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何平跟毛春华在收拾东西,王抚大姐找了过来。

“这是要走了?”

“是啊,在京城待了一个多月了,要不是有事早就走了,再带春华去南方逛一逛。”

王抚大姐带着羡慕的语气说道:“还是你们这些大作家好啊,想旅行就旅行。”

“那你是光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再说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咋这么别扭呢?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的苦难都是你带来的。”

何平揶揄道。

王抚大姐瞪了他一眼。

“有正事和你说,《家慧》发不了。”

何平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我早知道。”

“我话还没说完。在我们刊上发不了,我们打算直接出版。”

何平吃了一惊,“出版啊?”

“怎么?你不乐意?”

何平嬉皮笑脸道:“那不是少挣了杂志连载的一份钱吗?”

“你钻钱眼儿里得了。”王抚大姐骂了他一句。

“开玩笑嘛!行,我同意了。”

“这还差不多。”

王抚大姐来就是为了《家慧》的出版事宜,何平签完字,她又叮嘱道:“不要整天想着挣钱,多把心思放到写作上,赶紧想一想下一部作品的事。”

何平叫苦连天,“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催,你这个黑心的编辑,比黄世仁都狠。”

“我看你是欠揍。”

跟王抚大姐皮了几句,何平还是屈服了,不就是嘛,等我回去把手机翻出来的,给你批发几个G。

收拾完东西,何平上火车站去买车票。

“媳妇儿,咱明天才能走,今晚去看电影吧?”

“好啊,看啥?”

“《牧马人》呗,你老公我的电影上映,咱们还没去看过呢。”

临行的前一天晚上,何平带着毛春华到电影院看了《牧马人》的电影。

电影院里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人满为患。

毛春华对何平道:“这人也太多了。”

“这才证明《牧马人》受欢迎嘛。”

何平看着电影院里的人,心里美滋滋的。

《灵与肉》是他穿越之后创作的第一篇,又是自己亲自参与的电影改编,总是有一股特殊的感情在的。

前一段时间刚到京城的时候碰见丛珊她还敢跟同学姜文出来吃饭,现在可不行了,估计现在她要是出现在公共场所,绝对会引起一阵骚乱。

毛春华沉浸在电影的剧情中,一双眼睛如秋水一般,荧幕的光反射到她的眸子里,美极了。

“灵均和秀芝的爱情真美好!”电影落幕,毛春华依偎着何平说道。

“这是理想中爱情的样子。”

“我们也会这样吗?”毛春华抬头问他。

何平看向她,“当然。”

夫妻两人沉浸在甜蜜之中,身边人纷纷起身离开,他们也跟着离开。

出电影院的时候,刚出来的观众们都在讨论着电影的剧情。

何平偷偷听了一会儿,大家普遍对《牧马人》的评价都比较好,他心里也跟着高兴。

临离开前,他又朝售票口看了一眼。今天是周五,售票口买票的人排成了长队,都是来看《牧马人》的。

虽然知道自己不会因此多挣一分钱,但何平心里有种被人认可的高兴。

第二天早上,何平和毛春华拎着行李赶火车。

坐绿皮火车时间长了,何平感觉自己还坐出了些感情。

火车慢悠悠的驶在铁轨上,窗外是7月的农田,沃野千里,阡陌纵横。

唯一难受的是天气太热了,7月初刚刚入伏,别说是南方的夏天,就是京城的夏天,何平都很不适应。

本来计划带毛春华出来玩一两个月,7月份就回平县的,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在京城就待了一个多月,出京的时候已经是7月初了。

“冰棍儿!奶油冰棍儿!”售货员推着车喊着。

何平可算是盼到了救星,“同志,给我来两根奶油冰棍儿。”

售货员掀开推车上蒙着的白被,给何平拿了两根冰棍儿。

“嘶~”

何平唆叻一口冰棍儿,浑身舒泰。

毛春华捅了他一下,身边男人的反应太丢人了。

“这不是太热了嘛,这大夏天火车上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毛春华慢条斯理的吃着冰棍儿,“你就是平时过的太舒坦了,一点点热都受不了。”

“春华同志,这我就得批评你了。怎么还能歧视你的革命战友呢?再说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劳动人民,户口可还是韩屯的呢,谁说我吃不了苦,实在是这关里的天气太热。”

东北人把山海关以外叫关外,山海关以内叫关里。

毛春华白了他一眼,这人一天就会耍嘴皮子。

“这要是能冲个凉水澡该多好啊!”何平倚在硬卧铺上畅想道。

“别想了,坚持两天到了地方让你洗个够。”

这火车越往南走越热,空气也变得闷热。如果不是为了陪老婆,何平现在都想打道回府了。

东北的冬天虽然冷点,可夏天凉快啊,夏天找个阴凉的地方,连风扇都不用。

以后可得挑好日子再出门。

火车在何平的苦中作乐中逐渐靠近羊东,后世国内旅行是用小时来计算时间,现在则是按天来。

在火车上待了三四天的时间,中间倒车的时候何平带着毛春华找了个招待所修整了一晚,才算是续了口命。

今年的羊州愈发的繁华了,这是何平时隔半年多回到羊州的第一反应。

他在大街上走着的时候,耳边全是熟悉的旋律和歌声。

“嗯,这个是邓丽君,这个是凤飞飞。”

毛春华问他:“这些歌你都听过啊?”

“耳熟,大概知道,羊东这边靠近香江,香江有啥好东西用不了多久就会传过来。”

毛春华是第一次来羊州,跟刚刚告别的京城相比,这里又是另一种感觉。

这个年代的京城无疑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羊东除了在经济上能与京城一比,其他并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

但毛春华就是觉得羊州看着比京城好。

“你说这是为什么呀?”她问何平。

“洋气!”

何平一语中的。

毛春华拍手道:“对,就是洋气,感觉羊州是要比京城洋气一些。”

其他相关阅读More+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