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夏王朝,广山域,金阳县。

城南刘员外的新宅子闹了邪祟。

哪怕青天白日,走过刘家新宅,也仍觉阴冷森寒。

虽然至今没有闹出人命,但邪祟之事让人心中惶恐,刘员外一家仍然住在旧宅,不敢迁居。

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刘员外重金相酬,请到了一位年轻道人。

“道长,据说那东西邪性得很,你有把握吗?”

刘员外见这道士年轻,心里实在有些信不过。

年轻道士相貌清俊,气质脱俗,手执拂尘,背负法剑。

虽然一身道袍显得老旧,但鬓边黑发飘扬,别有一番洒脱之意。

这年轻道人听得刘员外开口,便笑了一声,出声说道:“小道修行以来,降妖除魔无数,斩过大妖,灭过鬼王,上天观仙府,入海游龙宫,区区邪祟而已,又怎会放在小道眼中?”

他语气平淡,没有骄傲,没有得意,仿佛在陈述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刘员外见他如此气度,心神一振,不由多了几分底气,连连点头道:“这就好,这就好。”

年轻道士拂尘一摆,做足了姿态。

“道长,前头就是我那宅子,只要你能清了邪祟,刘某人自当奉上一百两银子!”

“钱财是身外物。”

年轻道人轻笑了声,补充说道:“等小道收了这邪祟,员外再看着给。”

他走上前去,看着大门的铜锁,偏头看向刘员外。

刘员外颤抖着手,拿出钥匙来,又不禁问道:“非得要老夫同行?”

虽然他没见过邪祟,但宅子里闹邪是真的,心里此刻慌得两脚发抖。

年轻道人正色道:“宅子是你的,邪祟到此,必有缘故,须得你亲自化解。”

——

刘家宅邸。

无人居住,难免冷清。

显得有些荒凉枯寂。

许是邪祟在内,仿佛有些清冷阴寒。

忽然轻风吹拂,卷起落叶。

秋风萧瑟,令人生寒。

刘员外吓得脸都白了。

“这邪祟好高的道行。”

年轻道人神色凝重。

刹那之间,天色骤然黯淡!

黑暗席卷而来。

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道长?”

刘员外颤声着说来。

年轻道士没有回应,仿佛黑暗中只剩下了他一人。

周边没有半点光亮,只听风声阴厉,飕飕作响,阴寒彻骨。

嗡!

黑暗里忽然一亮,露出个凶厉狰狞的脸庞!

啊!!!

刘员外大叫出声!

寒意瞬间笼罩全身!

“大胆妖孽!”

就在刘员外以为自己就要被邪祟害死的时候,一声清喝,骤然响起!

刹那之间,有火光亮起!

只见黑暗如潮水般退去!

年轻道人左手朝上,夹着一张燃烧的符纸,如同掌心托着一团火焰!

他手里的拂尘,白色的尘丝卷成一团,不断抖动。

隐约可以从尘丝的缝隙之中,看到内中有黑色的物体在挣扎。

“道长?”

“无妨。”

年轻道士将卷成一团的拂尘前端塞入腰间布袋之中,然后抽出来,拂尘如旧,尘丝飘扬。

那布袋抖动了两下,然后就平静了下来。

“邪祟已经收了,小道给你几张镇宅灵符,清一清残余的邪气,你这宅子就干净了。”

“收……收了……”刘员外口干舌燥,想到刚才的场景,险些尿了一裤裆。

“是啊,收了。”

年轻道人这般说来,手上似乎有些痒,食指和中指摩挲着大拇指,又抽五张灵符数了数。

刘员外觉得他数灵符的动作,跟自己平常数银票的动作有些相似,顿时想起酬劳还没有支付给这位真正的得道高人,连忙掏出银票,递了过去。

银票一张,面额一百两!

年轻道人含笑点头,然后在五张灵符之中,抽出一张,递了过去。

刘员外面色微变,将剩余银票递了过去。

银票五张,足足五百两!

“对小道而言,除魔卫道才是正事,钱财只是身外物而已,员外实在客气了。”

年轻道士伸手接过五张银票,意念扫过官方印鉴,确是真钞无疑。

然后他才看向刘员外,笑了一声。

“员外切记,积德行善。”

——

午后,城外。

年轻道士解开布袋,往前一抖。

顿时一缕黑气落地,就地一滚,化作个小兽。

这小兽身形与熊相近,但高不过三尺,浑身黑毛,眼睛赤红,邪气凛凛。

咻地一声!

这小兽忽然往前扑去。

年轻道人竟然不躲不避。

小熊抱住了他的大腿,抬起头来,赤红的眼睛里,闪烁着水一般润泽的光芒。

“宝寿道长,这趟咱们赚了多少银两?”

“五十两。”

年轻道士感叹道:“这位刘员外着实是个大方的,咱们老规矩,一九分成,这次你那五两银子,先存在贫道这儿……等凑足了银两,回头建成道观,后院的柴房就归你住。”

小熊高兴点头,忙是说道:“好咧好咧。”

它不久前经受点化,开启灵智,拜入了这位道长门下,可惜只管吃,不管住。

后来道长说,只要它出钱,就可以在道观里买一块地方,今后建成了道观,后院就有它的住处,不用在道观门前的空地上风吹雨打。

它没有钱,只能跟着道长赚钱,好在道长向来大方,给了足足一成的分红。

再这么下去,不到十年,它就可以先在道观里买个茅房。

——

“穿越半年了啊。”

宝寿道长抬头看天,神色恍惚。

他如今的身份,是白虹观掌教。

白虹观近来半年,运势高涨,如日中天,在他努力发展之下,已是人丁兴盛。

目前除他这掌教外,观中还有这头熊族的护山大妖!

原先白虹观老掌教也是个有法力的,一年前下山降妖除魔,当场就被魔给除了。

道观内唯一弟子宝寿,自然而然成为了掌教,在吃光了道观内粮食之后,无奈下山游历。

半个月后,宝寿饿死街头。

然后死道士再睁开眼睛,就成了穿越者宝寿道长。

死而复生的宝寿道长,继承了部分残缺记忆,于是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死亡原因。

身怀真传,武艺超群,偏偏饿死街头,怎么都没有道理。

然后他总结出来原因,主要是前身性格迂腐,不思变通,以道门正统真传为傲,不愿放下身份。

既不愿意仗着武艺拦路打劫,也不愿意凭着本事另谋生路,只是一心想着除魔卫道,替人消灾解厄,顺便混口饭吃。

但是大夏王朝,太平盛世,佛门与道门并立,根本没有邪魔妖怪的生存之地。

既然没有邪魔,众生也就不需要除魔卫道。

于是道门真传宝寿道长饿死街头。

此后的穿越者宝寿道长,痛定思痛,进山偷了一头熊崽,点化成了熊妖。

在此之后,世间有了妖魔。

于是也就需要有宝寿道长这样除魔卫道的人物了。

短短半年,熊妖作乱八方,宝寿道长行侠仗义,积德行善,除魔卫道,至今已经攒得六千两银子。

当然,在二十一世纪杰出青年的教导下,这熊妖行事,也是秉持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理念,专挑为富不仁,贪赃枉法之辈下手。

例如这位员外,就曾募捐修桥,暗里偷工减料。

“再攒个万八千两银子,就可以重建道观,布置阵法了。”

宝寿道长这样想着,揉了揉眉心,暗道:“这跟着我穿越而来的混沌珠,能够加快修行进度,能够增强战力,但最重要的,还是布置相应的阵法,才可以将它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等道观建成,阵法自成!

从此之后,他亲自坐镇道观,以他眉心中的混沌珠,来作为阵眼。

那么道观灵气之盛,将会堪比仙境,修行起来,一日千里。

道观所属范围之内的天地灵气,都将经由混沌珠吸引,归入自身,助益修行,那么修炼速度,必将百倍提升。

更重要的是,凭借混沌珠的力量,阵法增强千百倍不说,他的道术威能也将得到极大的增幅。

在道观的一亩三分地,就算大夏国师亲至,都毫不畏惧。

他这样想着,将熊妖收回袋中,往下一座城出发。

然而才走出几步,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清喝。

“妖道哪里走!”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喵皇传

一觉之主

剑气满乾坤

翻书听风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广白道公子

天龙豪侠

小?米

神探孟雨之难解的刀痕

江云梦飞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