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道断修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轻声一叹,李修元闭上双眼,静静地感受着身体的微妙变化。他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有修罗血脉,而且这一道金色的签文,到底来自何方?

一刻之后,帐篷之内,微弱的金色光芒悄然消失,就象从来没有过来一样。

天生不知道他的是,在他身体发生变化的那一刻,霸王陈虽然睡着了,却让身为公主的秦妙雨感应到了,静静行气的她睁开双眼看向李修元所在的帐篷。

“看来,你可是一个藏得很深的家伙啊?”秦妙雨双眸眯起,轻声说道。

如此真气波动,绝不应该是筑基境的修行者所有,虽然她无所谓,但是恐怕天风王国很多人都不如他。

“好大的动静啊!”

感觉到李修元停了下来,收回了外放的真气,秦妙雨轻轻地呢喃了一句。心道这一路上可有得玩了,想不到这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小家伙。

有意思。

李修元脸上的痛苦表情也渐渐淡去,伤势修复。

正欲平复气息躺下,就在这时,一道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渐渐地传进了他的耳中,让他顿时警醒,迅速起身拍了一下霸王陈。

“有情况!”李修元跟睁开双眼的霸王陈说道。

霸王陈神色都是一凝,一下子爬了起来迈出帐篷,望向远方缓步而来的身影。

这个时候秦妙雨也走出了自己的帐篷。

值夜的禁军也感受到那不急不缓的脚步,神色凝重的看着来者。

只见一袭黑袍的青年,踏着茫茫夜色,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来到了宫地的外面,顿时给人一种无比的压迫。

“魔域之人!”

霸王陈脸色难看,毫无掩饰的魔域特有的气息,他曾跟魔域的修行者交过手,与眼前人气息几乎一模一样。

来人静静地站在离帐篷不远的地方,神色淡然地望着走出帐篷的几个人。

“在下魔域君无忧!”

一句君无忧,让霸王陈和秦妙雨都皱起了眉头。魔域教主之子,年轻一代第一人,分神同境界近乎无敌的存在。

话音声落,霸王陈神色大变,即便是他也没有把握战胜眼前的对手。

“交出神符,你们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君无忧看着面前的三人,路过此地的他有一瞬间感受到了一丝神符的气息,若非离得近,他差点就忽略过去。

“我们没有你说的所谓神符,你找错人了!”秦妙雨冷冷地回道。

“那我自己动手来取了!君无忧身子一闪,顿时从原地消失,往秦妙雨冲了过去。

“唰!”

生死之间,一道剑光闪过!霸王陈长剑出鞘,有一抹惊人的剑光生气,挡在了秦妙雨的身前,往君无忧斩去。

君无忧眉头一皱,身子化成一道残影,避过霸王陈致命的一剑,左袖一挥,掌劲直扑霸王陈。

下一刻,移动的脚步未停,右手继续抓向秦妙雨,他要一击必中。

秦妙雨哪会惧他,同样运转真气,以掌化刀,迎向君无忧。

“嘭!”的一声!

双掌交锋之下狂岚卷起,一时间大地开裂,砂石狂飞。溅起的泥石,震骇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另一边,霸王陈持剑接过的另一道掌劲,体内气血翻腾,身子不由往后退了几步。

另一方的李修元收敛真气,在场只有他一人知晓君无忧口中所说的神符是何物,如果他料的没错,应该就是他身体内的那一枝还没完全化去的金签。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连老道士都不知道为何物的一枝金签,竟然会引起他人的注意,更没想到,能有人可以感应到这金签的气息。

“魔域之人!”

李修元神色凝重,他没听过君无忧的名字,但是他听说过魔域。

魔域,修罗天域最神秘的地方。眼前的青年年仅二十有余,却已是分神的境界,这让李修元感觉非常震惊。

为了此行,他向小芸了解过修罗天域的消息,魔域便是其中之一。

修罗域、魔域、妖域、人族所在的神域,并称修罗天域的东西面北,各有不相干,没想到今天居然有魔域之人来了修罗域的地盘。

小芸当时特意向他叮嘱,若遇到魔域之人,若是无事千万不要招惹,那是一个大麻烦,会跟你不死不休的存在。

同境无敌之人,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魔域之子很少出现在其他域里,每一次出现,皆会让世人为之震惊。

三人眨眼已过十数招,君无忧以一敌二,依然不落下风,招起招落,浩瀚的真气压制一切。

秦妙雨与霸王陈出招狠辣无情,招招逼命,不离君元忧的要害。

三人周围,大地地被阵阵罡风卷起,强大的破坏力将周围的一切都卷入其中。

眼见情况不对,李修元担心有失,取出了自己的弓箭,弯弓搭箭,瞄准了场中的君无忧,他害怕二人对付不了。

“嗡!”的一声轻响!

李修元手中的竹箭离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君无忧飞了过去。不等箭致,又是“嗡嗡!”二声轻响。

三箭齐发,一前一后射向场中。

但见三人招招相碰,便是空间也疯狂扭曲起来,狂沙怒卷,骇人的景象如同末日来昨一般。

然而这一切都被突如其来的三箭打破。

三箭先后射中了君无忧的右臂,只见一道血花射上了半空之中。君无忧神色一变,真气收敛,身子化为一道流光,瞬间撒离了战声,往远方奔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秦妙雨和霸王陈都是一怔。

回过神来的霸王陈沉声说道:“即刻拔营,离开这里!”

“即刻拔营!”

众位禁军反应过来,立刻动手收拾行装,行帐之间,数百人齐齐低头收拾行。

比起狼群来,今晚魔域之子的出现带给李修元带来了强烈的冲击,让他体会到了分神境的可怕

以一人之力逆天,并非只是传说的存在。

“怎么样?吓坏了?我看你那几箭很有力嘛!”看着一直沉默的李修元,收拾完行装的霸王陈笑着说道。

“不可思议!”李修元轻轻地说道。

他往日在道观修行,打交道的都是后山的野兽。下了山之后遇到的只是元婴境的土匪,即便这样也让他大天眼界了。

直到今天见着了分神境的大战,才让他感受到分神境修行者的可怕之处。

霸王陈点了点头,在他看来李修元表现的已经足够好了,他第一次接触到分神境的修行者时,可没有李修元这样镇定。

......

一直行走到第四天,绵绵无期的荒原终于看到了希望。

站在山路上,远远望去,一座城池坐落在苍茫大地之上,众人心神立马受到鼓舞。

天门关,修罗域天风王城的一座雄关,有洞天高手镇守的城池。

镇天门门关十数年之久的威远侯,在其成名之时,如今军中大部分士兵都才刚刚出生,对于这位武侯,了解并不多。

天风王国传奇人物之一的威远侯,不论兵法还是武力都极为强大,天风王国侯爷极多,但是能跟威远侯相比的,百年来却从未超过十位。

当送亲队伍看到远处天门关时,一路上压抑的心情顿时松了下来。

然而,他们似乎忘记了,他们还在离开荒原的山路上面。

望山跑死马,虽然看着很爱,其实离得还远着呢。

看着雄关在前,一行人都忘了,他们没日没夜的赶路,其实是为了躲避一个人,一个让人胆寒的魔域之子。

初升的阳光下,众人前望发现,他们眼中的恶魔,那位魔域之子披着晨曦缓缓走来。

绝望是什么,绝望就是马上要看到希望时,却发现希望却是那么遥不可及。

送亲的队伍经过十余日的奔波,本来已经要到达最安全的地方,却在离得最近的地方,遇到了无法迈过去的阻拦。

荒原则过,眼前是山路崎岖。

在队伍不远处便是悬崖,连跑的机会都没有,若掉落下去,或许霸王陈和公主能够活命,但其余人必死无疑。

君无忧平静地凝视着秦妙雨,他为神符而来,对其他人没有兴趣。

秦妙雨目光毫不退让地迎了上去,霸王陈的也仗前上面,站在了秦妙雨的身边。

三人无言,对峙了片刻,谁都没有开口半句。

最终,霸王陈的剑首先动了,三人中,他是最弱,他必须为公主创造机会。

剑过无痕,快到极致!连李修元都没有看清楚,这一剑便攻到了君无忧的身前。

然而,就是这看似无解的一剑,却被君无忧的长剑挡下。接触刹那,两人脚下大地顿时一裂,尘沙飞扬,真气震荡十丈远。

剑势被阻,霸王陈神色未见变化,握剑的手一转,剑锋转动,再进三寸。

君无忧剑招一变,身子微侧,荡开剑锋,旋即左手凝指,欲破霸王陈的丹田气海。

就在这一刻,秦妙雨身影已至,一剑光寒,无情地刺向向君无忧心口。

君无忧闪过一抹异色,身子一退,避开秦妙雨的攻势,并未选择硬碰。

只见霸王陈的剑锋再至,剑招毫无守势,招招不留后路,尽全力为秦妙雨留下机会。

秦妙雨领会之下,招式之间,每一招都看准霸王陈拼命争取的机会,欲要一击重君无忧。

两人联手,一者对自己无情,一者对别人无情,一时竟逼得君元忧一退再退。

“呼呼!”君无忧手一转,身狂岚澎湃,浩荡真气轰然荡开,一下震退两人。

君无忧右手剑招一变,顿时有雷鸣瞬降临,道道黑色雷霆如同千蛇狂舞,威势惊天动地。

眼见君无忧极招再出,霸王陈身影瞬间消失,一剑刺向前者胸口。

君元忧眉头一皱,左手两指夹住剑锋......却不曾想到,秦妙雨瞬至,一掌印在霸王陈的背后,两人合力之下长剑瞬间突破双指,刺入前者胸口。

一声闷哼君无忧强忍剧痛,强硬回招,右手雷霆轰然压下,两人口中顿时吐血,倒飞十数丈远。

剑身拄地,霸王陈半跪地上,一口鲜血吐出,显然已受重创。

秦妙雨同样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下一刻,君元忧身影已到霸王陈的身前,单掌落下,欲取其性命。

秦妙雨已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掌落下。

就在这一刻,一柄铁剑出现在三人的眼前,以雷电之势斩向了霸王陈跟前的君无忧。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哭泣的脚底板

土狗超进化

西山谣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元婴初期

轮回陷

静望天花板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