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鸿武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过还有一件事我要去做,你见到我带回的那名青年了吧!他就是当年那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孟子禾说道。

“什么!我怎么感觉那家伙面熟!原来那家伙真是凶手!子禾你带他回来,一定有你的道理吧!”凌方幽幽地说道。

孟子禾看着凌方,眼中流露出一种能堪大任的眼神,见到仇人既然没有失去理智,能够看清深层次的存在,这个凌方日后一定能够成长成为巫山的一代大家。

“呵呵!凌方师哥果然聪明,这个他的名字叫血伊,是煞族的二皇子,他也是受了他父王的命令前来偷袭,而她的父王是受到了蛊惑,所以,罪魁祸首还是这个血伊,但是我们的血债却是要由煞族之王与蛊惑之人付出,现在这个血伊已经站在了我们这一边,他跟着我来,便是想要得到巫山的原谅的。”孟子禾解释道。

“原来如此!呵呵,我就知道你有你的道理!不过我们现在还不能公开,这件事情必须等到宗门大赛之后交由药老吧!我怕现在这个事情出来,影响宗门!”凌方担忧地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

相视一笑,二人居然想到了一起,不愧是从小玩到一起的朋友。

告别了师娘,凌方二人再次来到了大厅之上,还好,古依柔带着血伊并没有跑多远,血伊见着这个巨大的广场之上摆满了数十个擂台,内心之中十分痒痒,血液里就是好战的基因让血伊看着擂台就十分渴望冲上去大战一番。

见到孟子禾前来,几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当天夜里,凌方就带着孟子禾与血伊偷偷地来到了后山之中的一个大溶洞之中。

因为孟子禾归来这么重大的事情,凌方可不敢瞒着老祖。

三人从空中降落下来,落在了溶洞中的石台之上,这时修炼中的药老头居然背着身子,躺在了一个小蒲团之上憨憨地大睡。

孟子禾拉住就要上前的凌方,示意他不要去打扰,三人便静静地等待着药老头的苏醒。

过了许久,背着身子的药老头才缓缓地伸了一个懒腰,拿起身边的紫玉葫芦仰头喝了一大口,一种舒爽的声音发出。

“呵呵!药老祖,您可终于醒了!我都在这矗半天了!一口水都没喝!”

“哼!混小子,老头子一天要主持一百多场比赛,你倒好,半天死哪里去了!老爷子晚上连一个送吃的来都没有!”药老头破口大骂这凌方。

“呃!老祖赎罪!我把您这茬给搞忘了,之前都是白师姐负责您的饮食的,今天我第一次当差,给搞忘了!”凌方懊恼地说道。

孟子禾看着这个不着边的药老头,还是那个当初在四季山脉与自己相处的那个瘦老头。

“哈哈!药爷爷既然还没吃,那么今日我便露一手给药爷爷尝尝鲜吧!”孟子禾微笑着说道,便站起身来,旁边的台阶之上虚空一展,一个简易的烧烤架子便出现在了孟子禾的身边。

紧接着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些鲜肉,这些可都是孟子禾在蛮荒世界之中储存的,自从四季山遇险之后,孟子禾的空间戒指之中始终储存大量的食物,以备不时之需。

添柴点火,一气呵成,甚至药老头一转身便看见一个背着他的青年正在支起一个烧烤架子,在专心地烧烤。

很快,肉香味便在整个溶洞之中飘出,孟子禾的烤肉手法外酥里内,肉香之中有着一股诱人的勾人心的味道。

“这两个小娃娃是哪家的?”

药老头转过身子才看见凌方身边多了两个人,心里一阵诧异,自己刚刚居然没有感觉到这二人的存在。但是很快,药老头便被孟子禾手中正在烧烤着的肉给吸引了。

“药爷爷!你看这是什么?”

孟子禾举起了手中的紫玉葫芦,笑嘻嘻地说道。

“你是!你是!你是小子禾!哈哈哈!你是小子禾!”药老头突然大叫到。

“哈哈!药爷爷,我回来了!”孟子禾开心地说道。

“我就知道你没事!太好了!你这几年到哪里去了,我们在地心岩浆层找了好久,可是连你的影子都没找到,这些年你哪里去了啊!”药老头激动地说道。

“呵呵!给,药爷爷!这块独角羊的肉可是肥而不腻,我在喜欢的一种兽肉哦!”孟子禾笑嘻嘻地说道。

机械般地接过了孟子禾手中的烤肉,但是眼中还是带着对孟子禾的问题。

“呵呵!药爷爷,这说来话长,您先吃了肉吧!我细细向您说这些年的经历!”

孟子禾比重就轻地诉说着这些年自己的在蛮荒世界中的遭遇,有些过程孟子禾甚至都是一句带过,因为有些事情在这个位面之上的强者知道也并不是好事,甚至孟子禾连邪神天罚的事情以及科技发达的蛮荒世界都没有详细述说,他不想让药老头颠覆整个的世界观。

虽然孟子禾避重就轻,但药老头与凌方听着孟子禾的述说都紧张得长大了嘴巴,特别是自己与大螃蟹战斗之时,与上千只镇派势力在沙漠之中生死极速,让凌方的嗓子眼都提了上来。

这一夜,孟子禾诉说了许多,但是孟子禾最终还是要把身边的血伊介绍给药老头。孟子禾特地讲了血伊血舞两兄妹的事情,就是想让血伊在药老头面前有个赎罪的机会。

“子禾!你身边的这位朋友,我没猜错的话,他便是当日与你一起掉入万丈深渊的那个血伊吧!”

药老头的眼光果然毒辣,孟子禾铺垫了很久就是想着如何介绍血伊,没想到药老头自己说了出来。

孟子禾微笑的,点了点头,等待着药老头的发落。

“当年之事确实蹊跷!巫山被攻击的一刻,承元他们便被埋伏!这一定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既然你说煞族也并不知情,我想一定也是被蒙在鼓里!这位朋友你说是吗?”

药老头向着血伊问道。眼神之中虽然还有着一丝的这关恨意,但是却并不强烈。

“药老!当年我们确实得到了消息,前来击杀巫山隐藏的绝世级,这是一位仙界之人所做的承诺,我族人死伤惨重,我承认,我们被利用了!今日我血伊愿意在巫山赎罪,以补当年之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手机版网址:

其他相关阅读More+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