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道断修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你这是玩我吗!”

抬头望着天空心中烦乱,李修元怔怔地说了一句,不是是在骂老天,还是在骂天风王城里的长孙皇后和秦王两人。

即便是那日被君无忧打下悬崖,他的心情也没有今天这般烦躁,因为他试了好些天,身体中的那道被君无忧称名的神符的上上金签,一直没有动静。

难道说这神符也害怕这书院里的某个人不成?

想起了君无忧的表情,李修元心境有些乱了。

这一天,书院的厨房后面的柴劈的乱七八糟,大小长短都不一样,显示着劈柴的少年心情极端不好。

又过了几天,书院的考试全都结束后,学员陆陆续续都走了,书院每年会放一个多月的假,绝大部分学生和先生都是要回家的。

为何要说绝大部分,因为书院中还有一些人没走,其中就包括李修元。

并非李修元不想回家,而是他已无家可回。

回天风王国还是落霞山的道观?都不现实,以他现在的情况,走不了多远就会再次被土匪打劫。

他可不想再当一次肥羊。

书院学生走后,堆积的柴其实已不需要再劈了,但是李修元还是每天照常过去劈柴,从未间断。

第五日,黑夜降临之时,柴劈完了。李修元看着手中柴刀,打了一盆水接着磨起刀来。

既然无处可地,总得给自己打些事情来做。

“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一道苍老的身影来到厨房后,看着修元缓缓地问道。

“不知道啊?或者想着我这腿啥时候可以痊愈!”

李修元情绪低落地回了一句,他就是因为不知道该想什么该做什么才会在这里发呆。

“夫子,你不回家吗?”李修元轻声问道。

“曾经有过,回不去了......”夫子平静而又缓慢地回答道。

活得太久,他几乎都已经忘了家这个字。只不过,他真的曾经有过。

“夫子,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我的心境有些乱了,该怎么办才好?”

李修元眼中露出浓浓的迷茫之意,宫中不能回,书院的柴又劈完了,他该去哪里?

天下太大,他只有一条腿又能走到哪里。

“我在想,你要不要跟我学习琴道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夫子看着迷茫的李修元,脸上露出一慈祥的笑容。

“好啊!正好闲着也是闲着。”

李修元的眼中露出一丝希望的精光,抬头看着夜空中飘零的雪花,遥远的星空那里,老道士是否在想念着他。

夫子想了想,静静地说道:“那么,明天起你就过来找我吧,我教你学琴。”

这一夜,李修元和夫子说了很多话,包括他的我在落霞山上的道观,包括他在天风王城里的云起小院。

这些事情藏在心中,已快让他发疯,所以他什么都告诉了夫子。

夫子神色依然平静,即便听过了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也没有太多的变化。

人生百态,李修元的经历不过是在百态之外,可不论怎么说,这还是人生。

夫子是一位很好的倾听者,李修元和夫子虽然相识不久,但对夫子的信任却超过了任何人。

他并不担心夫子会将今夜的这些话说出去,原因很简单,他是夫子。

“既然没有事做,就跟我好好练琴,说不定有天你可以做到以琴入道呢!”夫子将自己没有做到的事情寄托在了李修元的身上。

夫子平静说了一句话,旋即便迈着苍老的步子缓缓离开了。

......

踏着清晨的雪雾,李修元来到了夫子所在的竹舍,轻轻地敲了二下院外的竹门之后,才走了进去。

“进来吧,不要客气!”坐在客堂时的夫子已经煮了上一壶茶,对着李修元喊了一声。

“老师,我来了。”李修元走进客堂,在夫子的面对坐了下来。

“人间世事无常,你才多大?我相信要不了二年你的腿伤就能痊愈,而你的修行更不用耽心,先把心境修好。”夫子给他倒上一杯热茶,轻轻地嘱咐道。

“老师,弟子心中明白。”李修元轻轻点头,端起茶杯尝了一口,然后喃喃地说道:“三年不知茶滋味,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夫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看向李修元的目光越发满意了。微笑着说道:“修元啊,你有三年没喝过茶了吗?”

李修元一听,赶紧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老师,我从来了书院后便没喝过茶了,喝了你煮的茶,心有感悟......”抬头望着堂外的飞雪,李修元静静地说道。

“修元啊,修行之路何其漫长,不能安于享乐,要时刻提醒自己。”夫了看着他说道。

“老师说的有道理。我想问问,这风云书院是属于天风王车的吗?”

李修元看着夫子,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不是!”夫子喝了一口茶,静静地说道:“风云书院不属于任何一个王国,无论是魔域、妖域、修罗域还是神域都可以来这里修行学习。”

“原来如此,看来我的腿也能在这里治好了。”李修元淡淡地笑了起来。

“要对自己有信心!”夫子看着他说道:“先有信心,然后才能修心,否则你修什么心境?”

李修行元一听,忍不住挠了挠头,心里如被雷电雷击,仿佛想起了一些什么,不由得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夫子笑看着余生,以为他想明白了自己说的道理,不得得感慨说道:“修元,你的资质不在学院其他学员之下,要对自己有信心。”

“老师,我要多久才能学会?”李修元有些期待,来到学院之后他除了劈柴,没有教过他要学习什么知识,不知道老师教自己琴道要学多久。

夫子摇摇头,微笑着没有回答,而人起身坐在了琴台的跟前......

雪花静静地飘落,小火炉上的水发出丝丝的声音。

只听叮咚声起,有琴音在竹院中回荡,琴曲安静祥和,令人心境空灵澄澈。

李修元被琴音打动,抬头看着堂外的落雨,心里仿佛有一颗种子在发芽,长出了一片叶子。而端坐琴台的夫子更像是沐浴着一层光辉。

李修元的手指随着夫子的琴声自然运转,像是看到了一个个跳动的音符,犹如雪地里的精灵一般。

闭上双睛,李修元静坐在堂前,心境彻底的放空。

他仿佛感觉到了自己来到了雪山之上,满天清冷的光辉洗练着身体,渗入心间。脑海中有一双手在轻抚琴弦.

有一个白衣女孩在随着琴声翩翩起舞......那跳动着的音符交织着图案,不断变得完整,竟然隐隐化作一虚幻古琴。

夫子琴音依旧,李修元入了忘我状态。只见音符不断渗入脑海之中,空灵澄澈的心境,让他得到安静放松,红尘纷扰此刻皆抛诸脑后。

天山有琴兮,人不知。主人欲抚琴兮,人已逝......

不知不觉中一曲终了,李修元却依旧闭着眼睛,神游天际。

本来夫子若是再多抚一会,说不定能唤回李修元的记忆,奈何夫子也不知道李修元的情况,只是抚了一曲便停了下来。

然后怔怔地望着入定的李修元发呆,这还是他的学生吗?只听了一曲便已入定。即便是他当年,也做不到这样。

不知过了多久,李修元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夫子问道:“老师,这是什么曲子?”

“四张机。”夫子静静地回道,力图掩饰心里的波澜。

“我听了老师的琴声,心境有了一点些变化,好象感知力也在变强,我要学琴。”

抬头看着夫子,李修元认真地说道。琴声能让他得到安宁,眼下的他不是追求境界的快速提升,而是想要追究心境的宁静。

好象一的道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宁静可以致远。

“这是自然的事情,今天叫你过来就是要教你琴道。”夫子微笑着点头,刚才一曲只不过是有意试探李修元,想要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他。

“先学最基础的琴曲,在这之前先熟悉曲谱。”夫了轻声说道。

看着李修元认真的眼神,夫子转身取了一本琴谱递给他。

片刻李修元端坐于古琴前,神情端庄,耐心地听夫子为他一一讲解琴讲解着什么。

“这学琴之道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指法、手势、琴谱、音律、论说,只要你多学你练,就跟你在厨房里劈柴一般,自然熟练......”

李修元学习很快,夫子只是花了一时辰将基础讲完,又花了一个时辰将他如何按弹奏,以及指法......

李修元听了一遍之后,便试着拔动琴弦,渐渐地从生涩到成熟。

一坐便是一整天,夜色渐起,夫子进屋去休息,但李修元却依旧坐在琴前一遍又一遍地拔动着琴弦。

此时,李修元双手抚琴,指尖轻轻地拨动琴弦,音符跳动,刚开始的时候尤如山间溪水遇到了阻碍,时而叮咚,时而卡在石缝间呜咽。

渐渐地熟悉一番之后,手指划过,那音符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渐渐地不再有呜咽之声,而是换成了欢快的叮咚之声。

月光初升,少年英俊的面孔是那样的安静祥和,双手像是有着魔力般,指尖随着音符一起跳动。

“真是不可思议啊!竟然只花了一天的功夫就入了门,说出去鬼才相信。”

房间中,夫子听到琴音,眼角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随后缓缓闭上了眼睛,在琴曲中入眠。

李修元陷入琴音其中不可拔,像是入了魔般,整整弹奏了一夜,竟没有丝毫的疲惫,相反,只感觉心境无比的清澈。

第二日清晨,靠在琴边小睡了一个时辰的他睁开眼睛,只感觉自己发生了某些变化,以乎能够感知天地间的灵气。

他的眼眸中露出灿烂的笑容,他知道,他的境界又要突破了。

站起身来,走到夫子的书架跟前,随手拿了一本琴谱下来,只见上面写着三个字:四张机。

......

四张机,欲织鸳鸯断梭机,东风怎奈花影稀。

惊弦声断,无聊燕去,何日是归期?

“惊弦声断,无聊燕去,何日是归期?”李修元眉头轻皱,低声吟道。

这时,有声音传来,夫子走出了房间,来到客堂之中,看着李修元笑道。

“其实这首词应该是九张机,我嫌太长,只录了前面四阙。”夫子说完挥手点着了桌上的小火炉。

“先喝杯茶,一会你去煮早餐。”夫子叫停了李修元的修行。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洪荒圣母传

宇宙浪子

重生之绝世武神

风一刀

诸天老不死

锋任怨

不死武皇

xiao少爷

外门大师兄

就是不吃鱼

万界挖土群

从零输入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