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异世龙逍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放心。”我微笑摇头,道:“联盟佣兵团可不是那么容易出事的。说不定,他们是发现了这次华诞的危险,所以才没有参与。”无论从实力还是影响力上来说,联盟佣兵团都是八大领主中最强的一个,想要出事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或许,真是发现了什么吧?

“现在就走吗?”菲丽雅略带遗憾的道。“希望,西琴妹妹不会出什么事吧!”

“有剑神保护,她能出什么事。”我摇头轻笑,对于西琴格雅这么轻易的打入她们内部,只能报以苦笑。

“龙团长,或者我们可以同行。”风老头走了过来,插口道:“原路而行的话,我们也必然要再度经过联盟城。”

“不行,如果真的出了事,车队的赶路速度,就太慢了一点。”我断然拒绝道。事实上,这并不是真正的理由,主要还是不想与西琴格雅他们的关系陷的太深,要是出事,等我们赶过去也未必来得及。况且,我完全可以自己先赶过去看看,让菲丽雅她们先和车队待在一起。

“那好吧!”风老头沉默的看了看我,点头道。

主意打定,我决定明天一早就跟车队分道扬镳。一夜的动乱,让众女都已经十分的疲惫,打定主意之后很快就一个个进入帐篷休息了。

我却悄悄的来到了附近的山顶,该是时候解决梵天的事情了。

近一个晚上经脉被禁,又被凤儿施加了束缚术,还要不时的承受来自暗黑圣女奥菲丽的折磨,这一个晚上,已经成了梵天有记忆以来,最黑暗的一个晚上了。而对于自己命运的忧虑,让他更是片刻不得安宁。

“呵呵,杀手,杀手的目标,还有雇佣杀手的人,都待在一起,这场面,还真是够奇特的。”看着脸色苍白的梵天,以及显得兴致勃勃的奥菲丽,我轻笑道。

梵天脸色一变,当看到奥菲丽时候就有的预感终于得到了证实。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以暗黑一族的圣牌命令魅影进行刺杀的任务不但失败,而且,连是自己委托的任务着一点也被目标知道。

“魅影,你不讲信用。”他愤怒的朝着奥菲丽骂道:“想不到,杀手一族暗黑族居然已经堕落到这样的地步,出卖雇主来保全自己性命。”

“是你自己太没用。”奥菲丽嘲弄的道:“还是盗神呢,被人跟踪了几十里都不知道,就你现在这样的水准,居然还想玩刺杀?”

“什么?”梵天大骇,对于一个盗贼来说,被人跟踪却不茫然无知,这绝对是件恐怖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没什么,想从你身上找点黑暗议会的线索。”我坦然的耸了耸肩膀,微笑道。

“黑暗议会?”庞大的恐惧,让梵天再度呆滞。如果对方的目标是这个,那无论他是否说出自己知道的一切,他的命运都已经注定。说出来,黑暗议会一定不会放过他,而不说的话,眼前这一关就过不去。

“是啊!”我微笑道:“你可别说你不知道哦!”

“可我真的不知道……”梵天强笑道。

“不到黄河心不死。”我无所谓的道:“第一,你的武技和黑暗议会的杀手一样,就连装备也差不多,所以,那次决斗,你才可以活下来,你不会以为自己真的那么好运气吧?第二,我监视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还有,你身上的魔法禁制,也是黑暗议会所独有的。第三,你的魔兽,那种恶心而又可爱的飞翼兽,大概也可以说明你的身份了。”

“……”梵天沉默下来,要说被人跟踪了几十里已经是耻辱,那被人暗中监视了几天,那只能说明彼此之间实力差距太大了。

“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我微笑问道。

“左右是个死,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的。”梵天猛一咬牙,终于决定光棍一次。

“很不错。”我点了点头,道:“我希望你一直能够维持这个态度。”单手一探,已经轻轻的印在他的丹田位置,丝丝真气犹如浪潮一般,逆流而上,一点一点的冲刷着他体内的经脉。

一声闷哼从他的口中传来,那种经脉逆流的痛苦,不是切身体会是绝对想象不到的。就像全身上下,都有尖锐的钢针不断的挑动一般,只是片刻之间,他的身上已经大汗淋漓。

“住…住手。”梵天显然不是个坚强的人,或者以前是,但现在这个沉迷于以往光环之中的盗神却只是一个心灵脆弱的人。所以,很快他就坚持不住了。

我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容易,神级的高手这么脆弱,大大出呼了我的意料。事实上,我根本没想过靠逼供从他口中知道什么,只是单纯想折磨一下这个堕落的盗神。

“我身上的魔法禁制,已经解除了吗?”放手之后,梵天虚弱的问道。

我微笑点头,道:“要不然,现在你已经死了。知道天命吗,就是有了他的前车之鉴,我才能在抓住你的同时,解除你身上的魔法禁制。”

“那你必须保证,在我说出一切之后,就会将我释放,不会再伤害我。”梵天眼中闪过希冀的光芒,急切的道。

我淡然点头,而后,急于活命的梵天开始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一点一点的说了出来。从他的口中,我对于黑暗议会的势力又多了些了解。

在大陆上苦心经营几千年,黑暗议会的实力虽然比起神圣教廷还有所不如,却也绝对是一个巨无霸。不说其它,单是杀手工会和盗贼工会这两大工会,实力就已经很不简单。整个议会,地位最高的自然是议会的议长,然后是议员,然后是议员的手下官员,似乎还有一个专属黑暗议会的城堡。不过,梵天对于黑暗议会,了解十分的有限,城堡的位置,议员的数量,他都是一无所知。不过,盗贼工会这边,却是知道的再清楚不过。

议会骑士团因为是由两大工会各自选择人手,所以,有一半的控制权在盗贼工会手上。但这只是受它控制军队的一小部分,尼古拉沙帝国直接受议会管辖的上百万大军,黑暗议会最少可以控制一多半。就以曼罗为例,曼罗剑士团,曼罗魔导团,就控制在它的手上。特别是魔导团,这次内乱并没有他们的参与,但是,由几百名魔导士组成的魔法军团,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就杀手工会来说,基本排名前十的杀手团都和黑暗议会脱不开关系,至于到底有多少类似于天命这样的杀手组织,那就不得而知了,怎么说也不会少于二十个。也就是说,只要有必要,杀手工会随时可以调集超过二十名超阶杀手,那可都是中阶以上的圣级高手。

这些是我真正关注的,至于其它例如佣兵工会哪些长老啊,分会会长啊什么的是盗贼工会的人,就不是我关心的了。总的来说,尼古拉沙帝国超过一半的实力,根本就是受盗贼工会控制的。所以,就算菲德有心与盗贼工会拆伙,也绝无可能,因为这就意味着尼古拉沙帝国马上会一分为二。

我毫不怀疑这些信息的真实性,斗气被制,又被折磨的十分虚弱的梵天心头的每一个想法,都瞒不过我。就连他一些刻意隐瞒的消息,也在我心里一一流过。

“富兰克会长在黑暗议会也只是一名议员,黑暗议会的议长,就连他都未必知道,更何况是我。所以,这些事情你就是问我也没用,我真的不知道。”梵天苦恼的道。

“那好吧!”我微笑道:“问话就到这里。”

“那什么时候可以放我离开?”梵天急切的道。

“问她吧!”我指点了一下凤儿,道:“跟踪监视你都是她的杰作,所以,是不是就这样放了你,也由她说了算。”

看到梵天目瞪口呆的神情,凤儿在我心里偷笑道:“主人,你好坏。”

微微一笑,由始至终,我都没让他活着离开的打算。他合作的好处,就是少受点痛苦而已,就算不合作,凭借着读心能力,我也可以一点一点的翘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枉你也是大陆上有数的高手,却不守信用。”梵天明白了我的意思之后,大骂道。“卑鄙小人,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小人吗?”我冷冷一笑,道:“放了你让你再继续找人或者找机会暗杀我和我的家人?哼,办不到。”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医神至尊

伊申响

我有一面招魂幡

泡不完的枸杞

傲视秋霜

傲霜陌漓

吃出个星辰大海

文羽54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