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异世龙逍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微微的睁开双眼,眼前的环境让我立刻忘记了浑身的伤痛。眼前是一整片由巨木组成的森林,而我正躺在一棵巨木的树枝上。摇了摇头,我脑子慢慢的由迷糊转为清明。看了看头顶,是郁郁苍苍的树枝,隐约之中,又可以看出巨木的上面,漏出一片纯净的天空,那是我从没见过的蓝色,是如此的洁净。很明显,我是从上面掉下来得,但是,我怎么会来到这片奇怪的森林呢?这里的树木是我从所未见的巨大,即使是走遍整个地球的我也从没见过。

奇怪!我不是应该在与忍者和异能者的战斗中,因为强运第七层的《逍遥诀》走火入魔而与三本他们同归于尽的吗?我试着动了下,还好,虽然浑身剧痛,全身骨折的七七八八,但是体内却因为真气的保护没有过多的伤及内脏,相信还不会危及到生命。我试着运行真气,惨,丹田内空空如也,而全身经脉处处堵塞!看来是最后的自爆把全身真气散入了周身穴道,这也很好的说明了为什么我会从那么高掉下来还没死的原因。想来这样沉重的内伤,就算有很好的条件疗伤,也不是十天半个月就可以恢复的,更何况是现在处身于这样的森林之中。

好在我向来豁达,虽然处境凄惨,但是能够活着已经让我打围振奋,现在最迫切的事情,莫过于先治疗一身沉重的外伤。因为浑身伤痛,我只能继续趴在树冠上,艰难的把身上的骨骼一一正位,其中所受的错骨之痛,饶是我心志坚如铁石,还是不可抑制的发出惨叫。好不容易坚持到把所有的断骨正位,我终于在剧痛中晕了过去。

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剧痛已经消减了很多,也使得我的精神也好了很多,不过现在断骨刚刚接好,我只能一动不动的躺着,好在这根树枝实在巨大,光是横躺的宽度,就不比一张双人床窄多少。躺在上面,与躺在床上也没多大区别。不过想到最少还得在这里躺个十天半个月得,还是让我禁不住的想苦笑几声。随手捡起身上的一张树叶,轻轻的捏在指间,我嘬唇吹了起来。

用叶子吹奏,是我在和师傅一起住在山上的十六年里慢慢的学会得,自从师傅拣到我以后,就带着我一直住在了山上。不过我从来也不管他叫师傅,一直都是“老头子”“老头子”的乱叫,而他则叫我“臭小子”以示报复。老头子很博学,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琴棋书画无一不晓,无一不精,不过每次我都会说他是样样知晓,样样稀松。从小我在学习武功之余,还会跟着他学习各种杂艺,所以,我也算是琴棋书画样样知晓的了。最早的时候,我学的是萧,不过后来我觉得拿个竹萧太麻烦,就决定改用叶子吹奏,几年下来就让我会了用叶子吹奏的一手绝活。每次当我心烦的时候,就会拿起叶子,随心所欲的吹奏一番,不过我怎么也想不到,在这样的原始丛林之中,也会有生物欣赏。

赶过来的是一头奇怪的“蜥蜴”,之所以说他奇怪,是因为它的个头实在太大,以前我见过的最大的巨蜥在它面前也有如婴儿一般,只是一只爪子的高度就已经超过了我的身高,全身的身长怎么着也得在五十丈以上,更奇怪的是它是飞着过来的,而且直接就落在了我的头顶上方,把我的上方遮盖的严严实实,所以看不到它的翅膀。它的一个降落,就像平地刮起一阵飓风,直接把我从树上刮到了地上,饶是我已经离地不过十来丈高,还是被这重重的一摔摔的我是经脉寸断,刚刚接好位置的断骨再次错位,我只觉得浑身一阵剧痛,鲜血狂喷中,晕了过去。

我再次醒了过来,却觉得身体舒服了许多,就连错位的骨骼也似乎完全接好了一般。难道这样的原始丛林中也有人迹吗?好奇中,我慢慢睁开了眼睛,左右看了看,我还是在刚刚摔下来的树下,只不过刚刚那只巨蜥正在我头上用一对比我人头还大的眼睛在瞪着我,我奇异的发现它全身都是金黄色的,连同眼睛也是,金黄色的鳞片披满全身,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巨大的头颅上两只尖角左右撑开,长长的胡须自然的垂下,它的身形远看虽然很像是蜥蜴,但现在近看却绝对不会将它与蜥蜴联系起来。

本来这么大的生物怎么着也会让人感到恐怖,我却只觉得它浑身都充满一种神圣的感觉,还有就是威严,无可言寓的威严充斥着整个天地。这一刻我深深的为这片天地能够孕育出这样的生命感动,这绝对是宇宙的奇迹,是造物主伟大的杰作。这一刻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忘记了浑身上下那足以让我死掉N次的沉重伤势,只知道呆呆的看着对面的生物,完全没注意到那巨大的眼中从饶有趣味到无趣再到不耐烦的转变。

“人类,为什么你会出现在神圣的龙岛之上,你可知道任何敢于闯上龙岛的人类都将受到伟大龙族的追杀?”奇异的声音突然在我脑中响起,不是在耳边,而是直接的传到我的脑海里面,将我从失神之中唤醒过来。那声音不是汉语,也不是我所知道的任何一种外语,但是我却可以很清楚的明白话中的意思。

“我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所以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我用汉语礼貌的回答对方的问题,对于它拥有高等智慧,我没有一丝的诧异,既然是天地的奇迹,那么拥有智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很明显,他听不懂汉语。于是我改用英语,法语,德语等等,反正只要我能说的上的语言都轮流说了一遍,可惜的是,从对方茫然的眼中我很容易的发现:他全部听不懂。这时候,那奇异的声音再次响起:“为什么我不能听懂你的语言?要知道,作为龙族的族长,我已经生存了几万年,在大陆上所有存在的种族的语言,我都已经掌握。为什么我偏偏不能听懂你的语言,而且很明显,你刚刚使用的语言也有好几种,为什么我都不能理解?难道说,你不是生存在这片大陆的生命?”

这个时候,空中传来了一阵风响,紧接着又是几头与它很类似的生物出现在了空中,除了鳞片的颜色和体形的大小,他们几乎一模一样。很明显,这是一个我完全没见过种族。苦笑了下,我大致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我想自己现在应该不在地球上了,要不然不可能会看见这样的生物。如果只是一只,我还能认为是如同天池怪兽一样的神秘存在,可要是一个种族而且是如此庞大的个体,那么在地球上完全没有听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想到也许再也见不到把自己从小带大的老头子,我就感到好生心痛。再想到以后要独自在这样的陌生世界里生存,我不禁有点茫然。

后来的有五头“蜥蜴”,哦不,应该是六头,最小的一头只有两米来长,对我来说,她的个头才比较正常,但是对于她的同类来说,她的个子实在太小了,所以我马上把她划到了小孩子的类型中去。她的鳞片和眼睛也是金黄色的,眼睛是那种最纯粹的金黄,毫无一丝的杂色,看在我的眼中居然有一种震撼灵魂的美丽,滴溜溜转动的眼珠也给我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除了纯真,还有的就是调皮。天啊,我居然在其中看到了恶作剧的光芒,我直觉的知道,她在打我的主意,而且显然不是好意。但我却没有一点危险的感觉,就好象有个可爱的小女孩在偷偷的打算,是在我左脸上画只小鸟还是在我右脸上画只乌龟一样。

她不是自己飞过来的,而是趴在另一只也是黄金鳞片的“蜥蜴”身上,不同于先前出现那头的雄壮,这一只显的比较细长,或者说比较苗条,硕大的眼珠*出的居然是温柔的光芒,我突然心里一动,我发现自己所谓的温柔的光芒,并不是从对方的眼睛里射出,而是直接从心里出现,也就是说,我是直接从她们的心里感觉到她们的想法得。其实从表面看她们的眼光是一模一样得。我再仔细打量另外的三头,他们的个头都比第一头要小上一圈。而无一例外得,我都从他们的眼中看出了对我的态度,他们分别有着土褐色,火红色还有青色的鳞片,看我的目光中都饱含着惊奇,但是我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敌意。我再看向第一头,他的态度很奇怪,包含了好奇还有戏谑。汗!是戏谑!我有点晕。这却证实了我刚刚的想法,要知道我一向很少和人接触,对人事关系可以说是十分迟钝,可是我现在却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他们对我的态度。看来我的逍遥诀从境界上是已经突破了,每一次的突破都会使我对环境更加敏感,只是以前都是对周围的环境,想不到第七层居然是大大加强了我的精神力量。有了这个能力,那我不是可以对周围的一切感觉更敏锐?这样的能力,想来对我这样身处异境的人可是非常有用得吧。不过可惜的是我现在内伤沉重至极,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能够完全恢复。

其他相关阅读More+

木叶的新三代火影

大家的蓝胖子

超神制卡师

零下九十度

装睡十万年

一只剑神

无上剑庭

不良老彭
play
next
close