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何平用后世的眼光看自然不觉得羊州跟京城有多大差别,但对毛春华这个第一次接触京城和羊州的人来说,两者的气质区别非常明显。

“咱们去哪啊?”毛春华问道。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跟兆坤二哥在这里弄了个制衣厂吗,咱们先过去看看,然后在羊州玩几天之后再去南山逛一逛。”

半年时间没到这边,也不知道制衣厂和蛋鸡养殖基地都发展的怎么样了。

虽然有韩兆坤和洪旗在管理,时不时的也会打电话跟他汇报汇报情况,但总归没有亲眼见到的实在。

再次见到韩兆坤的时候,韩兆坤的变化让何平有些吃惊。

“二哥,我说你最近是吃了催肥药了吗?”

“我能跟你这甩手掌柜的比吗,还不是给你打工。天天起五更爬半夜的,连都饱饭都吃不上,暴饮暴食能不胖吗?”

“瞧你说的,你不也是老板吗?”

韩兆坤比两个月在韩屯的时候肉眼可见的胖了一圈,比去年来的时候就更胖了。

“体重不重要,你看哥这一身打扮。”

韩兆坤跟何平显摆起来。

用何平的眼光看,韩兆坤这身西装自然是土的不行,尤其是还配了条大红色的领带。

但按这个年代的眼光来说,韩兆坤这一身衣服还是很吸睛的,关键是牌子。

韩兆坤把脖领子掀开给何平看,“你瞅瞅,名牌儿,国外的。”

“行了,别显摆了,这给你飘的。”何平打击道。

“嘿嘿,我这不是为了谈生意嘛,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你是不知道,穿上这身出去谈事情,那成功率就是高。”

何平懒得管韩兆坤怎么谈生意,他更关进的是制衣厂的发展。

“走,我先领你们俩去住的地方,然后给你们接个风。”

“接风等晚上的,放完行李你带我上制衣厂看看,你不说现在发展快吗,我看看究竟怎么样。”

“放心吧,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韩兆坤带着何平他们来到第一纺织厂对面的招待所,放下行李之后准备带着何平去制衣厂看看。

“春华跟着去不?要是累了就在屋里歇一会儿。”韩兆坤问道。

何平看向毛春华,征求她的意见。

毛春华好奇何平说的制衣厂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不累,跟你们一起去看看吧。”

“那咱们走。”

制衣厂距离这里不远,走路十分钟左右,还是那排熟悉的民居。

“为了扩大规模,我把旁边的房子也给租了下来,这一片这几栋房子都是咱们的地盘。”韩兆坤介绍道。

他领着何平走近一间民居,房间里原有的家具早就被腾空,变成了一台台的缝纫机,呈一字型排开,每个屋子都是这样,整栋房子里至少摆了五六十台缝纫机。

布料甚至都没有地方堆,只能放到角落里。加工好的衣服更是堆成了山。

“嘿嘿,这干的太快,衣服还没来得及整理。”

韩兆坤用脚踢了踢堆起来的衣服说道。

“咱们现在多少人和机器了?”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180台缝纫机了,工人243个人。”

何平好奇,“裁料和杂工用不了那么多人吧?”

韩兆坤解释道:“现在我们的衣服是供不应求,晚上还得加班,我们歇人不歇班,晚上也有不少人加班。”

何平深深的看了韩兆坤一眼,孺子可教,这才半年的功夫,就深谙资本家的套路了。

韩兆坤见何平看他的眼光不对,抱屈道:“这事可跟我没关系,都是她们主动想加班的。”

他靠近何平小声的说道:“咱们这些工人里,那些手艺好的,一天就能挣三四十块钱,干一天顶她们在厂里干一个月的,她们能不积极吗?有的人连班都不上了,跑到咱们这来打工。”

“真的假的?铁饭碗都不要了?”何平惊讶道。

“没见识了吧?你都说了是铁饭碗了,旷几天工又有什么关系,又不会开除。”

何平进入了思维误区,忘了这年代的工作单位都是真正的铁饭碗。别说你旷工了,就是跟厂长干一仗,单位都不会辞退你,很多人连辞退这个词都没听说过。

何平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女工的表现,干活确实非常卖力,韩兆坤带着人进来参观,丝毫没有分散她们的注意力。

七月初的羊州白天气温都在三十多度,并不宽敞的民居内,不仅摆满了机器,还有几十号人,成堆成堆的布料、衣服,空气闷热、浑浊。

何平在屋里待了一会儿就觉得要窒息,可女工们却能在这里一干就是一天。

“这屋子里太热了,怎么不弄一些风扇?”何平问道。

韩兆坤不好意思的笑道:“我这不寻思着省点钱吗?买风扇是一笔钱,电费也是一笔钱,挺贵的。”

何平笑骂道:“都干多大的买卖了,差这仨瓜俩枣的?”

韩兆坤没转过这个劲,“都是来干活的,又不是来享受的,没听说过哪个工厂还给工人配电风扇的?”

何平瞪了他一眼,“要想让马儿跑,你不给马儿多吃点草怎么行?”

韩兆坤还有些犹豫,这么大的地方要买风扇,可不是一笔小钱。

“瞅你那抠搜的样!这样吧,这钱从我的分红里出。”

“瞧你这话说的,这不是打你二哥的脸吗?行行行,回头我就去买风扇,每个屋都给他们配上。”

何平这才满意:“这还差不多。干大买卖就得有干大买卖的样,别老抠搜的。”

韩兆坤一脸的心疼写在脸上,“知道了。”

“咱们生产和销售情况怎么样?”何平问。

“咱们现在还是以夏装为主,产量比较高,每天都能保持在一万五千件以上。周围几个省份的市场都已经被我们打开了,每天做出来的衣服,到不了第三天就会被兄弟们批发到外省的地摊和商店里。”

说到挣钱的事,韩兆坤开始眉飞色舞,“何平你是不知道,咱们今年真要发财了。就别说咱们俩了,光是咱手底下那帮小兄弟们,一个个的都跟着抖起来了,从年初到现在他们哪个没挣个小几万块钱?”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盛世无欢

寒时温

我在非人聊天群

我要吃胖

影后的嘴开过光

夜九白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