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吧。”

罗学民走后,会议室重新陷入了争吵,也不知道他们在争吵什么。

不过议会从创立的那天开始,这种争吵,似乎就没有平息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当他们是利益共同体的时候,他们自然是团结的议会。

可当利益的瓜分不够合理,或者不够让所有人满意的时候,新的矛盾又会出现。

这是无限的轮回,从来没有改变过。

……

吕落返回了齐心竹的卧室,当他刚走到门外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个是……圆盘的气息。”

吕落感觉到了圆盘,而且一次感觉到了两个,就在房间里。

刚才还在纳闷迟疑的吕落,如梦方醒,连忙冲了进去。

“糟了!”

刚一进门,吕落就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

呆毛和齐心竹的头上,漂浮着两颗光点。

金色和白色。

吕落甚至不需要去主动感知,都能感受到这两颗光点中的能量和气息。

这大概,就是最后的圣辉和真理了吧?

吕落不知道这两样物品有什么作用,不过这两个物品的存在,似乎也带来了新的希望。

就比如现在的齐心竹身上,已经散发出了浓郁的圣辉。

这些圣辉十分纯净,并且自我。

这让吕落有些欣喜。

因为圣辉的出现,意味着齐心竹的实力有可能恢复。

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没有任何超凡者会不在乎自己的实力,这一点,就算是齐心竹也不会例外。

她辛辛苦苦修炼到4阶,可不是为了当花瓶的。

相比起齐心竹,呆毛这边的情况就要复杂多了,也奇怪多了。

真理之匙虽然同样散发着光辉,但它上面一点能量都没有。

不要说审判长释放的太阳耀斑了,就连最基本的暗能,吕落都感觉不到。

真理之匙的出现,似乎是在呼应黎明之星。

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宿命中的敌对者一样,互相纠缠,同时又伴生。

吕落双手合十,直接召唤出了几只2-3阶的幽灵种,游荡在房间的四周。

这样的话,如果有人来了,它们可以第一时间阻止,或者提示他。

他现在需要为两人护法,在她们醒过来之前保护她们。

“说说,什么情况?”

“行吧。”

吕落静静地坐在一边,等待着自己两个老婆的苏醒。

可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结束。

最开始的时候还好,罗学民,齐林他们还愿意给吕落一点私人空间。

可时间一直持续到第三天的时候,他们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吕落,怎么回事?”

齐林现在很迫切的想要见到自己的女儿。

这次吕落来内环之后,齐心竹这边的波折就很多,这让齐林非常不放心。

一旁的罗学民,情况也差不多。

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并没有超凡之力,现在他们呆在房间那么久,肯定是出了什么状况。

他作为父亲,理应进去看看,最起码要了解一下情况才行。

“是啊,吕落,里面的情况,你起码让我们看看吧?

已经快4天了,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应该有所了解。”

看着自己的两个老丈人,吕落表情有些难看。

如果是平时的话,老丈人见女儿,那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齐心竹和白月瞳的情况,不能让别人知道。

就算是他们的父亲也不行。

这不仅仅是对齐心竹和白月瞳的保护,也是对两位老丈人的保护。

里面出现的东西,实在没办法在世人面前展露。

真理之匙不说,真理圆盘,只有在一环大战的那些人见过。

可黎明圆盘不同,它已经存在了上千年。

整个废土联盟,有太多人知道这个东西了。

现在大家都已经失去了圣辉,失去了黎明圆盘。

要是让这些人知道,齐心竹这里有一枚黎明之星,黎明之星还有恢复圣辉的效果。

那可是唯一的圣辉啊!

到时候肯定会遭到别人,尤其是教会人员的疯狂攻击。

吕落不会自大到现在的他,能够和教会相抗衡。

断了腿的猛兽,虽然失去了很多威胁,但它尖牙和利爪,还是能够咬死人的。

吕落不想赌,他可以信任两个老丈人。

但他没有办法信任内环人,在超凡者世界,获取信息的方法实在太多了。

吕落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将这件事情保密,然后烂在肚子里。

“抱歉,两位伯父,里面的情况非常特殊。

恕我没有办法让两位进去。”

“为什么?”

“凭什么?”

两位老丈人的态度让吕落有些头疼,不过即使如此,吕落还是没有让两人进去的打算。

“我很抱歉,我知道二位对齐心竹还有白月瞳的担心。

可现在的情况非常复杂,他们正处于一个很关键的状态,不能被打扰,也不能被观察。

就算是二位也不行,希望二位不要再为难我。

等她们醒了,我会第一时间向你们赔罪。

如果你们这个时候再向前一步,我会立刻出手驱逐。

我很严肃,也很认真,更没有开玩笑。

请二位相信我。”

齐林的表情有些纠结,超凡者端的事情,他是不了解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可罗学民就不同了,他是一位隐藏的6阶高手。

以他的实力,足够看出很多东西了。

“吕落,你在隐藏什么?”

“我在隐藏很重要的事情,关乎她们两未来的事情。

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不是我不相信二位,实在是隔墙有耳。”

罗学民死死盯着吕落,双方已经释放出了自己气势。

见吕落一步不退,甚至有出手的迹象时,罗学民终于停下了。

“看来,你说的情况确实很特殊。

好吧,既然我已经相信你这么多次了,这一次继续相信你也无妨。

完事之后,记得来给我们赔罪。

老齐,走吧。”

就像吕落所想的那样,罗学民是一个很有智慧的老丈人。

在经过一些细微的试探,了解了吕落的态度之后,他立刻放弃了进入的打算。

这也让吕落松了口气。

“谢谢罗伯父的理解,齐伯父也请放心,不会有事的,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好事。”

齐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好事就好。”

就在吕落

如果走漏了一点点风声,,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梵音传

他说她是只猫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腹黑狂妃太凶猛

鱼格格

末代男王

罗福周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