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江湖之远第二百二十五章很好“竹杖先生也有兴趣玩上一把吗?”赌鬼愣了愣,片刻后开口道。

老瞎子点了点头,“不可以吗?”

“自无不可,”赌鬼道,“这赌局本就是大家一起玩才热闹的,不知竹杖先生想押多久?”

“两个时辰。”老瞎子淡淡道。

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是石破天惊。

这下不仅赌鬼,就连周围其他人听到他的话也纷纷色变。

不过赌鬼毕竟赌的多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赌客都见过,只是失神了短短一瞬就又道,“竹杖先生确定是两个时辰,不改了吗?”

“不改了。”

赌鬼闻言又望向了剩下的两人,“你们也要加入进来吗?”

其中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摇头,“我读圣贤书,不好此道。”

而另一边的小侯爷则道,“你们玩,我的任期还没到,不碰和白贝有关的东西。”

“既如此那这一局便是我们十五人对赌了,大家这会儿估计也都没把白贝带在身上,只能麻烦小侯爷你来做个见证了。”

“好说。”小侯爷颔首。

而等交待清了和这场赌局有关的事情,赌鬼这才将目光又移向了老瞎子,恭声道,“竹杖先生,现在赌局已经开始,在下心中的疑问应当也可以问出来了,不知道竹杖先生能否为我解惑?”

老瞎子嘿嘿一笑,“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问我先前是不是没用全力对吗?”

赌鬼点头,“除了这个解释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让您押注两个时辰了。”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事关人命,老夫又怎能不尽全力。”老瞎子摇头。

赌鬼一怔,“那您就这么看好他吗?当真觉得他的功力有这么强。”

老瞎子并有立刻没回答,反而反问道,“你呢,你又为什么看好他呢?之前可是只有你一个人押一个半时辰。”

赌鬼摸了摸鼻子,“啊,这个嘛……因为我看过今年最新一榜天玑榜。”

见大多数人有些不明所以,赌鬼又解释懂,“根据天玑榜上的记载,陆景他修炼的内功是小金刚劲。

“这套武林中最基础的内家心法大家想必也都听说过,很多人都觉得它一无是处,但这么说其实并不准确。

“相比于其他功法小金刚劲也不是没有优点,它的优点就在于足够中正平和,让修炼者不容易走火入魔,同时也不容易被其他真气所排斥,所以在吊命的时候它的表现是会比其他真气要好上一些的。”

赌鬼顿了顿,坦然道,“当然一个半时辰我也没什么把握,只是凭感觉说的,毕竟我也没练过小金刚劲。”

“不错,看来你这赌鬼的名字倒也不是白叫的,”老瞎子听完后道,“老夫先前却是小看了你,以为你和另外两人一样,都是不学无术之辈,没想到你的阅历和见地都很不错。”

赌鬼忽然被人夸赞,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咧着嘴道,“没有没有,我之所以懂得比较多比较杂,也是为了跟人对赌,反倒是竹杖先生你……”

“我是真的瞎蒙的。”老瞎子悠悠道。

“啊?”赌鬼闻言有些傻眼。

“我希望他能撑到两个时辰,”老瞎子又补充了一句,语气里显得有些萧索,“因为老夫我等不了太久了。”

“什么意思,竹杖先生你等会儿还有事吗?”赌鬼下意识的道,但很快就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竹杖先生你……”

“老夫没多少子日好活了,”老瞎子也没避讳,直截了当道,“中了那一剑,老夫其实就应该死掉的,没想到却是又多活了十二年,这十二年算瞎子我赚到的,所以也没什么好难过的。

“唯独身上有门武功,若是就这么断了传承不免有些可惜,尤其一想到我死了以后,这门武功只能交到小侯爷手上,然后被你们用白贝抓着玩儿,我就更是越想越来气。”

包括赌鬼在内的众人听到这话都有些尴尬。

的确,他们找小侯爷抓绝艺,基本上就是想看看谁抓的绝艺更稀有,更厉害,但是真练的却是也没几个人。

尤其是武功类的绝艺,练了又有什么用呢,反正他们余生也不再出谷了,就算练到天下无敌又如何?

实际上大部分纸人在住进镜湖谷,有了大把空闲时间后,武艺反倒再没有什么进步。

小侯爷闻言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其实也不能怪谷里的纸人们懒,主要还是因为镜湖谷太安静平和了。那些厌倦了江湖厮杀尔虞我诈的人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只觉得镜湖谷是人间净土,梦想中的居所。

然而失去了威胁与来自外界的压力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却是也失去了人生的目标和努力的意义。

变得无所事事了起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侯爷其实也能理解道士酒鬼,老渔翁还有眼前的赌鬼为什么会变成眼前这幅样子,因为酗酒,骗人,和赌钱是他们在漫长的迷茫与空虚后能找到的打发无聊的最后手段。

某种……勉强可以称之为目标的东西,然而这毕竟不是真的人生目标。

老瞎子自言自语道,“我还是不服,我这功夫并不比他那剑法差的,关键还是我自己内功修为不行,发挥不出真正威力才败给他的,所以我找的传人内功一定要够强,才不会重蹈我的覆辙……”

说到这里他又抬起头来,“自从小侯爷跟我说起那个叫陆景的少年后我就开始留意他了,不到二十岁的一流境界,当世一共只有两个,很好,这很好……所以我今天除了救人外,最重要的就是过来亲眼看一看他,看他够不够格练我这门武功。”

“可你不是已经瞎了吗,还怎么亲眼看?”一旁的老渔翁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老瞎子也懒得搭理他。

结果过了会儿又听不远处的赌鬼道,“哪个……竹杖先生您当真要死了吗,那我……我能开个赌局,赌您什么时候死吗?放心,最后大家伙不管谁赢了钱,都会拿来给你买纸钱烧的。”

而醉醺醺酒鬼道士这时候也睁眼道,“谁,谁要死了,到时候灵堂上有酒喝吗?”

“我看你们三个是想比老夫先走一步。”老瞎子森然道。

其他相关阅读More+

仙道禁书目录

赫密斯之鸟

天意尘心

神龙摆尾巴

修仙从美食开始

替身

我不想再凉了

兰帝魅晨

血蓑衣

七尺书生

华山三绝

扁舟争渡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