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慕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朱瑞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就把头垂得更低了些,不敢拿正眼去看父亲燕王。

燕王却神色平静,放下了原本端在手里的汤碗:“我知道了。先前你就提过,说是萧明德发现自己的妻女多了宗室访客,担心她们在图谋不轨。这还没两天功夫呢,萧夫人干的事就连寿昌伯的千金都察觉了。如此行事不密,他们阴谋败露也不是多难的事。到时候萧明德的处境确实会十分尴尬。你毕竟喊了他十八年的父亲,会为他担忧,也是人之常情。”

朱瑞羞愧得满脸通红:“都是儿子的不是,给父王添麻烦了。”

燕王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儿子遇到了难处,做父亲的不就是要替他想办法解决么?这是为人父的责任,原是我该当的。你能向我开口,证明你没把我当成外人,甚至把我看得比萧明德更亲近,我心里欢喜还来不及呢。这样的麻烦,多添些也无妨,我乐意得很!”

燕王是真的不介意儿子向自己提出了请求。朱瑞顾及十八年的父子之情,才会担心萧明德的处境,这是孩子心地善良、懂得感恩。儿子有如此宽厚仁善的品格性情,原是父亲的骄傲才是。他才不会生气呢!倘若朱瑞对萧明德见死不救,他们夫妻二人才要担心。他与王妃之所以不喜三皇子朱玏,无论如何也不想要他当自家的嗣子,不就是因为三皇子朱玏性情凉薄,乃是他们夫妻最厌恶的那种人么?

燕王是真的不生气,可朱瑞心里却越发觉得愧对于他了。虽然燕王以为他不知道,但他心里清楚,燕王并非他的亲生父亲,却承担起了一个慈父该尽的职责。正因为燕王对他是那么的好,所以他才不想给对方添麻烦。若非这回遇到的难事,是朱瑞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凭一己之力解决的,必须要得到燕王的助力,他也不会开这个口。帮萧明德,纯粹是朱瑞出于自己的私心,念及二人多年的父子之情,兴许还有萧明德事实上是他亲舅舅这个原因。可是对于燕王而言,萧明德与他有怨无恩,他是完全没必要对其伸出援手的。但他并没有回绝儿子的请求,这让朱瑞心中对他更加感激了。

朱瑞认定了燕王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无论旁人怎么说,他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了。生恩又如何?至今不敢跟他说实话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说是他的父亲呢?!

想到这里,朱瑞便恭敬地对燕王道:“父王觉得这事儿该怎么办才好?儿子原本想着,若是能提前得知萧夫人与宗室们的计划,拦截住他们的行动,那就一切好办了。萧夫人与萧琳不过是内宅女眷,能做得了什么?她们只是被一些宗室与武将利用了而已,顶多算是个从犯。只要把她们涉案的证据都消除了,官府无法定她们的罪,最终被处置的也只有那些男人而已。

“可是儿子转念一想,这事儿宗室内眷们多有参与其中的,就算消除了明面上的证据,女眷们的嘴巴却谁也封不住。万一她们把萧夫人和萧琳供出来,即使没有证据,皇上也依旧会认定萧将军有罪,萧将军依然还是会受到连累。与其叫他受此冤屈,还不如让他去做那个揭穿夫人罪行的人算了。只要他戴罪立功,哪怕有一点早期失察的嫌疑,皇上也不会猜忌他更深。只是……这事儿要如何操作,儿子就有些抓瞎了,不知该从何入手才好。”

燕王笑笑:“你这个主意不算坏,只是萧明德若是能狠得下心对付妻女的人,他也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了。我觉得他实在是有些糊涂了,都到了如今的境地,既然知道老婆闺女可能做了不好的事,他怎么不去拦着呢?柱国将军府是他的家,难不成他这个一家之主,连挡住外客进内宅,又或是禁止家下人等里通外人,都做不到么?除了找你这个便宜外甥想法子,他就再也没有别的主意了?”

朱瑞对此也曾有过腹诽,此时却是不好说出来的,只能尴尬地笑笑:“萧夫人因为丧子之痛,病得有些厉害。萧将军跟她说话,稍有不顺她意的地方,她就会哭闹得厉害,病情也随之加重了。再者……萧琳也有些疯疯颠颠的样子……萧将军怕她们的病情会加重,很多时候都不敢管得太紧了,只能由得她们去。萧少夫人倒是能把家里管好,但她毕竟只是小辈,没有萧将军发话,她也不能公然拦着婆婆与外人往来。”

燕王嗤笑:“萧明德这个性子哪,真叫人不知该说什么好。该心软的时候他不心软,手段该硬起来的时候,他反倒软了。他这般行事,得亏不是驻守边疆的大将,否则谁敢放心将大军交给他?!他也就是靠着还有几分忠心,守守皇宫,巡巡京城而已。”

他嘲笑了萧明德两句,便沉思片刻,随后道:“宗室里确实有人建议皇上,让四殿下去泰山祭天的,但这主意当场就被皇上驳回了。眼下是什么时节?皇上怎么可能放四殿下跑那么远的地方去?连出京城他都不会放人的!不过,既然决定要立储了,哪怕不能有盛大的立储大典,最起码也要去祭一祭太庙!倘若真有人想在四殿下出宫的时候下黑手,那这就是他们最有可能盯上的场合了。”

他嘲笑了萧明德两句,便沉思片刻,随后道:“宗室里确实有人建议皇上,让四殿下去泰山祭天的,但这主意当场就被皇上驳回了。眼下是什么时节?皇上怎么可能放四殿下跑那么远的地方去?连出京城他都不会放人的!不过,既然决定要立储了,哪怕不能有盛大的立储大典,最起码也要去祭一祭太庙!倘若真有人想在四殿下出宫的时候下黑手,那这就是他们最有可能盯上的场合了。”

他嘲笑了萧明德两句,便沉思片刻,随后道:“宗室里确实有人建议皇上,让四殿下去泰山祭天的,但这主意当场就被皇上驳回了。

其他相关阅读More+

重生之无双王妃

清清萌萌哒

我真不想吃软饭

韩家大公子

真香的开挂人生

无知的米酒

重生做农民

绿竹下种草

1991从芯开始

三分糊涂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