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刻钟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对于参与了赌局的十五人来说却过得颇为跌宕起伏。

每过一会儿就会有人在发现自己已经出局后摇头叹息。

虽然在听过赌鬼那番话后,不少人已经转而相信起陆景可以在屋内待满一个时辰来,但是注已经下过了,他们的心中总还抱着一丝期盼。

可惜这一次运气并没有眷顾他们,很快选择了一个时辰以内的那些人就都被纷纷淘汰,而后面的人则精神一震。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面前的屋门却是依旧没有被人推开,于是剩下的人的脸色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有人瞥了一眼赌鬼,心想难不成这次又让这家伙赌赢了?

而赌鬼这时候也是一副喜形于色的样子,他也觉得自己要赢了,剩下的人已经越来越少,除了老瞎子外没人比他押注的时间更长,而老瞎子自己又承认了他只是瞎蒙的。

这么看起来这次赌局最后的赢家应该就是他了。

然而又过了半个时辰后,陆景依旧没有从屋子里走出来。

于是原本已经准备接受众人祝贺与嫉妒的赌鬼脸色也渐渐变了。

什么情况?那家伙在里面待得时间未免也太长了吧?

就算小金刚劲中正平和对吊命有奇效,可是也不至于厉害的这种程度吧?还是说这门烂大街的内功练到一流后会产生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质变?

赌鬼知道这世上有些神秘心法初时修炼并不怎么起眼,但是随着内功境界的提升会变得越来越强。

只是他怎么也没法把小金刚劲往这上面联想。

还是说竹杖先生先前撒了谎,他的确没用全力,又或者之前受的内伤终究还是影响到了他,可按照老瞎子的说法,他已经没多少日子可活了,也没道理为了几个白贝撒谎吧。

赌鬼一边想着一边还又偷瞄了竹杖先生一眼,就见后者的脸上充满了惊喜与狂热之色。

老瞎子显然不是为了即将赢下赌局而高兴,而是为了自己在临终前终于遇到合适的传人激动。

看他这样子,八成也没想到自己会赢。

而就在这时之前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小侯爷也回来了,赶着一辆牛车,车上载着两张桌子,还拉了一车的吃食。

小侯爷跳下牛车,冲众人道,“天黑了,大家今天也辛苦了,先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打算去搀老瞎子,结果却听后者道,“你们先吃,我再等等,等陆景出来和他一起吃,我有话要跟他说。”

而赌鬼这时候也叫道,“那我也不吃,我也等着他!”

老瞎子皱眉,“老夫要找传人,你瞎凑什么热闹?”

赌鬼道,“竹杖先生放心,我不会坏了您的好事的,而且也愿赌服输,只是想要知道这次我究竟输在哪里,否则这饭我是一口也吃不下。”

老瞎子闻言一时倒是也不好再阻止。

而听了他俩的话,先前那个书生也开口道,“食盒一打开菜就凉了,想来那陆景应该也快出来了,既如此不如大家伙都再多等一会儿,到时候一起吃吧。”

他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多数纸人的支持,毕竟这里竹杖先生岁数最大,是长者,而且自言命不久矣,大家也不好让他在生命的最后时日里再吃残羹冷炙。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一等居然就又等了一个时辰。

直等得月上中天,一众纸人在门外面面相觑,

这下也不用纠结谁吃冷菜谁吃热菜的问题了,因为就算放在食盒里,这么长时间过去,那些菜也都冷了。

又过了片刻,有人开口道,“要不,咱们先吃点垫垫肚子?”

但很快就又有人道,“再等等,再等等吧……都等了这么久了,他应该也快出来了。”

只是他这话却是已经说得没有半个时辰前那么有底气了。

不过大多数人的确也都抱着这样的想法,毕竟这都快三个时辰了,想那陆景的内力就算再怎么深厚,到了这时候应该也快撑不住了吧?

所以最终一众纸人还是决定继续再等下去。

而这么一等,又是半个时辰。

这下门外诸人的脸上全都浮现出了惊疑之色,甚至都不顾上吃饭了,只是开始猜测起那扇门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因为他们不相信有人的内功可以强到这种地步,就算陆景不顾小侯爷先前每人只用一半内力的约定,全力以赴,将丹田里的内力全都耗光,也不可能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

众人正自惊疑不定,那扇门却是终于再次被人给推开了。

总算出来了吗?

很多人心中都长舒一口气,然而等看清出来那人的样子,却又俱是一愣。

因为从屋里走出的并不是陆景,而是丁六,还有本该排在陆景之后接替他的那人。

丁六环视了一圈四周,没看见吃的东西,神色不由有些失望,埋怨道,“饭菜你们这是全吃完了吗,也没说给老夫留一点。”

“不是,我们还没开始吃呢。”老渔翁道。

丁六一哂,“你这鬼话骗谁,现在都子时了,你们怎么可能没吃?”

“是真没吃。”赌鬼知道老渔翁的话没人信,于是也开口道,接着又指了指牛车的方向,“吃得还在那儿呢,就是全凉了。”

丁六闻言奇道,“为什么不吃,你们这是要一起辟谷吗?”

“为了等陆景。”这时候又有人道。

“等他干嘛?”丁六莫名其妙。

“竹杖先生说想和他聊聊,还有赌鬼也在等他,所以咱们合计了一下,不如就一起等着了,哪知道会等了这么久。”

竹杖先生的内伤一直是丁六在调理的,他自然也知道竹杖先生的身体情况,闻言立刻就明白了老瞎子想干嘛,摇头道,“你们等他,再等下去怕是要直接吃早饭了。”

“早饭?他在屋里究竟在干什么”

“帮煎药的吊命,顺便为她理顺经脉中散乱的真气。”丁六也没隐瞒。

只是他这话一出口,屋外顿时变得更安静了。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大道惊仙

浮沉

玄道争锋

百里追汉

窃香火者神

老墨成妖

命之途

莫若梦兮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